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4

    楚腰馆人心惶惶,后院的两个婆子染了时疫,已然被带到北大营去了。

    最怕的就是厨房和打杂的人,他们平日里一天总要和那两个婆子打几回照面的。

    其他人也忧心忡忡,就算没跟那两个确定染病的离得近,确是同厨房的人都见面的,何况就在一座楼里,又不是隔得多远。

    且如今官差已然把这里围了起来,不许一个人出去。

    每日有官府雇的人把米菜送到门前,放下担子离开,楚腰馆里的人再出来拿。

    自然是要算钱的,比平日里要贵,这也是没法子的事。

    姹儿姨早起才念了经,桌上的清粥小菜一口没动。

    “您老可是没胃口?怎么也得吃些。”软玉的脸色也不是很好,虽然她还算看得开,但架不住有胆小怕死的,半夜里哭闹,她还得过去解劝。

    “人是铁饭是钢,怎么能不吃饭呢?”姹儿姨慢条斯理地喝着粥说:“真到了这一步,也是没法子活一天算一天吧。”

    “您老一向看得开,”软玉笑着坐下来,随手拿起桌上的一把扇子,一边看那上面的画一边说:“依我说还是八郎不在这里的缘故,否则你必定也担心。”

    姹儿姨闻言笑了笑,也不说话,只是又喝了一口粥。

    只是她的早饭还没吃完,楼下便吵嚷起来。

    姹儿姨用手帕擦了擦嘴角,垂着眼帘听了听,是笑笑和翠竹吵起来了。

    软玉咳了一声,说道:“这两个丫头咬群骡子似的,待我下去说说她们。”

    姹儿姨却叫住了她:“还是我下去吧。天天这么你一句我一句的,早晚闹卷堂大会。”

    说着款款站起身来,软玉连忙打开门,扶着姹儿姨下了楼。

    虽然吵架的原本只有两个人,但旁边的众人你一句我一句,等到姹儿姨她们到了楼下,便已然吵成一团了。

    “这是闹什么?!”姹儿姨不大有生气的时候,因此今日不过是略微严厉些,众人便都闭了嘴。

    “这时候众人心焦,难免火气大些。吵便吵了,也不必放在心上。可是有一宗,这么吵若是有用、可以保命,大伙儿可尽情地吵,就是把天吵下来我也不管。”

    姹儿姨说这话的时候,拿眼睛把在场的众人都溜了一遍,人人低头。

    “方才你们吵闹,我也听了几句在耳朵里。”姹儿姨的语气稍微缓和了些:“也不过是早知如此,就该搬到外头去住。又或者说不该贪便宜叫庄子上的人给送菜,以至于后边的两个妈妈染了瘟疫。这都是马后炮了,没什么意思。俗话说,早知三天事富贵一千年。可谁又有多少前后眼呢?更何况谁又能保证你搬到外头去住就不染病了?宋婆子的当家的,不是就住在外头吗?如今城里城外都闹得凶,谁知道哪一块地方是净土?”

    “是啊,这个时候大伙儿还是稳住了心,消停待着吧。所谓的天作人受,一切只能凭命罢了。”软玉也开了口:“越是这个时候越该和和气气的,都不是三岁孩子了。”

    “回各自屋里去吧,天气也不冷,把窗户都打开,人都说了要多通风才好。”姹儿姨挥挥手,让众人散开。

    苏好意得知楚腰馆有人染了病,不由得心急如焚。

    立刻收拾的东西想回来,却不防司马兰台回医馆来看她。

    苏好意知道司马兰台是无论如何不允许她跑回去救人的。因此便不跟他提起这事,只装作自己什么都不知道。

    见他面上显露疲态,十分心疼,说道:“如今可治得怎么样了?摸得上头脑去吗?”

    “这瘟疫怪得很,”司马兰台轻轻叹了口气说:“但好在只要痊愈就不会复发了。”

    “老天保佑,少死些人吧!”苏好意真心实意的说:“这年头也不知怎么了。”

    “还好,”司马兰台轻轻抱了抱苏好意道:“还好你不会染上。”

    “上次你走,我就让你喝一点儿我的血。”苏好意小声道:“免得我日夜悬心。”

    “我那一次喝的够多了,再说前后还不到一年,不用再喝的。”司马兰台握了握她的手:“我不要你做圣人,只要你平平安安的。”

    苏好意自幼看过的丑恶也不少,知道司马兰台的担心是有理由的。

    尤其是生死关头的时候,一般人为了保命,是不惮牺牲不相干的人的。

    “你在那边一定吃不好睡不好,我去和毛婆婆给你做些吃的,你躺下歇歇如何?”苏好意心疼地捧着司马兰台的脸,瘟疫大盛,他实在是太辛苦了。

    “我先洗个澡。”司马兰台道:“你不是也没吃饭?过会儿一起吃。”

    等吃过饭,天也黑了下来。

    苏好意点起了灯,司马兰台翻阅医书,她也不便打扰,就坐在一旁,手托着腮静静地看着他。

    司马兰台在翻书的间隙里抬起头来,见她像个玉雕娃娃一样目不转睛的看着自己,忍不住心生怜爱,轻声道:“你还是先去睡吧,不用陪着我熬。”

    “我怎么睡得着?”苏好意坚决摇头:“再说这些天实在想你想得厉害,就让我看看你吧,你不用管我。”

    司马兰台想她想得也苦,听了这话,便把医书放下了,起身将他抱起来。

    “你不看书了?”苏好意的眼睛乌溜溜的,心底有着小小的窃喜,但同时又自责:“我这样是不是在害人?”

    “害人的从来都不是你我。”司马兰台有心事,他觉得这瘟疫像是有人故意为之,只是那人的目的究竟是什么,他并不清楚。

    “可我还是觉得自己有些造孽,罢了明天我多念几遍经文,算是祈福吧!”苏好意不是圣人,在司马兰台面前她只是个被宠坏的孩子罢了。

    春宵一刻,不知今夕何夕。

    等苏好意酸软着身子睁开眼时司马兰台已经穿戴整齐了,吻了吻她的眉心道:“我要出去了,你乖乖的。”

    苏好意点了点头,尽量不让自己显出不舍,否则司马兰台一定会很难过。

    “丸药只剩下一粒了,别忘了吃。”司马兰台把一只小巧可爱的玉瓶放到苏好意手里,里头有轻微的声响。

    “我知道了,你去吧。”苏好意握着司马兰台的手轻轻亲了一下。

    等司马兰台走后,她的心空落落的,再也睡不着了。

    将玉瓶拿起来在手上晃了晃,然后打开,把仅剩的一颗丸药拿了出来。

    正要放进嘴里,手却抖了一下,那丸药便咕噜噜掉在地下,不知滚到哪里去了。

    苏好意眨巴眨巴眼睛,自言自语道:“就这一次,不吃也不妨事吧。”

    喜欢玉金记请大家收藏:()玉金记青网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玉金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言情小说吧只为原作者只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只今并收藏玉金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