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5

    二月转眼就到了,船帮二当家和四当家等人被以强盗论处,杀头的杀头,流放的流放。

    屁股下的交椅还没坐热,就都成了冤死城中的鬼魂。

    海清秋风光大葬,童三爷和张氏母子现身,整顿了旧部下,算是复荣了。

    只是船帮已经元气大伤,一时半会都难以复原,且从此受了权倾世的恩惠,以后少不得为其牵制。

    苏好意陪着张氏忙完了海清秋的丧事,也算是全了一桩心愿。

    从城外骑了马回来,见柳梢已然泛了青,向阳的桃枝上也孕有花苞,不禁慨叹光阴迅捷,时令匆匆。

    楚腰馆又是一派生意兴隆,只是与往年相比,姹儿姨没再新买姑娘。

    司马兰台依旧住在医馆里,苏好意想了想没回家去,而是去了医馆。

    一进门就见司马兰台在那里看书,因不出门,便不戴冠,头发随意束着,更显得飘逸出尘,不染世俗。

    苏好意见了他便要闹的,跑过去挨着他坐了,把一旁的书签抽出来拿在手上把玩。

    “东西收拾得如何了?”司马兰台知道这书读不成了,索性放到一边,问苏好意别的事。

    “你怎么这么急?”苏好意没察觉有什么不妥当,只是觉得奇怪:“是不是担心我又发病?”

    “你当好玩儿么?”司马兰台有几分无奈。

    “不知再发病又是什么,也蛮好玩儿的。”苏好意没心没肺地说,实则是不想让司马兰台担心。

    司马兰台却揪着这事不放,对苏好意说:“我们候日便启程,你回去看看,把东西都带齐。”

    苏好意放下书签,看了他片刻,问道:“可是有什么事吗?”

    司马兰台摇头道:“没有,本来咱们就是因为意外回来的,给你解毒是大事,早弄完早放心。”

    “我知道了,之前的东西都好好放着没动过,最多再添些进去就是了。”苏好意的疑惑如同天上的浮云,很快就飘过去了。

    随后,墨童笑嘻嘻地进来,向司马兰台和苏好意说道:“衣家大少爷和大少奶奶来了,在前头医馆坐着。”

    兰台医馆如今是不营业的,可衣旭玉如璧夫妇平日里和司马兰台苏好意就有往来,因此墨童便做主让他们进来了。

    “他们怎么来了?”苏好意虽然意外却也高兴,连忙起身穿过院子到前头去。

    衣旭夫妇是坐马车来的,只带了栀子一个丫头进来。

    “到后院去吧!这屋子里久不生碳,怪冷清的。”苏好意笑着向他们二人说。

    司马兰台随后也到了,衣旭他们两个彼此拱了拱手,算是见过礼了。

    “是我心血来潮,去城外烧了香,路过这里便想看看你在不在。”玉如璧嫁为人妇,褪去了小女儿的腼腆青涩,变得更为雍容贵气。

    眉宇间从容欢喜,显然在婆家的日子颇为舒心。

    “我还在想着走之前顶好能见你一面,可又怕你不方便。”苏好意看她如此变化真真替她高兴。

    “这就叫心有灵犀了。”玉如璧轻轻一笑,回头对栀子说:“食盒里的点心都是苏公子爱吃的,给她放到那桌上去吧。”

    墨童早捧上茶来,苏好意悄悄对玉如璧说:“叫他们两个大男人在这里吧,咱们到另一个屋里说体己话去。”

    说着拿了些司马兰台自制的蜜饯,又端了两杯茶水,到西屋去。

    “说实话,听说你又回了京城,我早就想出来见见你。可前几日婆母一直病着,我不好离开。”玉如璧有些歉然的说。

    “衣夫人可好些了吗?”苏好意听了忙问:“你同我客气什么,咱们两个能见固然是好的,便是不见,情意也不会有丝毫改变。你如今既成了人家的媳妇,自然得把分内的事做好。”

    “我知道你必然是体谅我的,婆婆已经大好了。这不,今天我们两个到庙里还愿去了,恰好路过这里。”玉如璧笑眼弯弯,她比之前更爱笑了:“不过我家公公婆婆都是极其通情达理的,待我格外的宽厚,这是我未嫁之前从不敢想的。”

    “你是有福气的,你公婆也有福气,”苏好意愉快的叹息了一声:“你娘家也都好吧?”

    “也都好,”玉如璧点点头道:“上些日子海帮主遇害,我二叔还哭了一场。他们虽不是一路人,可海帮主到底有叫人敬重的地方。”

    苏好意听了心下侧然,想当初,她就是为了帮玉桂解围才结识的海清秋,从而引出了后面的事情。

    不过短短数年,就已阴阳两隔了。

    现在想起来恍如昨日一般,只是再也回不去了。

    玉如璧见她伤感,连忙说道:“是我多嘴了,又勾起你的伤心事来。”

    “这有什么,咱们两个之间有什么不能说的。”苏好意笑了笑,把情绪压下去。

    “这一回打算什么时候走?”玉如璧问:“不等花朝节吗?”

    “刚才和他说,打算后日就走呢。”苏好意如实相告:“不打算多留了。若顺利的话,秋天的时候再回来。”

    “之后呢?”玉如璧轻声问:“许是我多嘴了,你和他5到底是怎么打算?”

    “我们就算是定了终身吧!”苏好意多少觉得脸上有些发热:“有他师父做主婚,只是以后不常在京城,免得麻烦。”

    玉如璧听了,心里的一块石头落地,忍不住拉了苏好意的手说:“如此甚好,如此甚好。你没有看错人。”

    “你是知道我的,以前从没想过要跟谁白头偕老。可是他一片痴心,到如今我也难以撒开手。”苏好意和玉如璧自幼相识,半大不大的时候什么疯话没说过。

    “知足吧你!”玉如璧掐了她一下:“把这么一位谪仙似的人物哄到手,也就你有这本事。”

    苏好意也觉得自己先前那番话颇有些得了便宜卖乖的味道,撑不住也笑了。

    “你成亲也有三个月了吧?”苏好意看着玉如璧平坦的小腹问:“还不准备着给人家开枝散叶吗?”

    玉如璧被她说得羞红了脸,低头道:“这总是要看缘分的。”

    苏好意悄悄挨到她身边说道:“叫他给你们开付方子,保证不出三个月就有了。”

    喜欢玉金记请大家收藏:()玉金记青网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玉金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言情小说吧只为原作者只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只今并收藏玉金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