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黑下来,董超上了船。

    蹲在船舱口的黑马看到董超,一边站起来往里让董超,一边喊了句:“老大,老董来了。”

    董超进了船舱,冲坐在矮榻上的李桑柔长揖见礼。

    黑马拖了把椅子递给董超,董超坐下,立刻说正事儿:“到刚刚为止,沿河十九家米行,一共来了十一家行首,九位行老,都住在钱家。这是名单。”

    董超欠身将名单递给李桑柔。

    李桑柔接过,一边一行行看着名单,一边问道:“钱家怎么样?”

    “从在下到那天,直到昨天夜里,天天夜里都要从后门出来两三辆车,每辆车上十来个箱子,抬到小船上,再送到五里外的几条大船上。

    箱子都很沉,两个壮汉抬着都不算轻松,十来个箱子装到小船上,小船吃水就很深了,一趟要两三条小船。

    在下刚到那天傍晚,钱家大宅里有四五个妇人,仆妇打扮,带着两个幼童,一个六七岁,一个还抱在怀里,上车出城,往西去了。

    大当家的吩咐过,只盯东西不盯人,在下派人盯出五六十里,就回来了。”董超欠身答话。

    “嗯,狡兔三窟罢了,随他们走。曹家呢?”李桑柔放下那份名单。

    “没什么动静,和平时没什么不同。”

    “明天把你带的人手亮出来,找块布蒙一蒙脸,别让人看出来年纪。”李桑柔吩咐道。

    “是。”董超干脆答应,站起来告退出去。

    “老大,明天怎么办?”黑马看着董超下了船,抬头看着不远处米行那幢二层楼。

    “等他们找咱们。”李桑柔接着算帐。

    “要是他们等咱们找他们呢?咱们等到什么时候?”黑马捏着下巴。

    “那就等到小陆子那边安排好。”李桑柔拨着算盘,答了句。

    “吃饭了。”大常从后舱端出一大锅红烧杂鱼贴饼子,再端出一大盆鸡丝拌菠菜。

    ……………………

    江宁城的米行,在江宁军的军粮军械库中间,也就是十几排巨大仓库。

    存放着各式各样军粮军械的仓库,占地广大,一队队的兵卒不停的来回巡查。

    人静过后,江风吹动着一只只灯笼,来回晃动着,一队队兵卒的脚步声过来,又过去,反而显得四下里格外的安静空旷。

    小陆子和蚂蚱一队,窜条和大头一起,沿着阴影,躲避着一队队的兵卒,一排排往前,贴着墙,仔细听着每一长排仓库里的动静,往前查找。

    从这头找到那头,从人静找到子时,两队四人汇合到一起,窜条冲小陆子用力摆了摆手。

    小陆子垂头丧气,正要挥手示意撤,大头突然抬手拍了拍窜条,又冲小陆子招了招手。

    窜条顺着大头另一只手的指向,看向墙上,墙上,两个三角中间一个圈,刻痕深浅不一,画的匆忙粗陋。

    小陆子和蚂蚱也溜了过来,四只脑袋抵在一起,看着墙上粗陋的图案,片刻,四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起咧嘴笑起来。

    这是他们顺风的标记,意思是出事儿了!

    小陆子手指四圈一划,示意大家分头再找。

    四个人刚刚散开,画着符号的那一长排仓库中间,一扇门突然拉开,一个壮汉跨出来,往旁边走了两步,就开始闭着眼睛放水。

    四个人看着他放完水,原地转了个圈,一头扎进仓库,关上了门。

    “去叫孟头儿,告诉他找到了,快!”小陆子贴到蚂蚱耳朵边吩咐。

    蚂蚱点头,猫着腰,顺着阴影跑得飞快。

    小陆子和窜条、大头三个,找地方藏好,盯着那一排仓库。

    一个时辰后,蚂蚱一头扎到小陆子身边,反手往后面指了指,却喘的说不出话。

    他飞奔去飞奔回,累坏了。

    蚂蚱身后,孟彦清蹲在一小片阴影中,打着手势,指挥着黑布蒙面,一身黑衣的老云梦卫们,将那排仓库团团围起来。

    三个老云梦卫侧身贴到小陆子指向的那扇门,用柳叶薄刀探进去,片刻,将柳叶薄刀顺着门缝抬起,猛的滑下去,木门栓悄无声息的断开,一左一右两个老云梦卫,推开门的同时,伸手接住断成两截的门栓,后面的孟彦清等人,飞快涌进。

