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3

    早晨的楚腰馆常年带着一股颓靡气。

    夜里的纸醉金迷、假情真意,只能在太阳照不到的地界,天亮了,一切便都歇下来,变成了混沌不起的睡梦。

    楚腰馆的人是不早起的,正午之前正门也是不开的。

    墨童晓得规矩,所以直接到了后门。

    后院的人认得他,连忙请进来。

    墨童手里提着个篮子,用棉絮包着,进了门先在楼下的大厅坐了。

    灶上的人忙给他沏了壶热茶,又将几样点心热了端上来。

    “不必麻烦了,我在这儿坐坐就成,”墨童客气地说:“劳烦哪位上去替我跟苏公子说一声。”

    “八郎昨夜里睡得晚,这会儿多半没醒呢!”厨下的人陪着笑脸说:“您稍候,我这就叫小翠上去叫门。”

    墨童连说了几句有劳,点心倒是没吃,只是连着喝了两碗茶。

    苏好意知道墨童来了,便起身简单穿了衣裳让他上来。

    墨童一进门先请安,把带来的篮子放在桌上,笑着说:“苏公子这几日都好吧?我们公子一直惦记着,可又怕你分心,隔了这几天才叫小的过来。”

    “外头冷吧?”苏好意边问边让他坐下:“难为你这么一大早的跑来,快烤烤火吧。”

    “苏公子就不用操心了,小的刚在楼下喝了两杯热茶,况且这屋子里也暖和,早就不冷了。”墨童说:“扰了苏公子休息,实在有些过意不去。”

    “这有什么,我反正闲着什么事也没有,什么时候想睡就什么时候睡。何况必定是师兄打发你来的,又关你什么事呢?说到打扰也是他打扰我。”苏好意笑着说:“你可回家跟老子娘团聚了?”

    “多谢苏公子惦记着,我们回府的当日,公子便打发我回家去住了两天。这不我才回府里到公子跟前去伺候。”墨童说。

    这篮子里装的是什么?包裹得好严实。”苏好意指着那篮子问。

    “是奇园的果子,我们公子昨日去菰耘居士那里拜访,便带了些回来。因昨日回来的晚,所以今早叫小人给您送过来。”

    “师兄这些日子都好吧?”苏好意叫墨童坐下,随口问他司马兰台的近况。

    “我们公子这几日免不掉有些应酬,因为都是至亲人家,实在不能推脱。”墨童说道:“这次派小的来,除了把这果子给您送来,还是要知会您一声。后日可到这纸上写的地方去,要您去见一个重要的人。”

    说着把一封信递了上来,信皮未封,上面也没写字,苏好意接过来也没忙着看。

    “你再等上一会儿,他们后厨正做点心呢。你也知道我们这地方和别家不同,早饭和午饭常常并在一起吃了。一会儿新做的点心出来,你带些回去。”苏好意特意留墨瞳。

    “苏公子惦记着我们公子,真是有心了,小的必定好好的把点心送到公子面前。”墨童忙说。

    “你误会了,这点心不是给他的,是要你拿回家去给你家里人吃的。师兄回了府,什么样的东西没有?偏巴巴地的吃我家这不上数的点心不成?一会儿我另有东西稍给他就是了。”苏好意笑着说。

    “苏公子这样真是折煞小人了,”墨童多少有些惶恐:“叫公子知道了可了不得。”

    墨童是清楚司马兰台脾气的,更清楚苏好意在他心里的地位。这点心虽然不起眼,别说只是楚腰馆的,就是宫里的御膳,他家公子还未见得看一眼呢。

    可关键这东西是从谁手里送出去的,又是送给了谁。

    只要是苏好意给的,哪片是片树叶儿,司马兰台也必定小心地放起来,又何况是这点心呢?

    “你也未免太小心了,难道这点东西我也做不了主了吗?”苏好意看出墨童的顾虑:“抛开别的不说,单是你我也算得上是熟人了。平日里你也没少照顾我,不过是几包点心,也算是我的一点儿心意。你家的长辈也是我的长辈,你就不必客气了。师兄若是知道了,也必定不会责怪你的。”

    然后苏好意便叫小三子把墨童领到楼下去吃点心。

    她则打开司马兰台给她的信,上头说让她后日到某某处去见玉如璧。

    司马兰台已然和衣旭商量好了,找了个隐蔽之处让苏好意和玉如璧见面。

    后面又附上一行小字,要苏好意见了玉如璧之后,可到兰台医馆去找他。

    不过薄薄一张信纸,寥寥数语,也没什么浓情蜜意的肉麻话,可苏好意却觉得心里甜丝丝的。

    不经意间一抬头,看见镜子里的自己一副小女儿情态,简直陌生得很。

    苏好意对着镜子看了半天,忽然叹息一声,说道:“情之一字可真是害人不浅,把人变得都不像自己了。”

    可变的又何止是自己,司马兰台又何尝不是呢?

    那样神仙般的人物还不是为了自己落入凡尘。

    苏好意想了想,还是决定给司马兰台写上一封回信。

    虽然两个人也不过只是三五天没见,可彼此都想念得不得了。

    哪怕一时不能见面,能看到自己写的信多少也是一种安慰。

    苏好意写了信,等墨干了才将信纸小心地折了起来,然后放进司马兰台的那只信封里。

    等墨童走了以后,苏好意也无心再睡了,闻着楼下飘上来的点心香味不禁有些饿了。

    摸着肚子下楼,恰好遇见了吴涯先生,他这些日子隔三差五的便在楚腰馆留宿。

    “先生这么早就起了,怎么不多睡一会儿?”苏好意笑着问。

    “年纪大了,没有那么多的觉要睡啦。”吴涯先生笑呵呵的说:“我昨日在卫王府还见了兰台公子,真是风姿如玉,令人倾倒啊!”

    “先生总是这样,见到美人美物总是要品评一番。”苏好意笑道。

    “那是自然人生天地间难道不是为了观赏这些而来的么?”吴涯先生笑呵呵的说:“说实话,能入老朽法眼的并不多,你和兰台公子是一对儿,顶顶的般配。再者就是衣家公子和玉小姐了。”

    吴涯先生这话让苏好意很是意外,要知道衣旭这人本心虽然十分好,可外貌着实有些令人难以恭维。

    玉如璧是京城第一美人儿,这是人尽皆知的事情。

    吴涯先生看出苏好意的疑惑,说道:“金风玉露两相和自然是好的,可还有一种美便是憨瓜配娇花,亦是别样的登对。”

    喜欢玉金记请大家收藏:()玉金记青网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玉金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言情小说吧只为原作者只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只今并收藏玉金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