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3

    马车在距楚腰馆还有一里左右的路边停了下来,高大的梧桐撑起一片绿荫,不远处就是春愁河,河水匆匆,水气让这里更显得清凉。

    赶车的人停好车后,远远地走到一旁。

    他的本分就是赶车,其他的时候最好做个聋子哑巴和瞎子。

    车厢里坐着苏好意和权倾世,两个人的坐姿都十分端正,没有半分暧昧。

    “你下车吧,我就送你到这里。”权倾世发话了。

    苏好意侧过脸,看着权倾世,问他:“你真的愿意放我走?”

    权倾世的脸又变成了万年不化的冰山,那惨白的肤色仿佛霜雪凝结,他咬了咬牙,吐出一句:“苏八郎,你真是没有心!”

    “为什么这样说我?”苏好意笑了:“我哪里没心了?”

    她语气轻松自然,甚至带着几分戏谑,就如同在和多年的老友说话。

    曾经权倾世是她最畏惧的人,只要提到这个人的名字,她都要做噩梦。

    那个时候,她和所有人一样,觉得权倾世阴狠毒辣,简直没有人性。

    后来二人的关系有所缓和,苏好意却也总是抱着几分戒心。

    毕竟权倾世这样的人心黑手狠,翻脸不认人的事做起来毫不费力。

    再后来,知道他对自己心存觊觎,苏好意自然是敬而远之了。

    否则,明知对方对自己有意还不划清界限,那就属于有意撩拨了。

    不但不道德,而且很危险。

    之后为了吉星向权倾世求助,苏好意那个时候是打定了主意用自己的下半生来交换的。

    她自然是不爱权倾世的,可为了吉星总要牺牲。她也不认为权倾世卑鄙自己可耻,说白了,不过是各取所需你情我愿的交易。

    可如今权倾世却不再要她偿还,而是决定放她走。

    至此,苏好意才从心里由衷感激权倾世,并觉得自己亏欠了他。

    “你居然还问我为什么?”权倾世气得心口疼:“我不想再重复第二遍。”

    别人永远无法知道他说出让苏好意走那句话用了多大的力气,以至于根本没有力气再说第二遍。

    除了对母亲,他再也没有对谁有过那样的期盼和寄托,哪怕对他的生身父亲。

    可他又是多么渴望从苏好意那里获得些许温存,给自己漆黑血腥的人生添上一段柔软。

    他曾经想过无数次,只要苏好意在他身边,哪怕她不爱自己,也认了。

    可终究,自己还是狠不下心。

    “好好好,我不问了,你别生气。”苏好意向他赔罪:“不管怎么说,你都是我的恩人,这份恩情我会永远记得的。”

    “不需要你记得,”权倾世的声音冷而硬:“你只要快些离开这里就是了,越快越好。”

    苏好意自然知道权倾世表现出来的不过是假象,既然已经决定放手,就不会再向自己展露软弱的一面。

    毕竟权倾世是个极其自尊的人。

    “权大人,听说你又要出京公干,”苏好意笑着问他:“不知能不能赏个脸,让我请你吃顿饭。”

    权倾世有些犹豫,他本不想答应,但苏好意随后又补了一句:“我也知道,我不宜留在京城,离开这里后,我会隐姓埋名。所以此一别,可能我们永生都不会再见。不知你能不能赏个脸呢?”

    苏好意的话,如同一阵风拂过,权倾世的心里顿时落叶满山。

    没有比永生不再相见的道别更令人伤感的了。

    红颜青丝作此别,白发苍苍不得见。

    权倾世没有遇见过比苏好意更令他惊艳的人,他的心迄今为止只动过一次。往后余生,也多半不会再起波澜。

    他无比渴慕,却从未得到。擦肩而过,从此再无交集。

    以后的岁月,他只能靠回忆来填补心中的缺憾。

    那本就不多的回忆,将作为此后几年甚至几十年的慰藉。

    多一点回忆,就能够让自己在以后的日子里多一分暖意吧!

    权倾世在心里苦笑,笑自己像个乞丐。

    可是他也在一瞬间看透了很多,哪怕苏好意对他不曾有过一丝爱恋,哪怕从此之后她将自己遗忘。

    那又怎样呢?

    他还是为她心动,还是无比爱她,还是愿意为了她忍着痛放手。

    什么都不为,不为得到,不为占有。

    只为她曾让自己的心那般悸动,便也值得了。

    于是权倾世和苏好意来到了至味居,依旧是二楼朝北的那个雅间。

    不等苏好意开口,权倾世便熟练地点了四道菜。

    桂花糖莲子、四美鲈鱼、黄酒酥蹄和芸豆瓜片。

    这正是当初苏好意请他吃饭时所点的四道菜。

    “大人真是好记性。”苏好意笑了,她也还记得这四道菜。

    只是她不知道,在那以后权倾世每隔些日子便到这里来,每次点的菜也都是这四样。

    这一顿饭吃的还算融洽,虽然权倾世依旧沉默寡言,但苏好意一直在旁边讲笑话。

    这次的账还是苏好意结,就像她第一次请权倾世吃饭一样。

    出了酒楼门,苏好意正式向权倾世告别。

    她笑着把一只护身符递给权倾世,说道:“这个护身符是我替吉星求的,但是没能给他戴上。就转赠给你吧!也愿你平安顺遂,能得善终。”

    这番话说给旁人不大合适,可说给权倾世却是再妥当不过的。

    无论是他所处的地位,还是他做过的事,都是很难得善终的。

    权倾世把护身符接过来,揣进了怀里。

    他始终未再开口说话。

    苏好意上前抱了抱他,然后松了手退开,说道:“权大人保重,八郎走了。”

    她没能看到在方才拥抱的时候,权倾世眼里的泪光。

    她只是笑着挥了挥手,向远处的楚腰馆走去。

    权倾世在山后望着她,绿树浓荫,街市绵长,她渐行渐远,再也没有回头。

    夕阳只剩小半个,恋恋不舍地攀在墙头上,黄昏的风还带着些许燥热。

    这不过是漫漫人生中司空见惯的一天,却注定要被铭记至死。

    权倾世永远不会忘记,自己曾深切浓烈地爱过一个女子。

    她就像此时炎夏日落时孔雀紫的天幕,躁动方息,欣喜刚起……

    喜欢玉金记请大家收藏:()玉金记青网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玉金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言情小说吧只为原作者只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只今并收藏玉金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