过大江前,顾晞几乎不在船上,沿河巡查刚刚归到各地的诸营,看营地安扎训练,以及沿海的匪徒清剿。

    李桑柔带着大常和孟彦清、董超几个,沿路查看各处顺风递铺,以及各地的米粮行,顺便看一看三教九流。

    黑马和窜条几个,又买了一大一小两条渔船,往沿途的大小湖泊中,钓鱼网鱼,看着一堆一堆的鱼,当天就网上了瘾,天天昼伏夜出,忙上一夜回来,能钓到网到满满两船鱼。

    好在人实在多,又多半是闲人,比如跟随大军征战多年的书办小吏大夫们,个个都是聪明人,很快就摸清了门路。

    一大清早,一个个的,守在船边,等着黑马他们的小船经过时,或是趴在船边,指点挑选着,讲究的,干脆顺着绳梯下去,亲自挑上一条两条鱼,或是兜上半斤一斤虾蟹鳝鱼什么的,拿回去,小炉小锅自己做,配上一壶好酒,三两个说得来的凑一起,一顿牙祭舒心畅快,可比伙头军大锅乱炖的杂菜好吃太多了。

    黑马手里拎着根长长杆儿的捞鱼小网,站在船头,在四周一圈儿的招呼声中,高声喊着:这条?那条?哪条?到底哪条!

    意气风发。

    黑马和窜条、蚂蚱等人凫水捞鱼的本事,在过大江时,得到了最充分的展示。

    李桑柔和顾晞都赶了回来,坐在顾晞那条万石楼船上,看黑马和窜条等人网鱼捞鱼。

    黑马和窜条徒手捞鱼的本事不相上下,蚂蚱和小陆子、大头就略差了,可蚂蚱、小陆子撒网撒得好,一把撒出去,那网溜圆,大头钓起鱼来,简直就是一甩就是一条。

    几个人在诸人的围观拍手口哨声中,尽情卖弄,得瑟无比。

    “中午吃鮰鱼。”李桑柔看着黑马和窜条用网子捞上来的几条肥鱼。

    “你动手?”顾晞回头看向李桑柔。

    “嗯,你这儿不方便,到我们船上吧。”李桑柔指了指跟在旁边,她那条小了不少的船。

    “好。”顾晞立刻应好,掉转目光看向举着网向窜条乱晃的黑马,笑道:“我记得,头一回看到黑马,他就笑成这样,那会儿天黑,我没看清楚他的脸,就看到一口黄牙,两只眼睛亮的吓人。

    “好像每次看到他,他都是笑成这样儿,还有他们。”顾晞示意着冲黑马拍水的窜条,和蚂蚱他们,再转头看向旁边两条船上,蹲满船边的老云梦卫们。“个个都这么快活。”

    “这就是无牵无挂,没有家累的好处。”李桑柔摸出瓜子,慢慢嗑着。

    顾晞看向李桑柔。

    “你眼见的那些烦恼,有多少是因为父母兄弟,儿孙子侄,又有多少是为了家族未来?

    “这些,我们都没有。”李桑柔笑道。

    “是为了不烦恼,还是为了快意恩仇,凭心意而活?”顾晞看着李桑柔。

    “不想烦恼,凭心意而活,算是,快意恩仇不是。

    “我从来没有过成家的打算,不生孩子不要传人,不是为了什么,而是。”李桑柔顿了顿,笑道:“算是我懒吧。

    “有了家,要顾忌照顾的就太多了,比如,我厌恶应酬,只喜欢看热闹,看文会,就连豫章城那场大文会,我也是悄悄进去,找个别人看不到我的好地方,看到不想看了,说走就走。

    “要是有了家,就不能这样了。

    “某一家的宴请,就算一点儿也不想去,你也得去应酬,因为这一家,是你弟媳妇娘家,不去就是打你弟媳妇的脸,不但要去,还是应酬好。

    “那一家,也不能不去,那一家的家主,是你丈夫的上司,或是对你丈夫来说极要紧、要拉拢的人,你不能不去,不能不应酬好。

    “再有了孩子,你要想的就更多了,从孩子的品行个性开始,他过于不怕人,要担心他会不会莽撞,他怕人,又要担心他会不会懦弱。

    “之后,你就开始时时衡量,该怎么安排,才能让你的孩子过得好,小时候要他学业优秀,大了想他富贵荣华,或者,至少不会招忌被杀。”

