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2

    夜阑寂寂,虽无明月清晖,夜风伴着荷香徐徐吹拂,也足以令此夜怡人。

    司马兰台每日睡前都要沐浴,他如今还在书房起居,不肯与公主同房。

    墨童准备好了洗浴的水,正准备把香炉拿进去。

    来宝走过来说:“墨童哥哥,公主打发我过来叫你过去。”

    墨童不禁问道:“这么晚了,公主叫我做什么?”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你且过去吧!这香我送进去。”来宝儿是公主府里的小厮,平日里就跟在墨童后头伺候司马兰台。

    既然公主发话了,墨童当然不能违拗,便把香炉递给来宝,径自过那边去了。

    谁知到了那边,如花笑着道:“公主在里头抄佛经呢,等一会儿再进去。”

    墨童无法,只能在外头等着。

    司马兰台进去沐浴,香炉就放在浴室的墙角。

    里头焚的是蕙草香,清淡宜人。

    司马兰台整个人浸在水中,头微仰,枕在桶沿上。

    他眼帘轻阖,不知是睡着了,还是在想什么。

    他本就是个安静的人,自从和公主成亲后,变得尤为沉默寡言。

    香炉烟气升腾,香味也变得浓郁起来。

    司马兰台毫无察觉,他的心事无法与人言说,只能在无人的时候独自沉湎。

    那滋味如同在苦海里泛舟,到不得岸边又弃不得船。

    有人走了进来,司马兰台并没有察觉。因为他此刻正在神游,再者那人是赤着脚走进来的。

    室内只有一盏蜡烛,烛焰飘忽了两下又稳住。

    司马兰台睁开眼,就看到玉山公主身着蝉翼纱的睡袍站在自己面前。

    公主面相清纯,却生了一副玲珑身躯。

    那薄薄的衣衫欲遮还露,她的面色潮红,不知是害羞还是激动。

    屋子里的香味变得越来越浓郁,甜腻腻的,令人沉沦。

    司马兰台微微皱起了眉头,他的目光清冷冷的,看着玉山公主跟看一块石头没什么差别。

    “驸马,”玉山公主缓步向前:“我来服侍你沐浴吧!”

    “公主自重。”司马兰台的语气拒人于千里之外。

    这让公主痛苦万分,她哀求道:“我们成亲已经满百日了,你纵使再有怨气,也该平了吧?我们好歹是夫妻,是要白头到老的。难道就这么怨怼着过一生吗?我对你的心意如何,你应该明白。可是你心扉紧闭,不肯让我进去。这样既苦了你,也苦了我。又何必呢?”

    “早在之前,我已经再三表明心意,是公主自己执迷不悟。”成亲百日以来司马兰台第一次跟玉山公主讲这么多话:“匹夫不可夺志,我亦难以违心。公主强他人所难,就该知有今天的局面。”

    “可我是真心爱你啊!”玉山公主的脸更红了,她受香气蛊惑变得口干舌燥,而近在咫尺的司马兰台在她眼中已经化身成解渴的清泉:“我的心早不属于我了,你就可怜可怜我,施舍给我一点疼爱吧。”

    玉山公主说着解开了衣衫,睡袍倏然滑落,露出一片莹白玉色。

    她煎熬得厉害,甚至忘记了羞耻。

    司马兰台却不受迷香的干扰,更不说玉山公主的蛊惑。

    “你为什么不看我?”玉山公主的声音变得暧昧妖艳:“看看我好不好?不信你不动心。”

    司马兰台转过脸来正视着玉山公主的身体,他的眼神又一次将玉山公主伤得体无完肤。

    他并非羞怯,也不是害怕,而是漠视。看到了就像没看到,眼中漾着一片死气。

    “为什么?!”羞愤、恼怒、耻辱、绝望,一股脑都涌上了心头,玉山公主扑过去,哭着质问司马兰台:“我竟然如此不堪吗?!我堂堂一国公主,难道配不上你吗?!你的心呢?!我对你多好,你都看不见!”

    “我已经死了。”司马兰台不为所动,眼皮都不眨一下:“早在和你成亲的那一天,我就已经是个死人了。”

    司马兰台每天都如同活在炼狱中,痛苦无比。

    人都说大不了一死了之,可是他连死也不能。

    但是马兰台的心已经死了,人们看到的不过是一具行尸走肉罢了。

    因此哪怕是公主赤身裸体站在他面前,哪怕屋子里点着大分量的催情香,也撩拨不起他半丝激情。

    可玉山公主还不死心,她执拗地去拥抱司马兰台,企图把自己的身体和他缠绕在一起。

    司马兰台厌恶地推开她,扯过浴袍来裹在身上,头也不回地走了。

    玉山公主瘫坐在满是水渍的地上,身上的燥热还未退去,心底的冷意就已经遍布全身。

    她从未料到温润如玉的司马兰台会冷血至斯,自己精心呵护的躯体在他面前竟如猪狗一般的不入眼!

    为什么这样?自己不够温柔吗?不够痴心吗?

    为什么他宁愿喜欢一个那般下贱的人,也不肯给自己一夜温存?

    为什么他明明都已经看到那个贱人琵琶别抱,委身于别的男人,却还是不肯放下旧情,给自己一个机会!

    玉山公主痛苦得无以复加,她不禁想起岳小山曾对自己说的话。

    “苏八郎善于蛊惑人心,司马兰台被她迷了心智。只要她在,司马兰台就不可能再属意别的女子。”

    玉山公主冰凉的指尖狠狠攥起,她全身发着抖,不知是冷还是愤怒。

    “我错了,不该对那个贱人心怀仁慈。”玉山公主咬牙切齿地说。

    她把所有的恨意都给了苏好意,认为若不是她在,自己就不会受到这般耻辱。

    原本以为把她推给权倾世,就会让司马兰台死心,可现在看来全然不是如此。

    玉山公主又想起那日在马车上司马兰台看苏好意的眼神,是那样隐忍又是那样情深。

    他眼底的泪光能让世界任何一个女子溺毙其中,如果他能用这样的眼神看自己一眼,那么死也值了。

    偏偏他看自己的时候,只有冷漠无情。

    “我要杀了你!”玉山公主的眼泪没有了,取而代之的是滔天愤恨:“你死了,看他还能再想谁?!”

    断了司马兰台的念想,让他只有自己。

    喜欢玉金记请大家收藏:()玉金记青网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玉金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言情小说吧只为原作者只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只今并收藏玉金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