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4

    客栈里的人被清空,觉原看了看老板娘和牙行掌柜。

    那两个只顾着陪笑,觉原不得不开口道:“你们二位也请回避吧!记得别乱说。”

    那两个人方才醒悟过来,忙出去了。

    觉原守在门口,看着印空一步步上楼去。

    此时也刚过辰时,日头从东边照过来,红滟滟的,带着喜气。

    印空走到三号房门前,心都不跳了。

    里头静悄悄的,他举起手轻轻叩响房门,好一会儿里头才有人问:“谁?”

    那声音略显暗哑,显然是刚刚睡醒。

    印空听了,眼泪就再也忍不住,那个人的声音,他绝不会听错。

    “谁在外头呢?”里头的人起了身,似乎在整理衣裳。

    印空的喉头哽住了,根本发不出声音。他只能再一次敲响门,眼泪也流得越发汹涌。

    门终于开了,苏好意一身黄白游的夹棉丝袍,趿着睡鞋,发髻慵懒地绾在脑后,不施粉黛,眉眼间还带着睡意。

    四目相对,二人好似都被点了穴。

    印空动也动不得,连声音也发不出来,整个人僵立在门外,只有眼泪不停地流。

    苏好意伸手过去,贴在印空脸上,想说什么也说不出来。

    印空的心还是疼,是那种化冻有知觉的疼。

    苏好意伸手拉他进来,声音也抖得厉害:“外头冷,进来说话。”

    到了此刻,印空才像是活转过来一般,小心地伸出手去,先是挽住了苏好意的手,然后一点一点把她拉进怀里,生怕力气大了她会不见了。

    “你这样子也不合出家人的行径啊。”苏好意打趣他:“清规戒律呢?印空法师。”

    “我不是印空,我是你的兰台。”他为苏好意而出家,如今她又回来了,这法号也就不必再提了。

    苏好意被他禁锢在怀里,几乎要断气。

    “你松开我吧,难道就不看看孩子?”实在撑不住了苏好意才轻轻推他。

    司马兰台这才想起还有孩子,恋恋不舍地松开了苏好意。

    苏好意给他擦干了泪,牵着他来到床边。床帐挂起一半,靠里侧安静地睡着个小娃娃。

    司马兰台屏住呼吸跪下来,像观瞻活佛一般端详那孩子。

    她的头发又黑又软又光洁,哪怕是睡着也不乱。枕头边放着一只线编的兔子,和那年上元节苏好意送给他的那只很像。

    她的脸蛋圆鼓鼓的,额头饱满得略显夸张,小孩子还没完全长开,会有些地方异于常人。

    睫毛浓黑茂密,到了末端又高高翘起,还翘得那么理直气壮。

    小小的鼻子小小的嘴,细腻小巧得像是最手巧的面点师傅精心捏出来的。

    她睡得那么熟,小胸脯一起一伏,连呼吸都是甜的。

    两只小手叠放在身前,圆润的指肚儿透着粉嫩的颜色。

    “她……她叫什么名字?”司马兰台小心地伸出手,不可遏制地微微发抖,他只敢轻轻触碰一下孩子的发丝,柔软微凉的触感让他的心都化了。

    “苏是云,”苏好意低声告诉他:“回头把她的姓氏改过来。”

    “不必,”司马兰台止道:“随你的姓就很好。”

    他们两个挨得很近,说话都很小心,怕吵到孩子。

    “她……是哪天生的?”司马兰台问。

    “三月初三,比我的生日迟一天。”苏好意说着又给女儿掖了掖被子。

    “你受苦了。”什么理由甚至不敢细问,这些年苏好意都是怎么过来的。

    “回头再跟你细说,”苏好意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你何尝好过。”

    这时孩子动了一下,把脸朝里侧了过去,只能看到圆圆的半张脸和眼尾,连鼻尖都看不见。

    “这孩子可懒,每天都要睡到太阳晒屁股。”苏好意忍不住笑了:“醒了就要吃陈婆婆家的鲜虾粥和蟹黄馒头。”

    “她还要睡多久?我去给她买。”司马兰台起身。

    “你这样子怎么去?”苏好意拦住他:“还是我去吧!”

    可司马兰台明显不放心,再说也舍不得。

    “怕什么,青天白日的。”苏好意笑着安慰他:“你如今到底是出家人的身份,去买这些带荤腥的饭菜不好。”

    “我一会儿就回去还俗。”司马兰台急忙道:“师父不会为难我的。”

    “来日方长,不必急于一时。”苏好意道:“我们也不走,等着你就是。”

    这样平常的话,司马兰台听来却比什么都金贵。

    这么多年他以为苏好意已经不在人世,谁想她竟还活着,甚至还把他们的孩子生下来养大了。

    “你就在她傍边陪着,若是醒了就喂她些温水喝,”苏好意叮嘱道:“可不能给她糖吃。”

    等她穿戴整齐下了楼,就见也同样做和尚打扮的墨童。

    墨童见了她,忍不住跪了下去,请了个安,就掩面哭了起来。

    “快起来,”苏好意连忙去扶他:“这些年辛苦你了。”

    “小的不苦,苦的是我们公子和您。”墨童边哭边说:“如今可好了!老天开了眼!”

    “是啊,也算是挺过来了,都省些眼泪吧!”苏好意笑着对墨童说:“你那度牒没丢吧?还俗还要收回去呢!墨童这才摸着自己的光头傻笑起来。

    等苏好意买了娘两个的早饭回来,见女儿已经醒了,穿着白绸中衣坐在司马兰台怀里,揉着眼睛吃着糖。

    “不是说了不要给她糖吃?”苏好意略微有些嗔怪地看着司马兰台。

    “就一块,”司马兰台在女儿面前毫无原则:“已经喝了温水。”

    “她这两天嗓子有些紧呢!”苏好意一边把早饭摆在桌子上一边说:“这孩子胎带着热毒,又爱吃虾蟹。”

    “不妨事,平时调养着就好了。”司马兰台说着拿起女儿的小手亲了又亲。

    “苏是云,你还要不要回舅舅家了?”苏好意问女儿。

    孩子摇头,更往司马兰台怀里钻:“不要舅舅了,有这个。”

    她说的“这个”自然是指司马兰台。

    “好啊,昨晚睡前还哭着说想舅舅呢!”苏好意刮她的鼻子臊她:“你个小没良心的。”

    “这个是我爹爹吗?”苏是云问她娘。

    “谁告诉你的?”苏好意看了看司马兰台问。

    “我觉得是,”苏是云说:“我才不信你吃仙桃生下我那一套。”

    喜欢玉金记请大家收藏:()玉金记青网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玉金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言情小说吧只为原作者只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只今并收藏玉金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