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2

    吃过饭那老丈又进来,笑着问道:“二位可吃饱了吗?有招呼不周的地方还请见谅。”

    司马兰台和苏好意都向他道谢,苏好意说道:“冯老丈,您也快用饭吧!因着我二人已经耽搁了您的饭时好些时候了,着实过意不去。”

    “不妨事,不妨事,二位公子不嫌弃就好。”冯老丈说着把碗筷收拾出去,自己就在外间吃了。

    苏好意见他吃饭的时候也不把斗笠摘下来,便想他果然是有隐疾,否则何必如此。

    待到饭毕,冯老丈又进来给二人沏了茶,说道:“这茶我自采的花草做成的,没有多少茶味,但总比白水强些。”

    说完又要出去,司马兰台出声止他道:“老丈留步,在下有事请教。”

    “公子问就是,”冯老丈站住脚道:“请教可不敢当。”

    “在下冒昧问一句,您身上可有什么不适吗?”司马兰台没绕弯子,开门见山道。

    冯老丈听了,有些愣住,半天方才说道:“公子如何得知?不过我这病并不招人的,二位莫要担心。”

    他以为司马兰台如此问,是怕他的病会传给别人。

    司马兰台道:“我听您的声音有异,且又以斗笠遮面,故而相询。并无他意,老丈莫虑。”

    苏好意也发现冯老丈的声音沉闷,但以为是他年老的缘故,并没有多想,谁知竟是病态。

    冯老丈叹息一声,说道:“实不相瞒,老汉我的确是因为生了怪病,才来到这无人烟处,做了养蜂人的。”

    司马兰台便说:“在下稍识医理,不知能否让我给您诊治诊治?”

    冯老丈说道:“多谢公子好意,只是我这并不是寻常的病症。又怕吓到二位,反倒是罪过了。”

    苏好意在一旁说道:“老长莫担心,我师兄是仙源山的高徒,你让他看看不妨事的。”

    冯老丈听了又惊又喜又惭愧,说道:“方才是小老儿有眼不识金镶玉了,既然是仙源山的神医,那自当别论。只是我一贫如洗,这诊金……”

    司马兰台道:“不必顾虑,先看可不可治。能治最好,至于诊金么,一饭足偿。”

    冯老丈听了感激无比,说道:“我从二十岁起脸上便长了个瘤子,初时不甚在意,谁想后来越长越大,渐渐盖住了半张脸,如今的模样更是不堪见人。因为这个,我连亲也没成,将老母送终后边离开了家,靠养蜂过活,四处走了几年,年纪越来越大,也就懒得四处奔波,于是就在这里住下了。”

    说起来这病算是毁了他的一生,也曾就医,但那几个大夫见了都说没办法。

    他当然也知道仙源山的医术高明,但囊中羞涩,根本不敢去想。

    司马兰台道:“劳烦您将斗笠摘下来,让在下看一看。”

    冯老丈稍一犹豫,还是摘下了斗笠。

    病人不避医,别人看不得,大夫确是能看的。

    苏好意看时,只见他的左脸从眼下一直到腮边都被一个紫红色的大肉瘤遮盖。

    眼睑被扯的往下,露出大片眼白,嘴唇也随之向下垂着,一张脸很是可怖。

    司马兰台伸手触了触,问他:“可疼吗?”

    “白天还好,到夜里的时候就会疼,常常睡不好觉。”冯老丈说:“有时还会痒。”

    司马兰台又给他仔细诊了脉,查看完毕后说道:“这病虽然看上去骇人,却并不致命,只需要将其切掉即可。只是我身上如今带的东西不足,可先给你施针,祛除疼痛,回头再割去它。”

    冯老丈听了吓了一跳,说道:“这东西还能割去?!那不要了命了吗?你只要让它不痛我便知足了,况且已经这么多年,早都习惯了。”

    司马兰台却道:“这东西虽然不致命,但如今你的左眼已经不能闭合,又影响面貌难以见人,还是割了去为好。放心,若无十分的把握,我也不敢应承这件事。”

    苏好意在一旁说道:“老丈放心,我师兄说能治便能治,只是如今药物工具不全,回头定然给您治好。”

    冯老丈听他们如此说,自是感激不尽:“二位真是菩萨心肠,老汉我真是交了好运了。”

    “是您行善在先,才有如此善果,”苏好意笑道:“若不是您收留我们还给饭吃,我们也没机会略做回报。”

    “小公子真是好口才,我见你一身红衣,倒真像画上画的观音身边的善财童子。”冯老丈笑道,他还真没见过像这两位这么俊俏的后生。

    苏好意看着司马兰台抿嘴笑,她若是善财,那司马兰台岂不是观音了。

    他一身白衣,面容端凝又俊美,的确像一尊白衣观音,只差一只莲花了。

    只是自己是女的,理应是龙女,最好再来个吉星扮善财,那就齐全了。

    随后司马兰台给老人施针,因这瘿瘤使得脸上的经脉被阻塞,才引起疼痛。

    苏好意便走到院子来,随意转了转,再回来已经针灸完了。

    二人就在冯老丈家歇了一晚,一夜无话。

    第二天一早,冯老丈十分高兴地对二人说道:“真是托公子的福了,老汉我昨夜一点儿也没察觉到疼,一觉睡到天亮。”

    “如此甚好,过几日我再来。”司马兰台道。

    用过早饭后,二人告别了老人上路。

    经过一夜休息,二人神采奕奕,

    走在路上,苏好意向司马兰台说道:“难怪你不担心没饭吃,有好医术只要有人的地方就饿不死。我回去之后也要好好的学医,省得落难时无法糊口。”

    司马兰台听她如此说,忍不住笑道:“若能因此让你改邪归正,那还真是一宗功德。”

    “我哪里就邪了?”苏好意瞪起眼睛,皮猴子一样跳到司马兰台背上:“我还是不要学了,要你当牛做马养着我。你做不做?”

    “做。”司马兰台答应得无比痛快:“我治病你管钱。”

    苏好意笑得前仰后合:“攒够了钱我就跑。”

    “跑去哪里?做什么?”司马兰台问她。

    “跑到一个繁华富庶的地方,开一家大花楼!”苏好意张开手臂,像个小疯子:“这是我打小儿的的志向。”

    喜欢玉金记请大家收藏:()玉金记青网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玉金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言情小说吧只为原作者只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只今并收藏玉金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