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8

    夜里起了风,早晨起来地上落了许多树叶。

    苏好意的眼睛用冰敷了许久,肿得已经没那么厉害了。

    “外公说叫你今日陪着我去见他。”苏好意喝了口粥说:“说是有话要嘱咐你。”

    “好,吃过饭就去。”不用苏好意说,司马兰台也知道。

    “血脉亲情这东西真是不由得人不信,难怪我第一次见外公就觉得他特别亲近。”苏好意放下碗,叹息一声:“如今想起来,我们路上是经过那个女儿寨,她们所说的圣姑,多半就是我外祖母了。当时那婆婆就说我和圣姑长得一样。我当时并没多想,只是以为天下长相相近的人也不是没有。就从时间上来推算,也必定就是她了。”

    “还好这山上只有外公见过她的真容,”司马兰台说道:“看来世间许多事冥冥中都是注定的,如果我没有把你带来仙源山,你和外公也不可能相认。”

    “外公第一次见你,不是就问你是我的什么人吗?还吓唬你,要你把眼睛换给我。”苏好意忍不住笑了:“其实都是在试探你呢。”

    “那他对我可还满意吗?”司马兰台问她:“如今这山上又是你师父又是外公,替你做主的人多了,我更不敢欺负你了。”

    “本来你也没欺负我,”苏好意抿嘴笑:“今天你和我一起去,我想请你帮个忙。”

    “你要做什么?”只要是苏好意想做的,司马兰台都会帮着她。

    “你也知道外公把自己监禁起来已经快四十年了,你能不能帮我劝劝他,让他出来?”苏好意眼巴巴地望着司马兰台:“我不想让他继续折磨自己了。”

    “我尽力。”司马兰台握着苏好意的手,她的指尖是凉的:“我想有你在,他已经甚感安慰了。”

    “我同他讲了给母亲报仇的事,”苏好意微微垂着头说:“外公也没责怪我,他说我的性子像外祖母,恩怨分明。”

    “不要再伤感了,这是好事,疼你的人又多了一个。”司马兰台抱了抱苏好意,他的小东西娇气着呢。

    “我还犹豫着这件事跟不跟师父他们说,”苏好意有些纠结:“只怕说了我就没法在这待下去了。”

    “外公什么意见?”司马兰台问。

    “昨天事情太多,我忘记问了。”苏好意有些不好意思,她昨日太失态了,和往常简直判若两人。

    “还是先问外公的好,”司马兰台一向慎重:“能不能在这山上待并不是什么大事,但要防着麻烦找上门。”

    他们两个吃过饭后便来后山见叶寒星。

    今日的叶寒星和往日不同,他的头发束了起来,别着一根玉骨簪。

    衣衫穿得一丝不苟,看上去仙风道骨,很有遗世独立的风范。

    因为知道了他和苏好意的关系,司马兰台再见他比前几次更加恭敬。

    端端正正地跪下来,朝他行了个大礼。

    叶寒星受了他的礼,抬手道:“起来吧!好意能遇上你也是她的福分,我年纪大了,你一定要好好照顾她。”

    “外公放心,孙婿一定遵命。”司马兰台认亲不是一般的快。

    “我听说你们过些日子要会京城去,”叶寒星问道:“可订好了启程的日子吗?”

    “定在九月十八,”司马兰台道:“如今从这里到京城的官路已经修通,一个月左右即可到了。不知外公有何吩咐?”

    “依着我的意思,你们这两天便收拾收拾行李上路吧。”叶寒星说道。

    “这是为何?”苏好意问:“外公也随我们一起下山吗?”

    “我发过誓,有生之年不离开这里。”叶寒星看着苏好意满眼慈爱地说:“能见到你已经是上天眷顾和你外婆的保佑,我不能再奢望其他了。”

    “外公您何必如此自苦?当年的事并不是你的错。”司马兰台可没忘了苏好意拜托自己的事:“何况如今你已经和好意相认,该让我们尽孝才是。”

    “只要你们两个好好的,我就知足了。”叶寒星伸手拍了拍司马兰台的手臂:“今天还有件重要的事要跟你们说,好意前些日子盲了,这并不是意外。她虽然复明但病根并未去除。”

    “那好意究竟是什么病?为什么病因如此难测?”司马兰台忙问。

    “确切的说她是中了毒,”叶寒星难过地摇摇头:“这种毒很难被察觉,所以你们号脉的时候都无法确定。这种毒药名为忘川水,又曰六根净。

    因为中了这种毒的人,会出现眼盲、耳聋、口哑、无嗅、无味、失忆六种症状,等到这几种症状都发错过了,人也就丧了命。这种毒药产自恶世,本是无药可医的。

    但你外婆却攻克了这个难关,只是这种毒解起了非常麻烦,我亦不知道具体解法是什么,只能暂时缓解。

    解毒的法子记载于你外婆所著的医书上,我让你们早些下山去,便是去寻找它,尽快解了好意所中的毒。”

    “那么这种毒发作起来的时间有多长?”司马兰台紧张得不得了:“万一耽搁了时间……”

    “这种毒药下毒的时间极长,总要半年以上。发作之后也要三年左右才会让人丧命,不过早一天找到解药早一天解除痛苦。”叶寒星说道:“这件事要保密,不能对任何人说。你们到时只借着回京城的理由下山去就好,若有人问起你们为何频繁出入后山,也只说我要收好意为徒就是了。”

    叶寒星说完指着旁边的红豆树对司马兰台说:“你将这树根刨开,将里头的东西取出来,它会帮你们找到解药的。”

    苏好意看着叶寒星恳求道:“外公,我不想和你分开。我自幼便亲缘薄薄,好容易和你相认了,又怎么能把你一个人留在这里?”

    “傻孩子,对我而言,你已经是上天的恩赐了。何况外公在这里还是安全的,如果离开这里可就不好说了。”叶寒星摸着苏好意的头说:“你乖乖听话去找解药,再回来好好孝顺外公就是了。”

    喜欢玉金记请大家收藏:()玉金记青网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玉金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言情小说吧只为原作者只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只今并收藏玉金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