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0

    日影西落,晚霞铺满了半个天。

    山中日月悠长又倏忽,一日似百年,百年如一日。

    苏好意坐在那里,手里托着件衣裳,是司马兰台的。

    上头有个破洞,她已经盯了好半天了。

    “把这衣裳包起来吧!”司马兰台在旁边说:“过来吃饭,今夜要早睡,明日还要早起。”

    苏好意不起来,坐在那儿叹气:“唉,可惜没带针线,要不然就能给你补补了。”

    司马兰台伸手拿过衣裳,叠好了放进包袱里,一边问她:“你会做针线吗?”

    苏好意脸一红,咕哝道:“那有什么难的,不过是缝了这边缝那边。”

    司马兰台伸手扭了她的脸一下说道:“不会便不会,我又不嫌弃。”

    他当然知道苏好意自幼被当做男孩儿养,不会针指女红。

    苏好意听他这么说,心里不知怎么的有些不舒服,可又发不出来。

    自己闷了一会儿,不甘心地说:“那东西有什么难,我的手指又不是棒槌。”

    她的手指修长纤细,应该是一双巧手。

    恨不得现在手边就有针线,立马做给司马兰台看。

    这边司马兰台又催她:“快过来吃饭,凉了发柴不中吃。”

    苏好意腹诽道:“吃吃吃,整天价就知道让人吃。”

    不情不愿地过去,又闻着的确怪香的。

    司马兰台把烤好的兔肉最好的地方都给她。

    苏好意先不吃,问他:“你确定身上的瘟疫已经好了吗?”

    司马兰台点头:“无事了。”

    苏好意道:“那你如今可想明白病愈的原因了吗?”

    司马兰台摇头,他病愈得太蹊跷,只能归结为奇迹。

    苏好意又说:“不知道我之前丢的钱袋还能不能找到,要是能找到最好了,可以买牲口还能买吃的。”

    他们两个储备下的食物,最多支持三四天,出了深山还有好长一段路没有人烟,讨饭怕都没处讨去。

    司马兰台却说:“你不要操心这些,先吃东西吧。”

    苏好意道:“不操心怎么成,你是管这些俗务的人么?”

    吃完了饭,苏好意一边擦手一边说:“不知青鸾夫子和卫师兄他们怎样了,还有那些故去的师兄可安置了未?说不定也给咱们两个立了灵牌。”

    “若按你之前所说,知州用了那样的手段,瘟疫应该是止住了。”司马兰台把苏好意用完的手帕拿过去说。

    “那知州深怕乌纱不保,恨不得请来大罗金仙把你治好,”苏好意撇嘴道:“你这番回去定然把他高兴坏了。”

    “官场上的事我从不过问,”司马兰台道:“他的得失自有吏部的人来核实。”

    “那不是撞到东升他爹手里了,”苏好意拍手笑道:“不如我去敲诈敲诈那老家伙,看他愿意出多少钱贿赂。”

    “当心把你抓起来,”司马兰台吓唬她:“不许乱动歪念头。”

    苏好意拉着他手笑道:“怕什么,把我抓进去不是还有你去救么!你可是为了我闯过好几次大牢的,不信他们敢动我。”

    “还是平平安安的好,”司马兰台搂住她的腰说:“别叫我担惊受怕。”

    “不好玩儿吗?”苏好意反问:“你不觉得那样怪威风的?”

    “有什么威风,我每次都吓个半死。”司马兰台打她的屁股。

    苏好意扭了扭,拿了根细树枝去拨火,一边说:“我回去了先要好好玩儿半个月,你不许逼着我读书写字。”

    “好,”司马兰台都应下:“只要你高兴就好。”

    “我这番也算是遭遇了磨难,想必再回去夫子和师兄弟们定然都要高看我一眼了。”苏好意道。

    “他们本来就不曾轻视你。”司马兰台爱惜地看着她。

    这么玲珑体贴又有趣的人,世间能有几个。

    “不如咱们半夜回去吓吓他们!”苏好意忽然兴起促狭的念头:“反正他们也以为咱们死了。”

    “胡闹,”司马兰台才不助着她:“你不怕丹凤夫子赏你几拐杖?”

    苏好意眨眨眼睛,坏笑道:“他便是要打我也不叫他打,总有你替我挡着就是了。”

    “那你可舍得我挨打?”司马兰台问她。

    苏好意想了想,自然是舍不得的。

    稍微侧身抱住司马兰台的颈子,把脸埋在他肩上,声音闷闷的:“我再不要失去你了,一次就足够了,再有一次我就真死了。”

    天色暗下来,洞里的火更亮了。

    苏好意翻了翻身上,只剩下小金龟和一只香囊。

    她把这两样东西拿在手上看了又看,面色有些凝重。

    司马兰台见她如此便问:“你想什么?”

    “我是想明天离开的时候留个什么东西在这里,”苏好意道:“这山洞算是咱们的大恩人,总该谢谢它的。只是这香囊似乎太轻了,这金龟么……”

    这金龟她又有些舍不得,虽然不值多少钱,可她戴了好几年,已经有感情了。

    “把我的发簪留下来吧!”司马兰台头上有只白玉簪,通体莹白,温润细腻。

    “那……好吧!”苏好意道:“我的发带分你一个就是。”

    “不束发也没关系,”司马兰台莞尔:“非常之时不必计较。”

    “你若不束发自然也是好看的,”苏好意捧起他的脸认真地看着:“不像我,散着头发像鬼。”

    苏好意的脸很小,头发又长又稠密,披散下来便把脸遮得只剩下窄窄一条。

    “胡说,才不像鬼,”司马兰台情不自禁地亲亲她:“像个小妖精。”

    古灵精怪又魅惑人心,不是妖精是什么。

    苏好意摇头,说道:“我觉得还是鬼好些。”

    “为什么?”司马兰台不解。

    “你的讨债鬼啊!”苏好意笑,眼睛弯弯的,榴籽样的小牙闪着珠光。

    “我愿意欠你好多,多到数不清,”司马兰台拥她入怀,抵着她的额头说:“这样你就会一直跟在我身边讨债。”

    “可你对我这样好,”苏好意欢喜得叹气:“明明是我欠你太多。”

    “那我们就互欠,”司马兰台声音温柔至极:“纠缠不清,到下一世也还不完。”

    喜欢玉金记请大家收藏:()玉金记青网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玉金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言情小说吧只为原作者只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只今并收藏玉金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