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9

    五月廿日,日食,大风断木。

    鹿鸣街孝祥巷暗如子夜。

    大约一刻钟后才渐渐复明,风却未停。

    高家一片缟素,正在为三老爷高承臣举哀。

    白纸灯笼被刮得不知所踪,招魂幡也被烈风扯得稀烂。

    哭声哀哀,带着嘶哑。

    灵堂内吉星披麻戴孝,怀里抱着父亲的灵位,跪在地上恸哭。

    他旁边及身后跪满了高家的晚辈。

    吉星的母亲宫氏已经卧床不起,无法到灵堂来自从知道丈夫的死讯,她还没说过一句话。

    火盆里的黄纸被火舌卷起吞没,纸灰如白蝴蝶一般飞腾又落下。

    吉星哭得麻木了,看着眼前的一切,只觉得是在做梦。

    一阵脚步响,三位老爷进了灵堂,一一上香。

    高承臣被吊死在随州城头,高家人无法给他收尸。

    高家一向兄友弟恭,三老爷的死让其他三兄弟痛不欲生。

    且他又是这么个死法,高家人既悲且愤,四老爷高德臣主动请缨要去平定叛军,已经被驳回过一次还要再请。

    毕竟高家历代都是文臣,并非武将,被拒也不奇怪。

    高大老爷那日在朝堂上和郑聪等人据理力争,即使心中再悲痛也得挺着。

    文武百官都见他面色铁青,并看不出有多少悲色。

    那日下朝后,高大老爷一言不发,出了宫门上了马车,直到进了家门,才哇的一声吐出一口血来。

    这件事想要瞒也瞒不住,因此高家的老太爷也知道了。

    晚年丧子,悲不自胜。

    可高老太爷必竟不是一般人,相较于自己儿子的惨死,他更忧心的是国事。

    终究上了年纪,难免一时支撑不住。

    睡倒了两天,高大老爷下令不许小辈们去打扰。

    “先起来去吃饭。”高明臣对吉星道:“不可哀毁过度。”

    “伯父,我要去见爷爷!我要去给我爹报仇!”吉星的眼睛早已经哭肿,眼仁都是红的,嗓子也哑了。

    这次高明臣没有再呵斥他,只是说道:“你还小,报仇且轮不到你。”

    “那我爹就这么白死了吗?何况还有皇上呢!”吉星直挺挺地跪着,倔强极了。

    高明臣看着他,心中百般滋味,刚要说话,有人进来了。

    “大老爷,老太爷起来了。”高老太爷身边伺候的人过来传话。

    高明臣一听,便同另外两个弟弟一同到高老太爷这边来。

    老人家依旧穿得整整齐齐,腰板还是挺得很直。可不管怎么说,终究难掩哀痛的神色。

    “站着做什么,都坐下吧。”高老太爷拍了拍椅子说:“不必劝我节哀,为臣子的忠君为国是正事,别人不知,咱们高家人却世代如此。承臣……”

    提到三儿子的名字,老太爷还是忍不住哽咽了一下:“承臣为国事而死,上可对得起天地祖宗,下对得起百姓子孙,是我高家的好儿郎。”

    高明臣三兄弟无不落泪,都是年近半百的人,却哭得如同孩子。

    “老四啊,为父知道你心疼你三哥,可如今不是义气用事的时候,巢将倾覆,非止一家啊!”

    “父亲,难道真的不能挽狂澜于既倒吗?”高明臣的眼泪还挂在腮边,父亲的话让他哭不下去:“我们……”

    高老太爷闭上眼,缓缓摇头:“永王如今占尽人心,皇上太年轻了,根本不是对手……”

    “如果我们豁出性命去呢?!”高景晨言语颇激愤:“永王外忠内奸,设计陷害皇上,百姓被蒙蔽,儿子愿效仿专诸……”

    “永王死了局势只会更乱,”高老太爷道:“黎民怎可在短时内被教化?你刺杀他,一来成算本就不大。退一万步,刺死了他,他还是以贤王之名寿终,算是成全了他。更何况皇上还在叛军的手里,永王被刺,皇上只怕也将不保。”

    “依我看,那些叛军早就已经是永王的人了。”高明臣苦笑:“之前我们就疑心皇上被架空,永王鼓动皇帝巡幸天下,就是要告诉天下人,当今圣上是个昏君。可恨我们这些臣子处处被掣肘,无法护皇上周全。”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毕竟他是皇叔,又太善于矫饰。”高景臣也只能仰头兴叹。

    永王摄政十几年,树大根深,比当年的曹操有过之而无不及。

    “父亲,那我们究竟该怎么办?”高德臣问道:“难道就只能坐以待毙吗?”

    眼前的局势非同一般危急,且今日无法料想明天的事。

    “宁尽忠而死,绝不丧节而生,”高老太爷沉声道:“这是我们高家的祖训。无论如何也要保住陛下性命,剩下的就看天意了。”

    高老太爷此言一出,三个儿子都不再说话了。

    当初就有一干人鼓吹天子巡幸之事,高家人极力反对。

    但一来永王支持,二来小皇帝自己也想要去。

    做臣子的从来只能劝谏,而不能决定。

    否则历朝历代都不缺忠正之臣,为何还是会亡国呢?

    “夜里还要守灵,你们都回去歇歇吧!”高老太爷疲惫地挥挥手:“如今朝中人鬼莫辩,谨慎小心为上。”

    “父亲也要保重,”三兄弟起身道:“如今泰山将倾,凡是忠心的臣子无不仰望父亲。”

    “后日我要去面见永王,”高老太爷道:“牺牲我们高家满门子弟的性命也要保住皇上,你们回去后都告诉房里人,让各自有所准备。”

    “是,儿子们知道了。”三人行了礼,依次退了出去。

    “把吉星给我叫过来吧!那孩子是个痴心的,当心哭坏了他。”高老太爷道:“让我再看看他。”

    高三老爷举哀,高家人不许任何人吊唁。

    对外只说是瘟疫的缘故,实则是在帮人避嫌。

    风总算小了下来,吉星的腿跪得生疼,由两个小厮扶着经过中庭去往祖父院中。

    那棵大灵柏树被风吹得枝丫乱摆,吉星站住了,望着那树出了半天的神。

    “少爷在看什么?”小厮问。

    吉星不说话,走过去从那树上折下一根树枝。

    “出来的匆忙,没给祖父带东西。”以前每次吉星去祖父房里都会带些自己准备的东西,要么是折枝的花草,要么是自己的一幅字。

    两个小厮没多问,这灵柏树是不许乱动的。

    不过小少爷自幼就在上头爬来爬去,折根树枝也没什么。

    喜欢玉金记请大家收藏:()玉金记青网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玉金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言情小说吧只为原作者只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只今并收藏玉金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