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8

    自从吉星知道苏好意十月回京,心里便火烧火燎地按压不住。

    在学堂里无心听讲,除了最严厉的傅学正的课不敢逃之外,其他时候自然是想走就走。

    在外头还不比在家里,在家里头就算他大伯父不在家,那些下人们也会在大老爷问起的时候如实禀报。

    可在学堂里有不少人给他打掩护,而那些学正夫子又不能总去高明臣面前告状。

    因此吉星倒比在家里还自由些,只是因为将近一年的时间苏好意不在京中,否则他只怕隔三差五的就要跑去楚腰馆找她。

    云青落第,吉星是知道的。因为顾惜苏好意的面子,所以特意替他寻了个馆,给几个六七岁的小童启蒙,每个月也有几两束脩,且并不耽误他自己的学业。

    只是他平日里和云青交谈的并不多,不是瞧不起云青,只是觉得他们不是一路人。

    这天,吉星和一个姓张的同窗好友从太学出来,准备去楚腰馆打听打听苏好意具体是哪一天到家。

    经过四条街的时候,见一个人推着独轮车,车上拉着一个瘫痪的妇人。

    因为这时天气已经冷了,那妇人身上裹着一床打补丁的棉被。

    那男子身上的衣裳虽然没有补丁,却也是寻常的粗布衣衫。

    张博良一眼就认出了那人是云青,向吉星说道:“你看,那不是云竹书么?”

    吉星瞭了一眼笑道:“你眼神儿真好,这么侧着身子能一眼认出他来。”

    “要说这云青,也挺值得人敬佩。”张博良赞叹道:“听人说他家中实在清贫,可是就算是砍柴卖苦力也从没放弃读书的志向。他车上推的那女人想必就是他的继母了,听闻对他十分刻薄。可他却能不计前嫌,在父亲殁了之后还赡养这个已经瘫痪了的后娘。这样的人要是放在以前是要被举荐孝廉的,只可惜本朝并未开放这样的先例。”

    吉星知道张博良这人最是古道热肠,怜贫惜弱的,但他心里却不这么想。

    吉星觉得如果那邱氏对云青有恩,云青这么照顾她无可厚非。

    可如果对她一味的虐待,云青却还要以德报怨,这样的人实则极其可怕。

    只是当着张博良的面,这些话不能说。于是吉星便戏谑道:“你若是个女人,是不是就要以身相许了呢?”

    张博良又好气又好笑,说道:“你呀!除了会投胎,别的简直一无是处,亏我还把你当兄弟。”

    吉星便顺着张博良的话又和他开了几句玩笑,之后两个人就说说笑笑的走了。

    实则云青是推了他继母去看病,上一次因为落榜,他一时丧失心智,几乎没把邱氏给掐死。

    等他清醒过来,觉得这事不妥。他之所以忍辱负重奉养着邱氏,是因为留着她还有用,如果就此把她掐死了,那岂不是功亏一篑?

    邱氏自那之后身体更差,云青便时常推着她去医馆里看病。

    京城中名医不少,可云青哪一个都看不起,只能找些三流的郎中给邱氏看病。即便是这样,每个月也有不菲的支出。

    但也正因如此,京城中越来越多的人知道云青是个难得的大孝子。

    从早晨起,天就阴着,此时更是变成了铅灰色。

    云青推着独轮车,车辕上挂着一包草药。

    邱氏坐在车上哼哼唧唧,嘴角流着涎水,她如今生不如死,只可惜不能自我了断。

    一阵寒风吹过,云青缩了缩肩膀,才觉得自己今天穿的有些少了,回去得把苏好意送给的那件棉袍穿上。

    一想到苏好意,他身上似乎也不那么冷了。

    路过羊汤馆的时候,老板娘站在门口叫他:“云公子且停一停,给你拿碗羊汤带上吧。”

    这家羊汤馆,苏好意曾带云青来过,后来云青又独自来过几次,老板娘是认得他的。

    “不必麻烦了,我们还急着回家。”云青的骨头还是很硬的,轻易不会接受别人的恩惠,除了苏好意那样的。

    因为苏好意对他永远不是施舍的态度,她把云青当成朋友一样。

    老板娘还没来得及回去盛羊汤,云青的背影已经消失在了巷子尽头。

    “唉,这云公子可真是个难得的。那些考官怎么就不长眼睛呢?像这样的好人,为什么不点他做个状元?却偏偏让他落了榜。”老板娘望着空空的巷子叹息着说。

    吉星和张博良来到了楚腰馆,此时已经过了午,楚腰馆的门半开着,姑娘们三三两两的在摸骨牌赶围棋,也有调弦子学曲儿的。

    张博良头一次来的时候十分拘谨,但后来也就习惯多了。吉星到这里又不是为了嫖,不过是和姐妹们说说笑笑。当然,三句话离不了苏八郎。

    “吉星少爷,你给我们姐妹好好的画个新妆,我们告诉你一个好消息。”阿染说话甜甜的,笑起来更甜。

    “姐妹们想要画我给画就是,这不是应该的吗?”吉星笑眯眯的,他若是嘴甜起来,也是能甜死人的。

    “瞧这漂亮话说的,咱们要是不告诉他倒显得咱们不讲义气了。”阿熏掩口而笑,声音娇滴滴的。

    “不闹你了,直接告诉你吧,再过三天呀,八郎就回来了。前头已经派了人捎信回来,你就等着吧。”软玉轻轻推了他一把说:“你这整天盼星星盼月亮的,把个子都给盼高了。”

    苏好意不在京城的这些日子,吉星拔高了许多。

    可是一张小脸儿还是那么吹弹可破,满眼都是桃花。

    “真的吗?!”吉星还真有点儿不敢相信。

    “谁忍心骗你呢?”沈慧娘算是这些人里头最斯文的一个:“瞧你那可怜不待见的样子。”

    “我就知道慧娘姐姐最疼我。”吉星笑嘻嘻的说:“我给你画个最美的妆。”

    “这还差不多,算你有良心了。”沈慧娘笑着还了一礼。

    张博良来了几次,将楚腰馆的众人也认了个差不多。

    沈慧娘同吉星说话的时候,眼风微微地朝他这边飞了一下。张博良便觉得心绪浮动,颇有几分意马心猿了。

    喜欢玉金记请大家收藏:()玉金记青网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玉金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言情小说吧只为原作者只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只今并收藏玉金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