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1

    天刚亮,街上还是灰蒙蒙的,风里夹着像雪又像雾的稀碎冰渣。冷得人缩肩弓背,恨不能钻回娘胎里去。

    这样的天气,这样的时辰,命好的都躺在热被窝里睡回笼觉,可有些人却不得不早早出来谋营生。

    一个头戴毡帽的中年车夫,赶着辆驴车走在街上。

    他口鼻呼出的白气到胡须和眉毛上就结成了白霜,他却擦也不擦。因为即便是擦了过会儿还是有,这天可真叫个冷,好在他心情还不赖。

    只因一大早就有买卖可做,不必四处转悠,或者守在一个地方苦等。

    路有些滑,车走得不快,他抬头看了看前头的羊汤馆,其实不用看他也知道。

    因为羊汤的香气已经飘散到了整条街上。

    羊汤馆儿每日天不亮就开门,穷苦人肚子容易空,这样的天要卖力气最好破费两个大钱喝一碗热乎乎的羊汤,从里暖到外,浑身都像有使不完的劲儿。

    车夫忍不住咽了口口水,打算做完这趟活也进羊汤馆里喝一碗羊汤暖暖身子。

    这时车里的客人发话了:“到前头羊汤馆门前停一停。”

    车夫以为自己听错了,问道:“公子要到哪里去?”

    “我说要你到前头的羊汤馆门前站一站,我要买两碗羊汤。”车里的人有些不耐烦。

    车夫愣了一下,却不敢多问,他清楚自己的身份,客人的事轮不到他动问。

    连忙把车拉到羊汤馆门前,说道:“公子稍候,小的这就进去买。”

    “用不着你,我得亲自去。”车里的人说完,掀起了半旧的花布棉车帘跳下车来。

    他身上穿着赤红狐裘,小牛皮靴子,眉目俊秀得比画上的人还好看。

    车夫低着头,只敢偷偷地看。

    这位小公子也不知是哪家的少爷,一大早就钻进自己车里来。

    还没等自己开口问,就丢过来一块儿碎银子:“到楚腰馆的后门去,其余的不许多问。”

    其实从他上车的地方到楚腰馆也不过十个铜板就够了,那块碎银子怕不是有二两多重。

    车夫感叹自己今天真是撞了大运,不过这小公子也的确让人疑惑。

    看穿戴谈吐,理应是高门贵地的公子哥儿,可偏偏雇了自己的这辆破车,更要买那下贱人才喝的羊汤。

    若说雇车这事,他还算能想得通,怕被人看到,毕竟年纪轻轻身份尊贵,去那地方不是光彩事。

    可就算是楚腰馆的人怕也不喝羊汤的吧?

    那可是京城最大的花楼,随便个扫地丫头也过得比自己体面。

    他这么想着,那小公子已经提了羊汤回来。

    车夫不敢乱说话,等人上了车,他才拉了驴往前走。

    苏好意睡得正香,却被拍门声吵醒了。

    “八郎是我!”敲门的人急不可耐:“快些开门。”

    苏好意强睁着睡眼下了床,从里头把门开了。

    别看吉星敲门敲得急,等到苏好意把门开了,他却不急着进来了。

    “你快回床上去。”吉星在门外催促苏好意:“我从外头来,身上寒气重,当心扑了你。”

    苏好意几步回到床上,一进热被窝忍不住激灵灵打了个冷战。

    吉星随后推门进来,他一进门果然带进来一股寒气。

    “小祖宗,你怎么这么早就跑出来了?”苏好意道:“快到熏笼这儿来暖和暖和。”

    吉星把羊汤放到桌上,搓着手说:“我是趁大伯上朝的时候,从角门儿偷溜出来的。”

    苏好意听了吓一大跳,说他:“你好肥的胆子!万一被逮住了,不打你个屁股开花才怪。”

    “为了见你顾不得了。”吉星一边说一边将外面的大毛衣裳脱了。

    苏好意道:“你这一年倒真长高了好些。”

    “我买了你爱喝的羊汤,等我给你端过来。”吉星说着把苏好意床边的桌子又往跟前挪了挪。

    “你可真是有心了。”苏好意心疼的地伸手去摸吉星的脸,又冰又滑,像一块玉。

    “我听说你回来了,昨晚一夜没合眼。”吉星身上还凉,所以没去触碰苏好意:“你不知道,这一年多的时间我有多想你。”

    吉星和苏好意两个人一起喝羊汤,苏好意刚要喝,吉星笑眯眯地拿出一只小瓶子来。

    “放上点儿胡椒粉,滋味更好。”说着把瓶塞打开,小心地磕了两下。

    “你还带了这东西,好金贵的。”胡椒粉的气味被热羊汤一蒸,惹得苏好意忍不住要打喷嚏。

    胡椒是贡品,寻常人家别说吃了,见都没见过。

    喝完了羊汤,吉星也暖过来了,将外衣一脱就钻进苏好意的被窝里。

    他们两个从小就一床睡,早都习惯了。

    苏好意见吉星眼下的青痕很是明显,便说:“你今日不进学里吗?若没什么事,就在这里好好地睡一觉。”

    吉星扯着她的袖子,一边闻一边说:“你身上的味道一点儿没变,真好闻。”

    “别闹了,”苏好意把他的手按下去:“要睡就好好睡。”

    “那也得抱着你睡,”吉星撒娇:“我都想死你了。”

    “那我拍着你。”苏好意半侧身,有一下没一下地在吉星后背拍着。

    “你们路上走了多少天?”吉星闭着眼问。

    “四十七天,”苏好意的眼睛也半眯起来:“因为是官道,所以格外好走。只可惜路上遇到几场雪,耽搁了几天。”

    “你哪天去七哥那里?我好早打了招呼,也到那儿去。去别的地方家里人是不许的,但是去七哥那儿没人反对。”吉星的声音越来越含糊了。

    “我刚回来,总是还要等几天。”苏好意听他提起司马兰台,困意顿时就消散了不少。

    可是她刚刚回家,还有许多的亲友没见,总不能到别处去住。更何况司马兰台这几天多多少少也是要应酬一些的,彼此都不得闲。

    “你都瘦了,”吉星抱着苏好意的腰,手渐渐松了下来:“你在外头一定很辛苦。”

    “快睡吧!”苏好意又拍了拍他:“在家住上一两个月有多少肉长不回来?你就别操心我了。”

    喜欢玉金记请大家收藏:()玉金记青网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玉金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言情小说吧只为原作者只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只今并收藏玉金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