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

    自那日苏姥姥去付家带了女儿的遗体回来安葬,一转眼又过去了三个月。

    苏姥姥本就伤心欲绝,再加上在付家受了气,回来就病倒了。

    好在有左邻右舍照应着,将养了一个多月总算能下地了。

    这天西院杜家的儿子小牛给苏姥姥送他娘新蒸出来的麦饼,苏姥姥见他脸上好似带着气,就问他:“你这孩子是怎么了?又跟你哥怄气了?”

    “不是,”小牛道:“我是气那付家不是人。”

    杜小牛的哥哥大牛比苏怀慈大一岁,从小就喜欢苏怀慈,不过他忠厚老实,虽然苏怀慈后来嫁给了付玉,他心里委实难过,可对苏姥姥母女没任何怨言。

    小牛知道哥哥的心思,难免替他感到不平,尤其是付家对苏怀慈一点也不好,更让他觉得可气。

    苏姥姥知道他是个耿直的孩子,就说:“付家一窝子狼,不提也罢!反正阿慈再也不会在那个家受搓磨了。留着他们让老天去收吧!”

    “姥姥,您还不知道呢!”小牛气呼呼地说道:“那付玉又要再娶了!”

    “你说啥?!”苏姥姥一下就站起来了,问小牛:“你是不是听差了?”

    “我哥在舅舅家帮工听说的,他还去问付玉了,付家人不说好的,差点跟我哥打起来。”小牛说道:“我哥问他阿慈姐过身才三个月他怎么就能再娶,付家那老贼婆就说阿慈姐不算他家明媒正聘的媳妇,要不咋连他家祖坟都没入呢!”

    “那缺德的付玉要娶的是谁家女儿?”苏姥姥问。

    “好像是州城仲老秀才的独生闺女,孙举人是她的舅舅。听说付玉那个小白脸在州城听学的时候那孙举人就看中了他,说他将来会发达,常常留他在家里吃饭,只怕他早就跟仲家的臭婆娘勾搭在一处了!”

    苏姥姥眼前一阵阵发黑,胸口憋闷得生疼,原来付家早就打定主意不要阿慈,就算她还活着只怕也会休了她,好给仲家姑娘腾地方。

    不是苏姥姥刻意用坏心揣度人,这事情放在别人家身上不可能,但付家人绝对做的出来。

    这时杜大娘也赶过来了,进门就说:“小牛你这孩子是不是又胡说了?苏姥姥你可别当真啊!你才养好了,可别再气病了。”

    “我才没胡说,”小牛梗着脖子道:“那付家太缺德了,阿慈姐的孩子他们也容不下……”

    “孩子……”苏姥姥一听就急了:“他们把孩子怎么了?”

    杜大娘见瞒不住,一边骂儿子道:“还不快去地里帮你爹把麦子割了!”

    一边又对苏姥姥道:“你也别急,他们就是把妞儿过继给她二伯家了,大约是怕仲家小姐嫌麻烦。”

    “那付银的媳妇宋氏是出了名的泼妇,她能好好待妞儿吗?”苏姥姥辛酸地说道:“她自己生的两个丫头她还朝打暮骂的,妞儿到了她手里还不得被搓磨死?!”

    “那有啥办法?他姥姥啊,你都这个年纪了,又没人帮衬,可不能再往自己身上揽事了,”杜大娘苦口婆心劝道:“一时拿回来容易,可她不是个物件儿,是要吃要喝要穿的,养活大一个孩子多不容易啊!何况她姓付不姓苏,将来还是要认祖归宗的。”

    “她大娘,我也知道不易,可阿慈就留了这么一点骨血在世上,她若是在付家过得好也就算了,可如今这情形只怕不成,那些没良心的会把她给活吞了的,”苏姥姥叹息道:“我这把老骨头暂时还支撑得住,要是老天保佑,让我把这孩子带大。我养她自然随我的姓,就像阿慈一样。”

    杜大娘见劝不住也就不说啥了,叹息道:“那你也先把饭吃了,明天我叫小牛跟你去三家集。”

    苏姥姥等不及明天,送走了杜大娘,她收拾收拾就出门了。

    到了三家集果然听说付玉要和仲家小姐结亲了,不过不是娶仲小姐进付家,而是他入赘到仲家去。

    仲家只有这么一个女儿,且家境殷实。

    付家儿子多,一个出去入赘不算什么。

    更何况如此一来仲家的家产就等于全白给了付玉,上哪儿找这好事去?

    不过也因此付玉不能带着苏怀慈给他生的这个女儿,索性过继给他二哥,免得仲家不满意。

    苏姥姥进了付家,除了付玉稍微有些羞惭之外,其余的人都面有得色。

    苏姥姥懒得再跟他们纷争,直接就说:“你们既不承认我女儿是你家明媒正娶的媳妇,她生的孩子你们想必也不稀罕。我今天来就是要把孩子抱走的,以后咱们老死不相往来。这孩子和你们付家没半点关系!”

    那宋氏正巴不得如此,要不是婆婆硬要她接手,谁稀罕这赔钱货?!

    因此就对自己的大女儿招娣说:“去把那个小白养抱出来。”

    苏怀慈的孩子从出生还没有名字,原本是要等着付玉回来给取的,但如今哪有人顾得上这个。

    所以宋氏干脆就给她取了个小名叫“白养”,意思是白养活,赔钱货。

    那孩子被交到苏姥姥手上,瘦的像只猫,哭声都细细的,有气无力。

    苏姥姥抱起孩子,冷眼看着付玉道:“付老三,我劝你以后少走夜路,雨天也别出门,省得招鬼遭雷劈!连胎也投不了。”

    “你这个老不死的怎地咒我儿子?!”吴氏跳脚骂道:“我儿子福大命大着呢!孙举人可是请人给我儿子相过面的,说他能做到太守。你快抱了这个小丧门星走,出生就克死了她娘,一看就是个灾星!”

    苏姥姥冷笑:“她娘死了是她克的,她爹中了秀才怎么说?你们把坏事都推到个刚出生的孩子身上,你那嘴是养汉老婆的裤裆吗?想怎么敞就怎么敞?”

    说完抱起孩子就走,付家人虽然恼怒却也不想纠缠,他们正忙着巴结仲家。

    吴氏看着苏姥姥的背影啐道:“我们家去了穿红的还有挂绿的,等我儿子做了大官看你还敢不敢胡说!”

    他们付家的祖坟如今可是冒青烟了,能跟举人老爷成亲家,就是县太爷都要给面子的,以后这姜崖县她还不得横着走!

    喜欢玉金记请大家收藏:()玉金记青网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玉金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言情小说吧只为原作者只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只今并收藏玉金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