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4

    权倾世又来到了荣茂轩,依旧隔着青绿山水屏风站定。

    永王世子咳嗽得有些重,满屋子的药味儿,上好的檀香都压不下去。

    权倾世想起小的时候,王妃的陪房常骂他是野种,还说野种命硬,当狗养着连病都不生。

    那时也是数九寒天,他身上穿着单薄的粗布衣裳,却连个喷嚏都不打。

    而比他大的世子,却每日不离大夫。

    那时也曾有人向王妃提议让权倾世到庙里去做舍身儿,为世子祈福。

    但王妃却没有答应,因为那样做就等于承认了他的身份。

    因为世子喝药,他便只能在外头等着。

    有丫鬟捧着蜜饯进去,那是给世子服药过口用的。

    “父亲,我胸口痛,叫她们拿了手巾来敷一敷。”世子喝完药后说。

    永王忙命人照做。

    王妃过世五年了,永王也未再续弦,世子体弱,所以格外依赖他。

    等到里头都折腾完了,早又过了一顿饭时。

    权倾世直挺挺地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他在永王和世子面前是从来都不会被允许坐下,就那么站着。

    用世子的话说,养狗不可以喂得太饱。

    他把权倾世当狗,比下人还不如。

    “你上月遇刺是施百筹派人动的手,他们北五州的几个武官自恃有些兵马,便总是生异心,长此以往,必要出大事的。”永王语调平缓,他鲜有发怒的时候。

    “属下已然查实他们相互勾结结党的证据,王爷只要一本奏折递上去,便足以令其丢官丧命了。”权倾世说道。

    永王却摇摇头,说道:“让他们丢官自是不难,但只怕斩草不除根,风吹复又生啊。”

    “那依着王爷的意思是要将他们抄家诛九族吗?”权倾世说这些话的时候,眼睛眨也不眨,他平时干的就是这些勾当,早都已经习惯麻木了。

    永王道:“杀人容易,得人心却难。明年开春,皇上要巡视四方。若地方不太平,岂不是让圣上忧心么?为臣子的要懂得为君分忧,这些事只会让皇上为难。不如你先处置了,再禀明圣上。免得到时候他们到皇上跟前搬弄是非,横生枝节。”

    权倾世顿首道:“属下明白了。”

    永王又说:“如此,还需你亲自去一趟,旁人怕是办不好。”

    权倾世道:“是,属下明日便动身。”

    永王道:“你此次前去身边一定要带足了人,且不可掉以轻心,否则后患无穷。我这有两个新送来的丫头,赏了你吧!”

    权倾世平时是从不违拗永王的,但今天的赏赐他却不想要。

    他稍一迟疑,世子便说话了:“王也赏赐还不快谢恩?领了赏该做什么就做什么去。”

    就算隔着屏风,他也觉得权倾世碍眼。

    权倾世道:“王爷恕罪,这赏赐属下不想要。只要替王爷专心办事就好。”

    世子冷哼道:“装什么清高?你当你的事我们不知道吗?还是你怕这两个丫头是我们安排在你身边的眼线?”

    永王道:“显儿,你现在咳喘着,少动气,少说话。”

    又对权倾世道:“饮食男女,没什么可避讳的。你一向孤独,身边添几个人服侍也是好的。”

    权倾世只得谢了永王的赏赐,在永王面前,他终究还是要顺从。

    永王又说:“你出去吧!也不必明日动身,过午你便出京去,免得夜长梦多。”

    权倾世不能不遵命,在别人面前他是活阎王,是都指挥使,可在永王父子面前,他不过是打手走狗。

    赏也好,罚也罢,都得全盘受着。

    权倾世从屋子里出来,永王赏赐的那两个丫头就站在台阶下。

    年纪也都只有十六七岁,一个穿着湖绿衣裳,一个穿着秋香色的衣裳。鲜嫩水灵,目光都怯怯的。

    权倾世只扫了一眼,便径直走了。

    王府管家抬了抬下巴,朝着两个丫头说道:“还不快跟上去,以后你们就服侍权大人了。”

    那两个丫鬟急忙忙跟上去,像两只胆小的雀儿。

    权倾世勾着头,拳头捏得很紧,他腹部和腿上的伤还未痊愈,冷风一吹格外疼。

    永王让他今天便动身离京,权倾世心里还惦记着苏好意。

    自从那天两个人在街上分开后,他便再没能见到苏好意了。

    公主府不比别处,他不敢造次,就算他手中有权力,却也得听命于永王。

    而永旺却一直竭力想和木惹儿的父亲塞北王交好。

    去年的时候还想让世子和木惹儿联姻,但因为木惹儿不肯,所以此时便只得罢了。

    那塞北王很是宠爱他这个独女,只要她不愿意便不会相强。

    骑在马上,权倾世觉得今年的冬天格外冷。

    他的怀抱是空的,想要怜护的那个人已经离开了。

    “大人这两个丫鬟到哪里去?”随从问。

    总不好一直带着她们在路上走。

    权倾世看也不看,只是挥了挥手。

    随从便将永王赏赐的那两个丫头带到别处去,而他自己则骑着马毫无目的地在街上游荡。

    街上的人见了他都小心躲远,仿佛离得近就会沾上晦气一般。

    权倾世的脸如万年寒冰,眼神犀利得如同两把冰锥,他一直都这么阴冷冷的,今天更甚。

    等他回过神,发现自己已经到了羞花公主府门前。

    大门紧闭,只有东西角门开着。他的手下曾回报说苏好意曾出过一次门,但是和公主一起出去的,他们自然不敢阻拦。

    权倾世下了马,公主府守门的家丁认得他,走上来问道:“不知权大人有何贵干?”

    权倾世道:“我要拜见公主。”

    守门人说:“不巧了,我们公主这些日子病着不见外客。您请回吧!”

    权倾世自然知道这不是真的,但也没法多说,只能说道:“那就叫苏八郎出来,我有话要同她讲。”

    守门人早得了吩咐,说道:“苏八郎在侍奉公主,也离不开。大人还是不要为难我们这些下人了。”

    木惹儿给权倾世安排了好大一碗闭门羹,偏偏权倾世不吃也得吃。

    最终他冷着脸离开,今日必须要离开京城,想要和苏好意见上一面却已是不可能的事了。

    喜欢玉金记请大家收藏:()玉金记青网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玉金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言情小说吧只为原作者只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只今并收藏玉金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