    李桑柔的话顿住,长叹了口气,“一层一层的蛛网罩下来,我就不是我了。”

    “你想的太多了。”顾晞闷了半天,斜着李桑柔道,“成家生子,自然而然的事而已,要是都像你想的这么多,那还得了。”

    “她们不是我。”李桑柔声调悠悠,片刻,笑道:“僻如你,身为一国统帅,这几年,你恣意过吗?是不是再苦再累,也得撑着?

    “像你大哥,我觉得他挺喜欢治国这件事,可肯定不是每一天每一时每一刻,都喜欢,朝中诸臣子,各路官员,也不可能个个都是他喜欢的人。

    “累到烦到想掀桌子,对着极不喜欢可人家没错的臣子,他也得忍着是不是?

    “在成家和为人父母上,我跟你们一样,做了,就要尽到为人媳为人妻为人母的责任,我厌恶那样的日子,所以我不做。这一条上,我要凭心意而活。”

    李桑柔翘起二郎腿。

    “快意恩仇么,从前是,可是早就不是了。

    “一把剑,一张弩,能杀几个恶人?况且,杀恶人之前,要先查清楚这恶人是不是恶人,这一件,极耗心力功夫,快意恩仇这事儿,不仔细容易出错,仔细了,也就铲不了几桩不平。没意思。

    “我不是为了快意恩仇。”李桑柔将瓜子壳吐进大江里。

    “付娘子是怎么回事?”顾晞看着李桑柔,片刻,问道。

    “她觉得有些官司判错了,她想说,该让她说说话是不是?”李桑柔看着顾晞,认真问道。

    “大哥已经在修订律法了,还打算把鞫谳分置,各不干涉。”顾晞看着李桑柔道。

    李桑柔笑意融融,将手里的瓜子递向顾晞,“吃瓜子?”

    ………………………………

    船队过了大江,沿江一直排到扬州码头。

    顾晞往城外祭祀亡灵,李桑柔去找孟娘子,看选好的修塔的地方,和已经开始栽种琼花的河段。

    扬州城外的祭祀十分隆重,仪礼完成,顾晞在临时搭起的小帐蓬里换了便服,出来,绕到做着水陆法会的僧众后面,看着坐在旁边简陋芦棚里的慧安。

    慧安仰头看向顾晞,露出笑容,示意自己旁边,“坐会儿?”

    顾晞坐到慧安指给他的蒲团,再次仔细打量他。

    “我很好,你看起来,有了风霜。”慧安也仔细打量着顾晞。

    “一直打仗。李姑娘一直说你很好,你瘦了不少。”顾晞伸手抓过慧安的手,抚了抚满手的硬茧,“饮食起居,都是自己打理?跟你的人呢?”

    “我是慧安,不是你二哥。”慧安抽回手,不满的斜了顾晞一眼。

    “嗯,看起来是比从前强了点儿,你们佛门里,能这么看人?”顾晞学着慧安,斜了一眼。

    “虽然现在我不再是从前的你二哥,可肉身凡胎,总有来处,这一眼不在佛门中。”慧安迎着顾晞斜过来的那一眼。

    “有长进了,嘴皮子好使了,挺有圆德的味儿,看起来你是挺好。

    “大哥大婚,你什么时候启程回去?”顾晞转了话题。

    “我还在犹豫。”慧安皱着眉。

    “犹豫什么?你刚才不是说了,肉身凡胎,总有来处,就算不是为了看大哥一眼,周家姐姐出嫁,总要贺一贺吧。”顾晞伸手摸了摸慧安的头。

    “怎么还跟小时候一样!”慧安拍开顾晞的手,不满的瞪了他一眼。

    “回去一趟吧,还有阿玥。”顾晞顿了顿,唉了一声,“守真下个月启程,不过,他轻车简从,要比我早到建乐城。

    “阿玥可正经老大不小了,她跟你最亲近,她出嫁,你难道不回去送一送?

