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2

    到了镇子上的客栈,司马兰台把苏好意抱下了车,径直抱进了客房里。

    苏好意不像一般女孩儿家脸皮儿薄,何况她这时候真的很不舒服。

    腰肢又酸又软,小腹坠痛,精气神都散了。

    “脱了外头的大衣裳,能舒服些。”司马兰台把她放到床上:“稍后我给你按摩。”

    司马兰台又跟店家要了热水,加上草药给苏好意泡脚。

    “你别折腾我了,我只想好好的躺着。”苏好意苦着脸。

    “泡了脚你就好好的躺着,”司马兰台给她除去鞋袜:“血流的慢你会更疼。”

    “可这水也太热了,”苏好意忙把脚缩回来:“会烫掉皮。”

    “不会的,你放心。”司马兰台把住她的脚腕:“你一点点适应,过一会儿就会很舒服了。”

    “你这样子好像赚林冲烫脚的董超薛霸,”苏好意这时候还不忘玩笑:“你可当心隔壁有鲁智深。”

    “鲁智深才不会管别人家夫妻的事,”司马兰台轻挠苏好意的脚心:“你还是安分点儿,少难受些是正经。”

    “若不是你昨日惹我生气,我才不会这样。”苏好意气哼哼的,实则不过是小抱怨:“女人这时候可不能生气。”

    “你知道就好,”司马兰台把她的脚全都放进水里:“心情平和才能养生,不准动不动就乱发脾气。”

    “哎呀,我疼。”苏好意才不听他的教训,往后一仰耍起赖来:“我头痛、肚子痛,屁股也痛。”

    尽管司马兰台知道她有几分是装的,可还是心疼,他把苏好意当成自己私有的来养,精心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

    “可有胃口吗?有什么想吃的?”司马兰台摸着她的额头问。

    苏好意翻了翻眼睛,真心实意地来了一句:“我想吃冰。”

    这话简直是讨打,司马兰台根本不可能让她吃冷凉的东西。

    “我叫店家煮了粥,这时候要吃些清淡易消化的,”司马兰台点着她的鼻子说:“还有清朝菜心。”

    “这么久才来一次,我的小日子会不会变长?”苏好意有点儿担心:“这样赶路很不方便啊。”

    “我们暂且住在这里,等你什么时候好了,什么时候再继续赶路。”司马兰台早就打算好了:“如今天气反复,万一路上遇到不好的天气会很麻烦。”

    “我也是多虑了,明知道你是最细心的。”苏好意不禁自嘲:“我也不知道是哪辈子修来的福分。”

    “大约是前一世我欠你太多了,”司马兰台蹲下身给她按摩脚心:“所以这一世我要加倍对你好。”

    “也许就是因为你对我太好,所以我们才有可能不长久吧。”这句话苏好意只是自己心里想着并没有说出口,因为她知道司马兰台忌讳的是什么。

    “躺好,”司马兰台给苏好意擦干了脚,让她平躺在床上:“我来给你推拿。”

    针对痛经的按摩手法,司马兰台虽然是第一次使用,却并不生涩。

    关元、丹田、神阙,一一按揉过去,一直到两肋。

    尤其是当他按摩到两肋的时候,苏好意明显感觉自己身上有两股气在来回乱窜。

    “是不是这气顺了我肚子就不疼了?”苏好意问。

    司马兰台嗯了一声算是回答。

    “你这样揉的好舒服。”苏好意微微眯起了眼,很享受的样子:“好像真的不那么疼了。”

    “该到后背了,”司马兰台帮她轻轻翻了个身:“你放松下来效果更好。”

    等到司马兰台按摩完,苏好意已经又打起了瞌睡。

    司马兰台没有动她也没有叫醒她,只是将被子盖住了她的腰腹部。

    不过这一觉时间很短,大约也就一炷香左右,苏好意就醒过来了。

    刚好店家也已经准备好了饭食,墨童从楼下端了上来。

    “不想起来我就喂你。”司马兰台轻轻摸着苏好意的脸,她的脸色和唇色都有些苍白。

    “嗯,”苏好意真的不想起:“要不你先吃,吃完了再喂我也行。”

    “还是先喂你。”司马兰台不会告诉苏好意,只要她没吃饭,自己是绝吃不下去的。

    苏好意的胃口不是很好,只喝了半碗粥,吃了两片菜心。

    “若是不合口味,我一会儿到街上去看看,有没有合适的点心。”司马兰台没硬逼着苏好意吃,但她吃的真的有点少。

    等司马兰台吃完饭,墨童进来收拾碗筷。

    “公子,咱们今天就不走了吧?”墨童才有机会跟自家主子说话:“我瞧着西天又有点儿阴上来的样子,怕是过午还要下雨。”

    “不走了,暂且在这儿歇几天再说。”司马兰台从容答道。

    “小的知道了。”墨童这个机灵鬼,知道不该问的决不能多问,看这样子一定是苏公子有恙,又怎么能禁得住车马劳顿呢?

    这里住店的人不多,很多房间都空着。

    墨童住的屋子就在隔壁,见没什么事就回屋歇着了。

    苏好意原本以为自己已经睡够了,可没想到一会儿就又进入了梦乡。

    等她再睁开眼睛的时候,天色已经黄昏。

    司马兰台正蹲在地上洗着什么,苏好意仔细一看,原来是自己弄脏的衣物。

    “你怎么能洗这东西?!”就算是马兰台平时特别体贴疼爱自己,可看着他做这样的事,苏好意依旧无法容忍:“哪有男人做这事的?”

    “这有什么?”司马兰台的脑子里没有那些男尊女卑的想法:“你正不舒服,需要多休息。及时清洗才不容易留下血渍,再说这又不脏。”

    司马兰台说苏好意染了血污的内衣不脏,这比他说过的所有情话都让苏好意感动。

    “师兄,前天的事是我不对,我以后再也不说那些混账话了。为了你我也要好好的活着,要陪着你白头到老,要给你生很多很多个孩子。”苏好意一口气说了许多话:“你就当我那时候糊涂了,不要和我一般见识。”

    “我怎么会怪你?”司马兰台笑了:“你要永远记得今天说的话,不可以反悔。”

    喜欢玉金记请大家收藏:()玉金记青网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玉金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言情小说吧只为原作者只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只今并收藏玉金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