    小陆子几个人落在最后面,挤进去时,云梦卫已经冲进仓库内的两间小屋,将小屋外和小屋内四五个壮汉堵上嘴,正在剥衣服。

    小屋角落里,邹旺拦在儿子汪大盛前面,看到小陆子,一口气松下来,腿一软,坐到了地上。

    “你们爷俩没事儿吧?还行,都齐全。”小陆子将邹旺父子俩上上下下打量了一遍。

    挺好,胳膊腿都是齐全的。

    “多亏了……”邹旺拖着儿子,汪大盛撑着邹旺,正要往外走,被小陆子伸手拦住了。

    “事儿还没完,还不能走,先坐下歇着。”小陆子忙伸胳膊拦住两人。

    邹旺看着十几个云梦卫比划着高矮胖瘦,穿上看守他们的那五个人的衣裳,明白过来了,拉着儿子汪大盛往后退了两步,一屁股坐到守卫们睡的小床上,看着小陆子。

    不等邹旺问出来,小陆子伸头过去,压着声音道:“老大说,得把大鱼钓上来,别急。”

    邹旺连连点头,汪大盛紧挨他爹坐着,看着周围,由惊惧而好奇,甚至有了几分跃跃欲试。

    五个云梦卫穿上五个看守的衣裳,照旧看守着邹旺父子,孟彦清等人提着堵着嘴,捆的结结实实的五个光身子壮汉,出了仓库,急急退回去。

    他得赶紧找个地方审一审。得把眼下的情形问清楚了,才好冒充得当。

    ……………………

    扬州城。

    天已经黑了,原本热闹的大街上,隔不了几家,就是一间空关的铺子,灯笼间隔挂着,照着街上急匆匆的行人,昔日热闹繁荣的气息,在间隔的灯笼间时断时续,透出了丝丝片片的仓皇和苍凉。

    钱大爷在一群小厮长随护卫的拱卫下,骑着马,从大街上疾驰而过,那片仓皇和苍凉之中,又被这疾驰,加进了一份惶惶不安。

    钱大爷径直冲到钱家大门外,跳下马,昂然大步,进了大门。

    “老爷呢?”过了影壁,钱大爷站住,看着迎上来的二门门房问道。

    “在宴客厅,陪几位老爷饮酒吃饭。”门房急忙恭敬回话。

    钱大爷嗯了一声,从二门往左,沿着贴着外院的夹道,进了离宴客厅不远的小暖阁,吩咐贴身小厮,“去请老爷过来,悄悄儿的,别惊动了人。”

    小厮垂手应了,小跑出去。

    没多大会儿,钱老爷跟着小厮进了暖阁。

    “怎么样?”钱老爷看着儿子问道。

    “那只老狐狸!”钱大爷啐了一口,“说是,要是官面上的事儿,他责无旁贷,现在是江湖上的麻烦,说江湖上的事儿,也去找他,那就是太过了。

    阿爹,您听听,这是什么话!

    这怎么成了江湖上的事儿了?真要是江湖上的事儿,咱们还用得着他?

    我早就跟您说过,曹家不是好东西,真到了用得着他们的时候,他们指定跑的比谁都快,看看,现在有事儿了,曹家这王八脖子,缩的多快!”

    钱大爷一肚皮怨气邪气。

    从他进门,曹家老爷就甩着张脸,半丝儿笑没有,那幅带搭不搭一脸厌烦的样子,让他如坐针毡,羞愤难当。

    他长这么大,从来没被谁这么羞辱过!

    “这都是想得到的。”钱老爷拍了拍儿子的肩膀,缓声道:“大爷即了位,二爷出了家,京城的永平侯府没了,曹家早就今非昔比,他们不敢出头,也在意料之中。”

    “既然是意料之中,阿爹还让我走这一趟?”钱大爷拉下了脸。

    “意料之中,这一趟,也得走,没找,是咱们的事儿,没帮,就是他曹家不义,他不义,咱们也就不必留手。

    你去换件衣裳,过来陪他们喝几杯。

    记着,等会儿说起曹家,就说曹家已经打发心腹之人往建乐城去了,扬州和江宁城各处,也都打过招呼了,往好了说,别说的太磁实,也别多说,露一露就行。”

    “阿爹放心。”钱大爷点头。

    钱老爷和钱大爷一前一后出了暖阁,一个回去宴客厅,一个回去换衣裳。

    ……………………

    李桑柔的船,泊进码头,先是升起了那面旗,到第二天清早,船上和船前码头上,多了四名黑衣护卫,黑布蒙面,负手而立,目光冷冷,透着杀气。

    钱老爷和各家行首行老在那座二层楼的二楼,从清早看到中午。

    可那条船上,除了多出来的四名黑衣护卫,再就是上上下下采买的船工了。

    除此,船上安安静静,仿佛那位大当家没在船上。

    “你们说……”山阳米行的牛行首话还没说出来,码头上,四名同样黑布蒙脸的黑衣护卫,排成一队,从码头一边的邸店里出来,走到那只船前,替换下了站了一上午的四名护卫。

    牛行首的脸都白了,“这些人,不是跟船过来的?她带了多少人?刚才四个,这又四个,还有没有?钱老爷!”