    “再说,阿玥这嫁的,多不容易啊。”顾晞一幅语重心长的模样。

    慧安眉毛抬的额头起了一片皱纹,打量着顾晞,“你怎么,你这话,这腔调,怎么跟那位大当家一样,从前你可不是这样。”

    “我心情不错。你什么时候启程?要不,你跟我一起走算了,路上也能方便些,咱们也能说说话儿,你跟我说说佛法什么的,我觉得我也挺有慧根的。”顾晞建议道。

    “不跟你走!”慧安拒绝的十分坚定,“我自己回去,下个月吧。”

    “那我让守真接上你,你跟他一起走?你要是不跟着守真,我就留几个人在这里,到时候侍候你。”顾晞再建议。

    慧安再次斜瞥顾晞,“我跟守真一起走。”

    “那行啊,你们两个,一直挺能说到一起的,什么意境悠远。

    “你是不是缺挺多东西?你看你这衣裳,旧成这样了,看这领子磨的,还有袖口。

    “听说你在修寺是吧?银子够不够?还有,要不要挑几个人过来侍候你?这一带太平吧?要不要给你拨几个护卫?”顾晞从慧安的衣领看到衣袖。

    “都不要!什么都不用!你别打扰我!”慧安用力拽回衣袖。

    “行行行,李姑娘还说你脾气比从前好了,也没好哪儿去,你想吃什么?一起吃饭?”顾晞又拎起慧安的僧衣,看了看破了个洞的僧鞋。

    “不用!你赶紧走吧!”慧安拍开顾晞的手,用僧衣盖住鞋子,往外挥着手。

    “行吧,那我走了,这边,江漕司知道你,有什么事儿,你只管吩咐他。

    “出不出家的,再怎么,你都是大哥的弟弟,我的二哥,你真受了委屈,或是过于磨难,江漕司肯定有不是,你别委屈自己,也就是不难为别人,佛法上也是这么讲究的是吧?”顾晞交待道。

    “我知道,你赶紧走吧。”慧安接着挥手。

    顾晞站起来,看着慧安,“那我走了。”

    慧安没答话,只不停的挥手,听着脚步声远了,慧安抬头看向护卫人群中的顾晞,露出丝丝笑意。

    顾晞上了马,看向如意,不等他问,如意忙欠身道:“刚刚船上来禀,大当家已经回到船上了。”

    “嗯,走!”顾晞抖动缰绳,纵马奔往码头。

    ………………………………

    李桑柔正坐在她那条船上前甲板芦棚下,架着个极大的红铜锅儿,一样样往锅里铺食材。

    顾晞径直上了李桑柔那条船,走近到李桑柔身边,伸头去看,“这是什么吃法?”

    “杂烩。”李桑柔答了句,将空提盒递给大常,打开另一个提盒。

    “哪儿来的食材?买的?”顾晞看向堆的满满当当的提盒。

    “从孟娘子家酒楼后厨拿的。”李桑柔挟着年糕条放进去。

    “这也能放?”顾晞看着手指大小的一根根年糕。

    “嗯。”李桑柔随口嗯了一声,接着放发好的海参。

    顾晞看的笑起来,“你这还真是杂烩,也只能叫杂烩了,你打算放多少样儿?”

