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5

    到了之前说好的第三日,楚腰馆的人已经走了一多半。

    还有许多能走却未走的,比如软玉等人,因为平日里就同姹儿姨母女亲厚,所以要送一送她们。

    毕竟她们都要留在京城,而苏好意母女却是要出京去的。

    早上起来,厨房里做了宽心面,众人准备吃了早饭好送苏好意她们走。

    粗使的佣人们都走得差不多了,只有厨下的三娘和邵伯还在,众人便都自己去厨房里头端面。

    各人的行李都归置好了,码放在一楼的戏台上,等着稍后搬上车去。

    苏好意从房里出来,把各个屋子都看了一遍。

    晨曦透过窗棂照进来,每一处都空落落的,只有戏台上堆放着包袱行李,显得拥挤凌乱,两厢对照更令人心酸。

    她在这里住了十几年,期间悲欢过往难以细数。

    昔日热闹奢靡的欢场如今就要人去楼空,想来人生大抵总要有几次离别,之后便再难团聚。

    苏好意站在二楼的看台上,旁边柱子上有一道不大显眼的痕迹,那还是当初众人打群架时,有人掷了茶盏过来磕碰的。

    苏好意轻轻伸出手去摸那道印痕,眼里不禁浮起了泪光。

    这时软玉在楼下招呼道:“八郎下来吃面,我特意给你盛了两只荷包蛋。”

    苏好意扭过脸,笑着答应了一声。

    说起不舍,实在有太多了。

    可再怎么舍不得,该放手时还是要放手。

    苏好意把手放在小腹上,轻轻地抚了抚。

    她来到楼下,刚要从软玉手里接过那碗面,忽听哐当一声,楚腰馆的门被人从外面踢开。

    这一声来得太过突然,软玉的手一抖,苏好意这头也没接住,那碗面便摔到地下,汁水四溅,碗也应声碎了。

    进来的是一队官差,打头的人谁都没见过,说实话,自从新皇登基,这朝廷上下已经换了太多人了。

    那人黑着脸喝问道:“苏八郎何在?!”

    众人顿时觉得不妙,姹儿姨不禁要把苏好意扯到自己身后去。

    但苏好意知道这是躲不过的,于是便站出来说道:“在下便是,不知大人有何吩咐?”

    那官差从上到下打量了苏好意几眼,说道:“有人告发你与叛党高家来往亲密,且在城中散布瘟疫。且随我们回衙门去!”

    众人忍不住说道:“这是谁告的黑状?可是从来没有的事。”

    官差却不管这些,直接扯过苏好意就要把她捆起来。

    姹儿姨扑过来抱住苏好意,哭道:“你们有什么凭据就要抓人?这简直没天理!”

    那些人蛮横地将姹儿姨推倒,骂道:“老娼妇!真是瞎了眼!朝廷的命令由得你争辩吗?!”

    又说道:“苏八郎是叛党,这是死罪!你们这些人都给我老老实实的待着,一个也不许走!”

    说着便把苏好意拖出去,又将楚腰馆围了起来。

    玉山公主府。

    此时公主并不在府中,而是去了长公主的府上做客。

    墨童从外头回来,打西角门儿进了府,他一路上脚步不停,一头的汗,两眼的泪。

    司马兰台自从和公主成了亲,极少出府去。就是在府中也并不四处走动,多数时候都只在书房里。

    墨童急匆匆闯进来,司马兰台正在书案前习字,墨童过去一把抱住他的腿跪下,哭道:“公子爷!不好了!”

    司马兰台手中的笔掉下来,在纸上落下一朵墨花。

    墨童大放悲声,之前这一路他已经在拼命忍着了。

    “怎么回事?!”司马兰台也觉得不好,把他拉起来问。

    “是……是苏公子……”墨童的两只袖子早已经湿了,他一边擦泪一边说:“我才在街上听说她叫官府……给……给抓起来了……”

    司马兰台的心如同被狠狠掼到地上,疼得血肉模糊,颤着声追问:“官府凭什么抓她?”

    “说是她勾结高家,还说……还说她是妖人,之前的瘟疫便是她散播的。”墨童哭道。

    “胡说八道!”司马兰台目眦欲裂:“她现被关在哪里?!”

    “苏公子被装在一辆囚车上游街示众,和她关在一起的,还有几个染了瘟疫、快要死了的人。”说起这个墨童倒不流泪了,而是气愤得要死:“人们避之不及,根本没人敢上前去。”

    虽然司马兰台已经找到对付瘟疫的法子,可只是针对轻中症状的人。对于已经病重的,效果并不明显。

    瘟疫所以止住,也只是因为将那些刚刚有症状的病人治愈,至于已经病重的,便只能听天由命了。

    别人不知道,司马兰台却一下就明白了那些人之所以把苏好意和染了重症瘟疫的人放在一起目的为何。

    因为苏好意是不可能染瘟疫的,他们这样做,就是要坐实苏好意是妖人。

    因为一般人就算是症状好了,也不可以再与染病之人接触。

    这就是这次瘟疫与众不同的地方。

    “备马,我要出府去!”司马兰台是绝不能放任苏好意不管的。

    此刻的他也根本来不及多考虑。

    他平日里对人对事都冷静克制,可一旦牵涉苏好意,便乱了方寸。

    司马兰台正要出门,公主恰好回了府。

    “驸马这是要做什么去?”公主和她的随从将门挡了个结结实实,她看着司马兰台,眼底多了几丝愠怒。

    司马兰台不想同她说话,自从那一夜,他对公主更是敬而远之。

    “把府门关上,没有我的话谁也不准出去。”公主喝命手下的人:“否则放走一个,便将你们乱棍打死!”

    昔日心善随和的公主已经换了面目,可那又怎么样?没人敢说半个不字。

    “把驸马送回房去,”玉山公主头上戴着高高的花冠,那用宝石攒成的花片闪着高贵冷漠的光泽:“墨童不守本分,将他带离公主府,另找地方安置。”

    “是你下的手,”司马兰台看着玉山公主,眼神是从未有过的愤恨:“为何一定要赶尽杀绝?”

    除了玉山公主,没有人一定要把苏好意置之死地,毕竟她对别人又没什么威胁。

    喜欢玉金记请大家收藏:()玉金记青网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玉金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言情小说吧只为原作者只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只今并收藏玉金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