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4

    苏好意和司马兰台二人乘了马晓行夜宿,不到三天的功夫就来到了仙源山脚下。

    山下无人,只有风吹鸟鸣,石阶寂寂。

    那棵枯死的木香树被挖走了,补种了一株翠竹。

    “青鸾夫子他们一定已经上山去了。”苏好意看着那棵竹子道。

    虽然相隔不到一个月,再站到仙源山脚下,苏好意大有恍如隔世之感。

    山下有一间小小门房,此时是正午,里面的人在打盹儿。

    苏好意上前,以指扣窗,笑着招呼道:“崔大叔醒一醒,劳烦您通禀一声。”

    按理说她和司马兰台是仙源山的人,本是不用通报的。

    但因为瘟疫的缘故,苏好意觉得还是谨慎些好,免得引起不必要的恐慌。

    崔大叔听见有人叫他,答应了一声睁开眼,看到是苏好意,立刻坐了起来,口中说道:“苏公子回来了。”

    苏好意下山寻司马兰台的事他是知道的,众人都以为她一去怕再无归来日。

    崔大叔也是这么想的,故而颇感意外。

    苏好意满面含笑,说道:“扰了您的觉驾了,实在不好意思。”

    崔大叔说道:“哪里话,我整天都是闲着。”

    说着就走到了门外,一眼看见司马兰台,顿时惊得跳了起来。说道:“兰台公子!这是……这是……”

    最后一拍手一跺脚:“这真是菩萨保佑啊!”

    司马兰台笑着对他点点头,说道:“劳烦您上山给通禀一声,就说我们回来了。”

    崔大叔连连点头,一边提上鞋一边说道:“我这就去,这就去!”

    又回头对苏好意和司马兰台说:“你们二位进屋等着吧,炉上的水就快开了,不嫌弃的话,我那柜子里有两只新茶杯,你们可以喝些水。”

    苏好意又说:“崔大叔且留步,您上去跟夫子们说一声,我们应该已经没有瘟疫了,可为了保险起见,还是请个夫子下山来给看看再上去。”

    “知道知道,我保证把话捎到。”崔大叔说着就往山上跑。

    四十几岁的人了,却像小年轻小伙儿一样灵活。

    苏好意看着司马兰台笑道:“师兄,你看这儿的人都盼着你回来呢。”

    司马兰台走过去,牵起她的手说:“也盼着你回来。”

    苏好意又看了一眼那新栽的竹子:“这竹子倒让我想起一首诗来。”

    “哪首诗?”司马兰台问。

    “我也记不得是谁写的,也记不得名字,只是听人念过,”苏好意稍稍有些羞赧,她读的书不多,会的诗也没几首:“好像是什么谷口春残黄鸟稀,辛夷花谢杏花飞。”

    “始怜幽竹山窗下,不改清阴待我归。”司马兰台接上了后两句。

    那种竹子的人想必也是知道这首诗的吧!

    仙源山上苍翠葱茏,一如既往的清幽空净。

    崔大叔一口气跑了三千多个台阶,上得山来气喘如牛。

    此时山上众人多在午睡,没什么人走动。

    崔大叔脚步稍稍慢了些,不是他不想快,实在是走不动了。

    他别的地方都没去,径直奔向青鸾夫子的住处云水居。

    到了那里,只见院门关着,里头寂静无声。

    崔大叔不常在山上,也知道青鸾夫子因为司马兰台的事黯然神伤,闭门不见人。

    于是上前握住门上的铜环,不轻不重地拍了几下。

    停了停,见无人应答,便又加重了些力道。

    院里青鸾夫子的随从听到有人敲门,不禁奇怪,说道:“这时候谁来打扰夫子?”

    一边走出来,一边说道:“来了,来了,别敲了,夫子刚能睡上一刻。”

    打开门见是崔大叔,红头胀脸大汗淋漓地站在门外,便问:“这是怎么了?”

    崔大叔说道:“兰台公子和苏公子回来了,我来禀告一声。”

    随从一听,赶紧去捂他的嘴,说道:“悄声!明知道夫子听不得这个。”

    崔大叔奇怪道:“这有什么听不得的?”

    随从压低声音说道:“敢则您没老就先糊涂了,兰台公子这一去,等于剜了夫子的心去。我们在他面前都不敢提,就是怕他伤心。”

    崔大叔这才明白,随从以为他说的回来,是两个人的尸骨回来了。

    便说道:“不是我糊涂,是你会错了意。我说的是他们两个大活人回来了!”

    随从一听,呆若木鸡。

    崔大叔只得推了推他,说道:“你愣着做什么?快进去禀告一声呀!”

    随从下死眼看了看崔大叔,又看了看天说道:“您别是撞客着了,哪有大白天见鬼的?”

    崔大叔气得给了他一脚,说道:“你爹才见鬼了呢!真的是回来了,你快去告诉夫子!”

    随从却还是将信将疑,走进屋里,青鸾夫子已经醒了。

    问道:“外面是谁?”

    随从答道:“是看山门的崔敬。”

    “他来做什么?”青鸾夫子伸手按了按眉心问。

    “他……他说……他说,兰台公子和苏公子回来了。”随从回答得期期艾艾。

    “什么?”青鸾夫子一下就坐起来了:“是谁……是谁送回来的?”

    和随从一样,青鸾夫子第一感觉也是有人把司马兰台的尸骨带来了。至于苏好意,他不能确定生死。

    “崔敬说他们两个人活着回来了,”随从吃力地咽着口水道:“也不知是真是假。”

    就句话响在青鸾夫子的耳畔,好像一口大钟在猛敲,好半天才追问道:“他真的是这么说的?你没听错?”

    “没听错,”随从说着就往外走:“不然我把他叫进来,让他亲口对您说。”

    可青鸾夫子却等不及了,那么注重仪态的人,连鞋都顾不得穿,赤着脚跑了出来。

    崔敬还在门口等着,见夫子出来了,连忙迎上去。

    “你说什么?你说他们活着回来了?!你可见到了?!还是听谁说的?”青鸾夫子抓着他的肩膀,恨不能将他倒提起来,直接把他肚子里的话抖落出来。

    “夫子别急,”崔敬说道:“一开始小人也吓了一跳,可真的是他们两个活着回来了。苏公子还说,他们如今身上已经没了瘟疫,可为了安全起见,还是请父子下山确认一下,他们才好上山来。”

    喜欢玉金记请大家收藏:()玉金记青网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玉金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言情小说吧只为原作者只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只今并收藏玉金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