    “放满。”李桑柔放了七八条海参,接着放鲍鱼、鱼翅,鱼肚,这一层之后,是晒得半干的菘菜,各式干豆角干菜叶。

    顾晞看的哈哈笑,“你这可真是杂烩,真能好吃?我得尝尝。”

    李桑柔一层层摆好,最后拿过一大碗新鲜羊脑,放在最上面,大常端过一大锅开水,从边上缓缓倒进去,倒到水和食材齐平。

    李桑柔盖上厚重的木头锅盖,大头引着火,蹲在灶前,将火烧的不急不缓。

    顾晞自己找了把椅子,挑了个上风口坐下。

    李桑柔盖上锅盖,沏了两杯茶,递给顾晞一杯。

    “这是哪儿的吃法?”顾晞指着大锅笑问道。

    “乞丐的吃法。乞丐们要了饭回来,要是有锅有火,就把要来的饭倒在一起,重新煮开,只要有一块肉,那就是大家都吃上肉了。”李桑柔笑道。

    顾晞有几分无语的看着李桑柔。

    “吃了饭,你还想去哪儿逛逛?”顾晞转了话题。

    “去乔先生那里看看。”李桑柔笑道。

    “米瞎子那个师兄?做什么不怀胎的东西的?”顾晞记得这个乔先生。

    “嗯,不是不怀,是想怀就怀,不想怀就不怀。”李桑柔纠正道。

    “我跟你一起去。”顾晞看着李桑柔。

    “好。”李桑柔点头。

    煮了两三刻钟,厚重的锅盖四周喷着热气,也喷着浓郁的香味儿。

    李桑柔掀开锅盖,见脑花已经熟了,示意大头撤火。

    大常端来一大碗蒜泥葱韭香油等调好的蘸水,小陆子几个拿了几双长筷子长勺子,以及碗筷,黑马不知道从哪儿找来一堆高几,放到各人面前。

    李桑柔用勺子盛了半勺脑花,放到顾晞碗里,指了指蘸水笑道:“浇上一点儿,这个要趁热吃。”

    顾晞吃了脑花,学着李桑柔,用长筷子挑拣出自己喜欢吃的,沾了蘸水吃。

    虽然她说她杀人的手艺更好,可他觉得,还是她做饭的手艺更好。

    顾晞吃好,看着大常风卷残云般吃光了余下的大半锅,再一次赞叹。

    吃好饭,喝过一杯茶,顾晞跟着李桑柔下了船,上马往乔先生的住处过去。

    ………………………………

    乔先生已经搬到了大相国寺和孟娘子庄园之间的一个小庄子里。

    庄子四周围着雪白的墙,院门不大,安静的仿佛没有人居住。

    李桑柔在院门旁边的墙边勒停马,踩上马鞍,攀上院墙跳下去,从里面开了院门。

    顾晞示意如意等人等在院门外,进了院门,看着李桑柔无语道:“是不是有点儿无礼?”

    “乔先生这里可以。”李桑柔笑应了句,扬声叫道:“启安!启叶!”

    “是大当家!”

    一个惊喜的声音先传过来,李启安随着声音,从离院门最近的三间厢房里直冲出来,冲没几步,看到顾晞,立刻顿住步。

    “他就是那位大帅,睿亲王世子。”一句话没说完,李桑柔看向顾晞道:“你还是世子?”

    “这趟回去承袭爵位。”顾晞打量着李启安,随口答了句。

    “你们称他世子爷就行。”李桑柔转向李启安,接着介绍。

    李启安恭敬的长揖见礼。

    “你乔师伯呢?在不在?她最近忙什么呢?”李桑柔一边往里走,一边问道。

    “在,乔师伯最近……”李启安看了眼顾晞,略有些含糊,“刚得了具新鲜大体,乔师伯已经一天两夜没出屋了。”

    “大体?”顾晞看向李桑柔。

    “尸首。”李桑柔干脆的解释了句,接着和李启安说话,“能进去吗?要是能进去,不用她出来,我们进去说话。”

    “能,大当家肯定能,世子爷也能。”李启安忙点头笑道。

    李启安带着两人,走到小庄子中间,一棵巨大香樟树下的三间正屋,敲了敲门,“师伯,大当家来了。”

