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2

    腊月廿四这一天,苏好意回了楚腰馆。

    每年这个时候都是歌馆花楼生意最冷清的时候,一直到来年上元节。

    姑娘们闲下来,不是三五成群去街上逛,就是几个凑一台摸骨牌斗骰子。

    整个楚腰馆就像是卸了妆后倦怠怠的美人儿,满是颓靡散漫的味道。

    姹儿姨不在家,被交好的老姐妹请去看戏了。

    苏好意回来无事可做,姹儿姨今年也没叫她收账,说她好容易回来几天,能不做的就不做了。

    几个姑娘叫苏好意一起打牌,被苏好意婉拒了,她只想好好睡上几天。

    第二天快中饭的时候吉星跑了来,叫厨下做了辣鱼,拉着苏好意一起吃。

    “再配几个青菜,光吃那个脾胃受不了。”苏好意吩咐小丫头。

    “你什么时候脾胃不好了?”吉星躺在苏好意床上,一边拨弄床钩一边问。

    “没有不好,就是防着些。”苏好意笑:“我这儿还有清茶饮,一会儿也沏上些。”

    “司马楚配的?”吉星不管司马兰台叫七哥了,只叫名字。

    “嗯,”苏好意答应一声:“你以前不是喝过的。”

    “他就是这么一点点把你骗到手的。”吉星撇嘴。

    苏好意抿嘴笑了一下,拿起一只石榴来剥开,把那艳红的石榴籽剥到玛瑙碟子里端给吉星:“别气了,尝尝这石榴。”

    “奇园的?”吉星问。

    因为司马兰台的关系,苏好意这里总不断奇园的果子。

    “还记得那年咱们两个到奇园去被那个南山老女领着狗追的事儿吗?”苏好意笑问吉星:“人家姑娘成亲了。”

    “是哪位仁兄这么忍辱负重?”吉星倒也好奇:“真乃壮士!”

    “积点儿口德吧!”苏好意笑着推他:“好歹人家当时饶了咱们两个。”

    吉星忽然就沉默起来,他想起当年和苏好意在一起亲密无间的日子。

    去奇园偷果子的时候,司马兰台回京没多久,那时自己还很怕他。

    那次三个人乘了一辆车,彼此无言。

    哪想如今,苏好意已经被他抢去了。

    话虽然已经说开,可心里的小疙瘩还是有的。

    两个人吃过了午饭,苏好意觉得屋子里的饭菜味太重,就把窗子开了一点儿。

    “你要么躺在床上,要么就披上些衣裳,当心冷风。”苏好意怕冻着吉星。

    “别光说我,还是先顾着你自己吧。”虽然如此说,吉星还是躺到了苏好意床上,他从小就习惯这样了。

    没过一会儿,墨童来送东西,只说是司马兰台让他送来的。

    因为临近年关,苏好意回了楚腰馆,司马兰台自然也要回他家里去的。

    因为有吉星在,苏好意不好意思多问,只是简单地跟墨童说了两句。

    墨童走后,吉星上前打开他送来的包裹,有衣料有玩物,还有胭脂和香粉。

    “好端端的,送我这些东西做什么?”苏好意奇怪道。

    她平日都是男子打扮,用不上这些。

    “这胭脂名叫水流红,极挑人的,一百个人用了九十九个不好看,”吉星捺了一点在手上,端详了半天说:“便是你用了也不好看。”

    “这个衣料倒是贵得很,可惜也一样太挑人,年纪大的穿上显轻佻,年纪小的穿了又显老。”吉星频频摇头:“他这品味真是一言难尽。”

    “他还真以为我国色天香呢?!”苏好意失笑:“这些都给你吧,反正我也用不着。”

    “我自己制的比这个好多了,”吉星不屑:“真是不当家花花的。”

    “他的确不会买东西,”苏好意附和着吉星道:“你也知道的,他一向都不在这上头用心。”

    “所以说他这个人无趣得很,一点儿闺房情趣都没有。”吉星哼了一声说:“你呀,就是被他道貌岸然的样子给蛊惑了。实则他这样的人是典型的绣花枕头,中看不中用。”

    “诶,怎么听着这么耳熟呢?”苏好意把食指点在自己的腮帮上,转着眼睛想了想:“好像你家大老爷总是爱这么说你吧?”

    吉星的脸不禁红了一下,随即用一副毫不在意的语气说道:“我大伯总是看我不顺眼,实则他哪知道我胸中的志向呢?”

    苏好意听了,一边忍着笑连连点头一边说:“很是很是,高大老爷对你爱之深责之切。实则完全不用担心,将来必定是雏凤清于老凤声的。”

    她这么说,吉星的脸色果然好多了,立刻变得喜笑颜开,拉着苏好意的手说道:“今年上元夜你和我一起去逛吧?别人都怪没意思的。我跟你说,咱们就弄一条船在河上,根本不用到岸上去,省得挨挨挤挤的闹死个人。”

    “这个我得跟他商量商量,带上你没问题,可你也得容下他。”苏好意说道。

    “前年上元夜我替你们两个挡人的人情他还没还呢!今年若是敢跟我争,那可就太狼心狗肺了。”吉星又龇牙了。

    “好好好,都依你,谁让我家吉星受委屈了呢?”苏好意连忙安抚吉星,伸手在他俊俏的小脸上捏了捏。

    两个人又说了会儿话,冬日天短,这时候太阳就落山了。

    吉星虽然不愿意,可也不能继续留下去,依依不舍地对苏好意说:“八郎,你们过了年也再多待些时候吧,别过了上元节就走。”

    他说这话的时候,神情委屈,明显的留恋不舍。

    苏好意又何尝不想,但自己身上中了毒,总要尽快的解毒才是,就算她能等,司马兰台也等不了,再说也免了外祖父牵挂。

    “放心吧,我这次再走也不会像上一次这么久了。多则半年,少则三五个月便回京一趟。”苏好意一边帮吉星穿上披风一边说。

    吉星难免扫兴,心里沉沉的,但也没再说什么。

    吉星走了以后,楚腰馆静得吓人,姑娘们都早早回房睡觉了,楼底下黑灯瞎火的。

    苏好意也不饿,躺在床上也并未点灯。

    一下子安静下来,她便开始想司马兰台,两个人也不过才分开一天多。

    黄昏的时候,似乎格外容易犯相思。

    一开始还清清浅浅,渐渐就变得浓得化不开了。

    就在苏好意相思泛滥的时候,有人上了楼。

    苏好意猛地坐起身,那脚步声太熟悉了,她一听就知道是谁来了。

    喜欢玉金记请大家收藏:()玉金记青网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玉金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言情小说吧只为原作者只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只今并收藏玉金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