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6

    从权倾世把苏好意带回来,她就一直发着烧。整个人浑浑噩噩,牙关咬得死紧。

    能用的法子都用上了,可苏好意还是昏迷不醒,整个人烧得火炭一般。

    “大人,这药喂不下去,烧也退不下来呀。”御医在权倾世面前屁都不是,见他那么宝贝苏好意便知道是要紧的人物,生怕说错了话掉脑袋。

    “这样的话就只能硬掰了。”又一个御医抖着胆子说:“不然的话,还真是性命堪忧。”

    “把药放下,你们都出去。”权倾世惨白着脸,眼神刀锋一样飞过去,御医和服侍的下人几乎是抱头鼠窜夺门而出。

    换上干净睡袍的苏好意躺在权倾世的臂弯里,如果不是她脸色异常,多半会让人以为正在熟睡。

    权倾世苦笑,除了她失忆,也就只有生病的时候自己才会有这样的机会吧!

    白鸦卫的人都会些行刑的好手段,遇到紧咬牙关的犯人,他们有的是办法让其张嘴。

    当然,权倾世对苏好意动用的手段柔和了许多。

    等下人们再进来伺候的时候,那碗药已经喂完了。

    “大人,皇上召您进宫去,”权倾世的手下在门外小心地请示道:“说有要事。”

    权倾世又伸手试了试苏好意的额头,虽然已经把药喂下去了,可这么短的时间也看不到明显的效果。

    “大人放心,奴婢们一定好好伺候着。”春柳小心地说。

    她之前就服侍过苏好意,是个老实勤谨的。

    权倾世起身进了宫,等到再回来的时候,就已经是掌灯时分了。

    他一进门,丫鬟就连忙向他禀报苏好意的情形:“姑娘虽然还没醒,但烧已经退下来不少了。身上出了汗,奴婢们用温水擦拭了,又换上了干净的睡袍。”

    “你们先下去吧,没有吩咐不要进来。”权倾世喜欢和苏好意独处,不喜欢下人在旁边看着。

    苏好意额头上端端正正地放着一方湿手巾,权倾世把毛巾拿走,试了试她的额头,果然不像以前前那样干热了。

    晚上还要服一顿药,权倾世亲手喂她喝了。

    窗外响起淅淅沥沥的雨声,夜晚因此更加宁静。

    权倾世常年失眠,这几个月尤其厉害。

    他疲惫地捏了捏眉心,在苏好意身边,他总是很容易就起了睡意。

    不得他的吩咐,丫鬟们谁也不敢乱问。

    尽管给他准备的洗澡水已经快凉了,可谁也不敢请示一句。

    权倾世看了看苏好意床上多出来的那个枕头,他本意只是想着躺一会儿就好。因此只是将外面的官服除去,身上的衣裳还穿得整整齐齐。

    谁想到一挨枕头就睡了过去,再睁开眼已经天亮了。

    他自悔睡得太沉,看了看旁边的苏好意,她身上还是热的,但比之前好些了。

    苏好意昏睡了三天三夜,权倾世眼睁睁看着她消瘦下去。

    就像看着一朵花渐渐憔悴。

    他让太医开滋补的方子,太医却说使不得。因为一个人身体太过虚弱,是不可以用补药的。尤其是苏好意连续几天高热,在此情形之下,用补药等于杀人害命。

    “大人也不用急,这几天喂些粥汤,等醒过来就可以慢慢地食补了。”太医说道:“这不是什么大病,何况她又年轻。只要好好的吃饭睡觉,不出个把月就恢复过来了。”

    可尽管如此,苏好意在昏睡的时候能喂下去的东西却不多。只能吊着一口气,不至于饿死。

    等到苏好意再睁开眼,她已经虚弱得说不出话来。

    可是在看清在自己身旁的人是权倾世时,她还是伸出手去,紧紧抓住他的袖子。

    “先把这碗汤喝了再说话。”权倾世看出她有话要对自己说。

    这碗汤苏好意喝了很久,因为太久没进食,她的喉咙似乎都不大好使了。

    喝完汤,又用清水漱了口。苏好意还是很虚弱,声音也轻得不能再轻:“吉星,我求求你,救救吉星!”

    “高家犯的是重罪,你应该知道。”权倾世语声冷切,拒人千里之外。

    苏好意当然不会知难而退,只要她还有一口气在,就一定要想办法救吉星:“你一定有办法的,我知道你一定有办法。”

    “虽然现在还没有定论,但高家男子一定会被问斩,他若是女的,或许还能留下一条命,但作为男丁,就没有指望了。”高家人最后会落得什么下场,权倾世心里明镜似的,他也不打算瞒着苏好意,纸终究包不住火。与其自欺欺人,不如从一开始就说个明白。

    “那你也一定有办法,你一定有办法!你掌管白鸦卫这么多年,办过那么多冤案,错案,你既然会诬赖人就一定要能救人。”此时,苏好意已经顾不得如何措辞,她只剩下了一个目的:“只要你肯救吉星,我什么都答应你。”

    “你就不问问司马兰楚吗?”权倾世扳过苏好意的肩膀,残忍地问她。

    就在苏好意昏睡的时候,司马兰台已经和玉山公主举行了大婚。

    场面盛大隆重,举国欢腾。

    皇上更是加封司马兰台一等公,赏赐了府邸和封邑。

    司马家一时风光无限,便是一般的皇亲国戚也要退一射之地。

    苏好意没说话,只是垂下了头,过了许久才把头抬起来。

    权倾世看到她眼中闪烁的泪光,也看到她最终把眼泪又咽了回去:“驸马爷的事不是我这等平民可以妄议的,权大人,你只说帮不帮我。”

    “为什么?”权倾世端起苏好意的下颌,她瘦的太可怜了,一张脸还没有自己的手掌大。

    “什么为什么?”苏好意没有躲,她还没天真到以为权倾世什么都不图就会帮自己。

    “为什么一定要救吉星?”权倾世原以为苏好意会为了救司马兰台如此牺牲。

    “吉星是我,”苏好意的眼睛大而黑,浓郁得如同子夜,她直直望着权倾世,脆弱中带着疯癫:“我是吉星。”

    “你自己都快没命了,凭什么救他?!”权倾世收回手,冷哼一声道:“赶快把自己养胖些,我嫌你的骨头扎手。”

    喜欢玉金记请大家收藏:()玉金记青网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玉金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言情小说吧只为原作者只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只今并收藏玉金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