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5

    紫榆百龄桌上的山猫香炉轻烟散尽,香灰如亡去的蝶翅,乍看有形,却是经不得半点风丝儿。

    权倾世在宿醉中醒来,头微微发痛。

    他从不是个贪杯的人,这一次却喝醉了,且醉的不省人事。

    缓缓调转目光,看着窗纸上的日影,权倾世知道时候已经不早了。

    放在往日,他已经起了两个时辰了。

    旋即便惊坐起来,因为屋里只有他自己,苏好意却不见了。

    他刚要叫人,青山绿水织锦的门帘一动,有人走了进来。

    绯红衣裙,长发齐腰,削肩薄背,正是苏好意。

    她手里端着托盘,眼中带着关切,向权倾世道:“醒了,口渴了吧?”

    茶味很淡,但很清润,权倾世一饮而尽。

    苏好意看他的眼神莫名多了悲悯,让他有些不敢直视。

    多半是昨日醉后说了什么,做了什么,才会如此。

    权倾世是个冷血的人,屈辱和苦难他都能忍受,唯独厌恶怜悯,因为他不需要。

    可苏好意的怜悯他却讨厌不起来。

    “崔礼来过,说衙门里没什么要紧的事,叫你再歇两天。”苏好意说着把香灰磕掉。

    “这些事不用你做。”权倾世拉着她坐在床上,在他心里苏好意是最宝贝最尊贵的。

    “闲得无聊,只能找些事做,”苏好意叹了口气:“我想出去走走,终日在这屋里太憋闷了。”

    权倾世不说话,苏好意也没再说什么,只是起身去窗边坐着。

    兰台医馆。

    童三爷带了几个人进来,见了司马兰台恭恭敬敬地行礼问安。

    司马兰台叫墨童给他看坐上茶,童三爷忙说:“公子您不必麻烦了,我们帮主这些日子不在京城,小人听说了苏公子的事,便叫兄弟们四处打探。今日找到了这几个行货,从他们那里搜出了这两样东西。”

    说着便拿给司马兰台看,是苏好意的小金龟和的钱袋子。

    “小人摁住了这几个狗男女,并没来得及细问,只知道他们正准备把那小金龟出手。钱袋里的金瓜子和碎银子几个人分了,除了花掉的五两多,其余的都追回来了。”说着童三爷叫着其中两个领头的说道:“潘四温九,你们两个当着公子的面,把那天的事情说清楚吧!”

    这正是同三爷的精明处,他不事先审问,而是直接把人带到司马兰台面前,就是怕其中有什么隐情,司马兰台不愿让旁人知晓。

    那群人早吓得腿软,跪在地上连声请罪。

    司马兰台把苏好意的两样东西拿到手里,问他们:“你们是从哪里拿到这东西的?”

    “是从一位小公子身上拿的,那天我们几个鬼迷了眼,猪油蒙了心,见他倒在地上,便起了歹心。不过小的们只是拿了这两样东西,怕那小公子冻坏了,可没敢乱动他的衣裳。”潘四忙说。

    “你们确认她当时昏了?”司马兰台问,他的心像被一只铁手攥着,又紧又痛。

    “没错儿,也不知他是吃醉了还是怎的,趴在地上不省人事。”温九说着一边看着司马兰台的脸色,见他脸色不善,赶忙补了一句:“那小公子确乎是有气的,并没有死。”

    “你们拿了东西之后又做了什么?”司马兰台深吸了口气,压下心中的惶恐不安。

    “不敢,不敢,拿东西已经是抖胆了,之后我们便走了。”那几个人真恨不得倒回去那天晚上,他们一定把苏好意好生扶起来,恭恭敬敬送到医馆。

    童三爷气得踢了他们两个几脚,说道:“你们知不知道那个人是谁?!竟敢如此作死!”

    那几个人吓得乱磕头,说道:“小的们只是见那小公子穿戴的体面,知道他必是有钱人家的公子,我们几个穷掉了底,做下了这样的祸事。求公子和童三爷饶了我们的狗命!”

    童三爷道:“那位小公子是兰台公子的知己,也是我们帮主的义弟,我们帮中所有兄弟都要称他一声小爷的。你们不要命了,居然敢打他的主意!”

    那几个人听了,吓得眼睛都直了。急得连眼泪都哭不出来,面红耳赤地说道:“真是不知道他的身份,否则死也不敢动他一根毫毛啊!”

    司马兰台平复了一下心绪,沉声道:“现如今姑且不论你们的罪,若是能找到她便是万事大吉,你们把详细的地点和当时的情形事无巨细一一讲来,不可有任何隐瞒。”

    那几个人哪还敢隐瞒,恨不得自己有过目不忘的本事,将当天的事情都说了。

    童三爷听他们讲完后,对司马兰台说:“公子,既然地方有了,我们便在那周围细细的问一问。那天虽然下着雪,却并不算太晚,不信一个看见的都没有。”

    正说着,吉星也带了云青来。

    他知道苏好意不见了,自然急的要命。

    就想和苏好意相交的人都有谁,于是就想起了云青。

    跑去一问,苏好意失踪那天果然和他在一起。

    于是便拉着云青来见司马兰台。

    因为他自己不是自由身,找苏好意的事还得指望司马兰台。

    云青见司马兰台衣冠楚楚,气度超凡,忍不住自惭形秽,但他掩饰的很好,也知道找到苏好意是如今第一要紧的事。

    “那天八郎快到正午到我家里来的,我们两个便一同到了个二荤铺去吃午饭。聊了一两个时辰的天,后来八郎说他还有事,何况那时候天已经开始下雪,我们两个便分开了。”云青说话很有条理:“他并未同我说要去见谁,但看他离开的方向,多半是要到这里来。也怪我,当时若是陪着他走一段路,也许就不会有今天的事。”

    云青是真的后悔,只是那天苏好意虽然喝了酒,却并没有醉。

    况且天色又不是很晚,苏好意又是个最聪明伶俐的。

    云青真是没想到苏好意会遭遇不测。

    “几位也别太担心,苏小爷一向吉人天相。”童三爷道:“咱们多加派人手出去找,顺着线索往下查,总是查得到的。”

    喜欢玉金记请大家收藏:()玉金记青网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玉金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言情小说吧只为原作者只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只今并收藏玉金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