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8

    一大早,司马府的管家就亲自到兰台医馆来传话,太后宣司马兰台即日进宫去。

    “太后她老人家这程子一直玉体不安,听说公子回了京便叫内臣出来相请。以为公子在府里头住着,懿旨传到了府里。夫人叫小的来,让公子略准备准备便进宫去吧。”

    墨童听了虽然不敢插言,但知道自家公子正为苏好意的事焦心,可太后宣召又不能不去。

    司马兰台听了沉默片刻,便起身更衣去了。

    他的枕边放着苏好意的小金龟,司马兰台将它拿起来握紧在手心里,沉沉叹息一声。

    已经过去七天了,苏好意还是杳无踪迹。

    好像有人故意抹去了与她有关的线索,姹儿姨那头也急,司马兰台亲自去安抚过一次。

    进了宫,面见太后。

    太后拉着司马兰台的手一脸慈爱地说道:“好孩子,一年多未见你了,还是重阳节的时候你母亲进宫来赴宴,我看她气色比往年都好,问你起,说要等十月才回京。”

    “有劳太后惦记动问,”司马兰台一向得长辈们的喜爱,太后又是个最慈祥的老人家,所以在她面前司马兰台并不拘束:“兰台早该进宫问安的,但听闻您在斋戒,所以未敢轻易入宫。”

    “你这孩子,是个最知理的。”太后笑道:“我这点小病小痛缠绵了个把月了,还是不利索,看来医缘还是在你这里。”

    司马兰台的医术太后是亲身验证过的,毫不怀疑。

    “如此,兰台便为您请一请脉,光从面色上看,应该只是小小外感。”司马兰台说话的功夫一旁的宫女便拿过引枕来放好。

    司马兰台凝神静气,将左右手都诊过了。

    点点头说:“的确是外感,肺火有些旺,用药清一清就无碍了。”

    “那就劳烦公子给开方子吧。”太后身边的嬷嬷就要让宫女拿文房四宝过来。

    “不必,我这里有配好的丸药,每日临睡前服上一粒就好。”司马兰台说着从自己的医箱里拿出一只小小的玉色瓷瓶,交到那嬷嬷手上:“这里有二十粒,不咳嗽之后再服三天也就可以了。”

    “这必是仙源山的圣药了,”太后听了十分高兴:“你不知,自入冬起,我这汤药都喝了几十副了,真是厌烦得狠了。”

    太后年事已高,用药需得格外小心。

    宫里的这些御医们都不敢用药性猛烈的方子,一味轻治,自然不会损伤身体,可药效也随之打了折扣。

    以至于一个外感治了两个多月还没痊愈。

    “这里还有一味玉英散,每日早起用煮沸的山泉水晾温和一茶匙服下,可调和五脏,平顺血脉。”司马兰台又拿出自己提前为太后准备好的清补药粉。

    “好孩子,真是有心了。”太后看着司马兰台真是打心里头喜欢。

    又向一旁的嬷嬷问道:“玉山今日怎么没来?”

    伺候太后的下人们也觉得奇怪,为首的沈嬷嬷笑道:“奴婢们也奇怪呢,换做往常公主早过来请安了。”

    玉山公主是最孝顺的,每日里晨昏定省从来不会错。因为这些日子太后身体不适,起得晚,她便不过来和太后一起用早膳了。

    但每日早饭过后一定会过来陪着太后说话解闷,天天如此,但今天已经过了往日的时候,她却还没来。

    实则玉山公主本来已经准备过来见太后了,可是下台阶的时候不小心扭了脚,身边伺候的人连忙去太医院请了太医。

    虽然伤的不重,可太医还是叮嘱要略微静养些时日,因此便没能过来见太后。

    “公主如今可好些了吗?还痛不痛?”冰清拿过一个帕子来,一边给公主擦手一边问。

    “本来也没什么事,瞧把你们一个个吓的。”玉山公主道。

    “都怪那个鸟儿胡乱叫什么,害得公主因抬头去看它踩空了台阶,一会儿就叫百顺他们去把那鸟窝从树上摘下来。”玉洁到这时候还记恨着早起那个乱叫的鸟儿。

    “鸟儿本来就是要叫的,是我自己不小心,端人家的窝干什么?”玉山公主摇头告戒道:“不许再兴这样的念头。”

    “公主息怒,奴婢再不敢了。”玉洁连忙跪下说。

    “你不过是护主心切,我也没有怪你。”玉山公主温和地说:“你们要记住,太后问起你们再说我的脚扭了。若不问,千万别主动去说,免得他老人家担心。”

    玉山公主就是这样体贴人,心性又随和,宫里上下没人不喜欢他。

    司马兰台给太后瞧完了病,便起身告辞出宫去了。

    太后本想留他,可又没个正经由头,于是便含笑说道:“如此你今日先回去吧,改日再进宫里来。”

    又赏赐了司马兰台许多东西。

    司马兰台走后沈嬷嬷道:“太后原不是打算今日让玉山公主见见兰台公子的吗?怎么就让他走了?”

    “我的确是这么打算的,可他们头回见面又不能表现得太刻意,万一不成反倒不好。”太后有些累了,向后倚在靠枕上闭目养神:“反正来日方长,不差这一回半回。”

    “说起来兰台公子和咱们公主还真是天生的一对,”沈嬷嬷自幼就在太后身边服侍,更是陪着太后进宫,因此别人不敢说的话她说出来却是无妨:“两个人都是安静的性子,若是能在一起必然是相敬如宾的。”

    “你是知道的,玉山这孩子因为我吃了不少苦,”太后说道:“因此她的婚事我格外上心,必要给她寻一个满意的。”

    “能入您的法眼,又怎会是凡人呢?”沈嬷嬷端过一杯茶来说:“单等着咱们公主点头便是了。”

    司马兰台出了宫,骑在马上走得并不快。

    他是想着能在街上看到苏好意,虽然知道这希望渺茫,可还是不死心。

    “公子,不然你去佛前拜一拜。让菩萨指点指点,说不定就能找到苏公子了。”墨童自然也替自家公子着急,所谓病急乱投医,看到前面有个寺庙,便忍不住开了口。

    前面那个寺庙叫大悲寺,并不如何恢宏,但名声却不小。

    这里的住持无相禅师是天王寺了然和尚的师父,精通佛理,性情淡泊。

    来这寺里的人最多,他却一般都不见。因此大悲寺的香火并不如何兴旺,只有一些高士会到这里来跟无相禅师参禅盘道。

    司马兰台之前曾经随着家里的兄长来过一次,与无相禅师有过数面之缘。

    如今他苦寻苏好意无果,听了墨童的话也忍不住动了心,便说:“去看看也好。”

    喜欢玉金记请大家收藏:()玉金记青网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玉金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言情小说吧只为原作者只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只今并收藏玉金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