    牛行首瞪向钱老爷,其余诸人,也脸色发白,瞪向钱老爷。

    他是这扬州地面的地头蛇,这位大当家,事先有人过来,他不知道?还是他知道,却瞒下没说?

    “钱老爷,到底有多少人?还有什么事儿?请钱老爷一并实说!”宿州米行的吴行首,有些气急败坏。

    到了扬州城这三四夜,他没有一夜能睡沉的,不是睡不着,就是做噩梦,这会儿,他心情很糟,脾气很差。

    “看看你们!”钱老爷一脸无语的环视着众人,“我怎么跟你们说的?放轻松,咱们自己先要放轻松,别事儿还没出来,咱们自己先这么想那么想,自己先把自己吓坏了。

    这位大当家,建乐城米行她才粗粗收拢,可顺风,是握在她手里的。

    顺风那么大的摊子,挑几个人出来,不是极容易的事儿么?

    咱们请她到扬州,这是鸿门宴对不对,咱们知道,她难道不知道?

    她既然知道,肯定是能带多少人,就带多少人,对吧?

    诸位都是当家主事儿,经过大风大浪的,看看你们!”钱老爷叹气摇头,无语嫌弃。

    “咱们请她来而已,算不上鸿门宴吧!”牛行首没好气儿。

    “得算。”宿州米行的吴行首长叹了口气,“当初,我是说最好好好说说,当初,就不该……唉!”吴行首一声长叹。

    他当初就不怎么赞成先绑了顺风那位掌柜,当时犹豫了下,没多说。

    “第一,不先绑了那位邹掌柜,这位大当家的,能来这一趟?她要是一家一家的上门找大家伙儿,你们,哪一位能打得过她和她那些手下,这有这些打手。”

    钱老爷沉了脸,点着已经重新站好的黑衣护卫。

    诸行首不说话了。

    “第二,绑了那位邹掌柜,咱们就有了份抵押,她要是肯护着手下,那就好谈了,她要是对她这位大掌柜不管不顾,这样无情无义的人,诸位看清楚了,也就能想清楚了,是不是?

    这些,当初动手时,都是议过的,吴行首再说这种话,难道,吴行首平时也是这般行事?”钱掌柜欠身过去,盯着吴行首。

    “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算了我不说了,我没有别的意思。

    那位大当家,她在没在船上?”吴行首岔开了话题。

    “再看看,到午后,这船上要是还没有动静,咱们就上船看看,我先去!”钱老爷背过手,淡然道。

    ……………………

    疾驰而来的一人两马,冲上码头时,钱老爷正准备下楼,去那艘船上探探虚实。

    马上的人冲到船前,急勒住马,站在码头上的一名黑衣护卫,几步冲前,拉住另一匹随着奔跑的马缰绳。

    马上的人跳下马,将缰绳递给另一个护卫,急冲上船。

    李桑柔已经听到了动静,看着直冲进来的云梦卫,等他禀报。

    既然来人了,人肯定找到了,只看死活……

    “大当家的,找到了,好好儿的。”浑身热汗的云梦卫手还没拱到一起,先开口禀报。

    李桑柔缓缓舒出口气。

    “在码头南边的粮食库里,库房里面又盖了两间屋,外头一点儿动静都听不到,

    小陆子他们,说是是在墙上看到了邹掌柜在墙上画的标记,正巧又有人出来小解,就发现了。

    今天丑末寅初攻下来的。一共五个看守,都是普通的镖师护卫,已经粗审过,押着往扬州过来了。

    都是经不住审的,说是还有些人,在哪里他们不知道,每天午时前后,给他们送一趟水和饭。

    孟头儿挑了五个人,和邹掌柜父子一起,留在仓库里。”

    “辛苦你了。”李桑柔露出笑意,欠了欠身。

    “不敢当!”云梦卫忙拱手长揖。

    “你们孟头儿怎么吩咐你的?”李桑柔笑问。

    “之后,听大当家吩咐。”

    “那你去找老董,听他安排。先好好睡一觉。”李桑柔笑道。

    云梦卫拱手应了,退后两步,转身下船。

    “老邹平安无事,这是他们运道好!”黑马双手叉腰,从船舱门看着米行那幢二层楼,心情愉快。

    “准备准备,咱们去米行瞧瞧。”李桑柔吩咐道。

    喜欢墨桑请大家收藏:()墨桑青网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墨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言情小说吧只为原作者闲听落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闲听落花并收藏墨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