    门立刻从里面拉开,一个年青人拉开门,年青人穿着件白棉布倒装长袍,束着腰,头发全数扎在白头巾里,有点儿分不清男女,伸头看出来。

    “这是我吴师兄。”

    李启安话音没落,乔先生从李启安她吴师兄背后伸头过来,“你要是没什么事儿,我就不陪你说话儿了。正忙着。”

    “没什么事儿,我们想进去看看。”李桑柔赶紧伸出胳膊,推住那扇门。

    乔先生转头看向顾晞。

    “这位是大帅世子爷。”李启安赶紧介绍。

    “他有钱。”李桑柔跟在后面介绍了句。

    这一句他有钱,说的顾晞两根眉毛一起抬,这可真够直接的。

    “你们要是……你们肯定都不怕,进来吧。”乔先生后退一步。

    李启安的吴师兄急忙让开。

    顾晞跟着李桑柔,一进屋,就闻到了一股子混着酒味儿的尸臭味儿。

    这三间正屋全部打通,沿墙摆了一圈儿台子,台子上放着各式各样的工具,以及瓶瓶罐罐。

    屋子正中,一张半人高的台子上,放着具女尸,尸首上身用白布蒙着,露出的下身,已经剖开。

    “能撑几天?”李桑柔皱眉看着尸首。

    “天热了,也就两三天,到了夏天,只怕更短,冬天好些。”乔先生眼睛里全是红血丝,她已经两夜没睡了。

    “这样不行。咱们出来说话。”李桑柔看着明显已经有些巨人状的尸首,示意乔先生。

    “我没空……”乔先生不满的瞪着李桑柔。

    “我帮你解决尸首的事儿。”李桑柔点了点台子。

    “那行!”乔先生立刻转身,从李桑柔后面,抢到李桑柔前面,出了那间屋。

    “你们也出来吧,透透气,回头把她好好葬了。”李桑柔回头示意屋里的四五个年青男女。

    “听大当家的。”看着看向她的弟子们,乔先生忙摆手道。

    “怎么解决?有什么法子?你快说!”出了屋,乔先生一边脱最外面的白罩衫,一边急不可耐的问道。

    “你见过冰窖吗?”李桑柔看着乔先生问道。

    “嗯?”乔先生一个怔神。

    “要挖的比冰窖再深上几丈,要能通风,还要方便进出,我找个懂行的人看着挖,你只想好,先要挖出哪些地方,最好把地方留得足够,宁多勿少。”李桑柔干脆直接道。

    “那得多少银子!”乔先生一声惊叫。

    “银子我出。”顾晞笑道:“内诸司有几位家传做冰窖的,宫里的冰窖极大,除了储冰,也储放别的东西,常常要进进出出,一样讲究通风,让他们过来一趟。”

    “那要挖多久?快不快?”乔先生一脸兴奋。

    “很快。”顾晞忍不住笑。

    “快不了,不过可以一块一块的挖。”李桑柔几乎和顾晞同时道。

    乔先生瞪着李桑柔。

    “这个地方也不行,我是说扬州,河网密布,一挖下去,就成了湖了,你们现在就收拾收拾,北上吧,先到建乐城。

    “建乐城水土应该可以,只是,建乐城现在人烟过于稠密,要想找个千余亩的庄子,只怕不容易,要是没有,就得另外再找地方。”

    “千余亩!”李桑柔的话被乔先生一声惊叫打断。

    顾晞也瞪大了眼睛,这千余亩的庄子,都挖出来?那得多少银子?

    “地下和地上要通连起来,还要有运重物上下的东西,你们山上那种就挺好,旁边最好再多买一两千亩地,备着以后。”李桑柔看着圆瞪双眼的乔先生,语重心长道。

    顾晞猛一声呛咳出来。

    他刚才,好像大意了。

    喜欢墨桑请大家收藏:()墨桑青网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墨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言情小说吧只为原作者闲听落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闲听落花并收藏墨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