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好意他们并没有回大巫山,而是直接去找当年陈鱼藏宝的地方。

    按幽荦的预测,苏好意身中忘川水毒,且有了身孕,若不在生产前将此毒解了,孩子就算生下来也会又聋又哑又瞎。

    陈鱼将自己藏宝之处命名为天星宝藏,自然是因为她的丈夫叶天星的缘故。

    按照上清玉珠里的指示,这个地方在陈州的荒山里。

    因为陈州在京城的东南,他们走了有月余才到那里,彼时已经春暖花开了。

    进山前修整了三日,期间断鸿和幽萌两个人试图逃跑,却被发现未能得逞。

    “你自己进去还是我陪你?”幽荦倚在石门前问苏好意。

    “既然来了,何不进去瞧瞧?”苏好意笑了,回头看了看远处的断鸿和幽萌道:“也叫他们进来吧!毕竟这是他们魂牵梦萦的地方不是?”

    “听你的。”幽荦吹了声口哨,手下人便将那两个押了过来。

    “你外祖母可真是个心思机巧的人,”进了山洞,幽荦不禁慨叹:“这地方亏她如何找到。”

    苏好意从进来就没有说话,这里已经四十多年没人来过,所有东西都保留着当初的样子。

    最显眼的就是那十几箱子的财宝,幽荦打开一只,里头多是各色宝石,都是顶尖的成色。

    “这些东西应该是西域那边传入的,一颗就够在天都买个宅子了。”幽荦拈起一颗雀卵大的晶蓝色宝石说:“可多了也就没意思了,还死沉。”

    “你喜欢什么就拿什么,”苏好意淡淡地说:“算我送你的。”

    “可别,”幽荦忙摆手:“我还没穷到这份儿上。”

    “我只要给自己和孩子留些傍身钱就够了。”苏好意道:“这东西多了惹祸。”

    “你最让人喜欢的地方就是你聪明却不惹人烦。”幽荦咂咂嘴说:“可惜了……”

    苏好意却不接他的话,幽荦似乎很不甘心,追上来问道:“你怎么不问我可惜什么?”

    “我又不想知道。”苏好意蹲下身,从一处天然的石台上拿起了尘封许久的盒子。

    “不行,我得把话说完。”幽荦摁住匣子不让苏好意打开。

    苏好意无可奈何,只好说:“那你就说吧!”

    “可惜你不喜欢我。”幽荦看着苏好意,眼中幽光点点。

    “财宝分你一半,”苏好意把匣子抽出来打开:“连同这医书也给你。”

    “你要害死我,”幽荦后退一步:“大巫山的人为了这东西残杀几十年,我可不想每天都提心吊胆。”

    “随你。”苏好意把医书拿出来放到一边,那匣子里还放着一样东西。

    “这是什么?”幽荦伸头过来:“好像是封信。”

    信皮早已泛黄,上面没写落款。

    里头有一封信,还有一串红豆。这封信是陈鱼写的,信上说这里的财宝并非她收集起来的,而是误打误撞来到这山洞发现的。大约是许久以前某些人藏在这里的,只是年代久远,被人遗忘了。

    陈鱼还说如果有人来到这里,看到她的信,请将那串红豆带给她的丈夫叶天星,若叶天星已不在了,也请将这串红豆埋在他的坟头。

    谢礼便是她所著的医书。

    苏好意看了这信,不禁唏嘘,那穿红豆的绳子已经朽烂,稍微用力就断裂了。

    “可惜我不能马上见到外祖父。”苏好意伤感起来:“他常年把自己囚禁起来,他那门外边就种着一棵红豆树。”

    “你也不必太伤感,等解了你的毒,孩子稍大一些,便可回仙源山去了。”幽荦从旁安慰道。

    “那样未免等得太久,不如你派了可靠的人,我再写封信,连同外祖母的东西一并交给祖父。”苏好意道:“否则京城的消息传过去,他必然会伤心。”

    苏好意对自己的处境清醒得很,况且她现在最重要的事便是保全肚子里的孩子,所以一切可能威胁到她和孩子安全的事,都要尽可能地避免掉。

    “这部医书也一并给你外祖父带回去吗?”幽荦问苏好意。

    苏好意摇头:“当然不能了,如果把这个给外祖父,那就成了害他。”

    叶天星早已心如死灰,不会将外物放在眼里,可是却有许多人依旧在打这书的主意。把这医书给叶寒星,等于引火烧他的身。

    “那你打算拿它怎么办?”幽荦还是挺好奇的。

    “和那些财宝一样,”苏好意道:“人人都想据为己有的东西,只要人人有份,就不会再起争端。”

    “你真舍得?”幽荦都替她感到有些可惜。

    价值连城的宝藏和旷世高妙的医术,谁不想据为己有?

    再加上这是苏好意外祖母留下的,本来也应该属于她。

    “舍得怎样,舍不得又怎样。”苏好意轻轻摸了摸自己的肚子:“若不舍,便不能得。”

    “你若真能舍得,这倒是个万全之策。”幽荦道:“如此,咱们也就不必再费周章,将这两个人带回去了。”

    断鸿和幽萌两个人被封了穴道,说不出话。

    他们进到这里之后,真恨不得将苏好意幽荦两个人杀了,将医书和财宝都带走。

    而听到幽荦的话,他们顿感大事不妙,虽然说不出话,却一个劲儿地呜呜乱叫。

    “你的意思是要把他们留在这里?”苏好意问。

    “他们两个梦寐以求的地方不就是这儿吗?既然如此咱们何不做个顺水人情?帮我这可爱的弟弟圆梦。”幽荦又开始嬉皮笑脸:“况且我这个人最不喜欢染上血腥,只要咱们把洞口封死,由着他们自生自灭吧。”

    那两个人死到临头,再也没有了先前的镇定。幽萌更是一边流泪一边望着苏好意,眼神中露出祈求之意。

    只是苏好意虽然身为女子,却并没有多少妇人之仁。

    “这两个人留不得,不但是他们害死的人太多了,还要防着带回去后,他们挑拨离间,横生枝节。”苏好意道:“反正他们回去也是死,何必再费周章。我们带回去的东西足够让所有人不再问起他们的死活,毕竟也没人真正关心这个。”

    接下来的半个多时辰,断鸿和幽萌两个人眼睁睁看着苏好意他们将医书和财宝都运了出去。

    然后山洞里变得越来越昏暗,直到洞口被完全堵死。

    喜欢玉金记请大家收藏:()玉金记青网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玉金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言情小说吧只为原作者只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只今并收藏玉金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