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7

    赤日炎炎,照在裸露的肌肤上,就如被烙铁烙过一般。

    一连数日的暴晒,晒干了积水,晒裂了地面,晒得草木都干枯了。

    人们不堪其苦,有不少人中了暑,头晕头痛、上吐下泻。

    牲畜们被热死,半天就发出腐臭的味道。

    “那个吴泰是死在半路上了吗?”仙源山的弟子气得大骂:“药材和火油都没了,这让咱们如何支撑?!”

    面前是生死一线的百姓,身为医者却束手无策。

    “是钟师兄他们!”马有禄一眼看到远处有人骑马过来:“是咱们的人!”

    “他们一定是收到咱们的信了,”众人的精神都为之一振:“太好了!”

    原来前几日青鸾夫子写信给山上,让送些解暑的药下来,因为吴泰他们就算如期到了,也只是带来应对瘟疫的物品。

    这一次,仙源山送来八大车药材,又来了三十人增援。

    这些药材和人分派到各处,来放马坪的一共有六个人。

    带队的就是钟秦。

    可是见面的欣喜还没持续片刻,就听见一个帐篷里发出扭打的声响。

    钟秦等人被司马兰台拦住了:“你们先不要靠近病人。”

    那帐篷里住的是牛三,他是个屠户,症状本不算重,只是特别怕死,加上这几日天气反常,药品不足,又有两个严重的病人去世了,他便越发疑神疑鬼。

    方才宋沁去给他送消暑药,他便跳起来去扯宋沁的斗篷。

    “你们身上的斗篷管用,给我们的都是糊弄人的!”牛三疯了一样嚷。

    青鸾夫子一再叮嘱弟子们在与病人接触时绝不可脱下斗篷,因此宋沁一边护着斗篷一边跟他解释。

    但牛三哪里听得进去?他身材壮硕力气又大,宋沁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等众人强行把他们分开的时候,宋沁的斗篷已经被扯烂,手臂也被抓伤了。

    众人大惊,几个人摁住癫狂的牛三,另有人拉着宋沁去处理伤口。

    青鸾夫子也赶了过来,正要说话,那边又来了几个人,是知县何明伦。

    “夫子,”何明伦双腮凹陷,一脸憔悴:“请借一步说话。”

    没有等来吴泰,何明伦亲自来了,众人心里掠过不详。

    青鸾夫子站在一株老树下,看着何明伦,等他开口。

    何明伦硬着头皮道:“吴泰他们在注州遇到了洪水,物品大多被冲走,剩下的小部分也泡了水……烂了……”

    青鸾夫子一口气闷在胸口,说道:“这是什么时候的事?”

    “四天前,只是昨晚才收到信。”何明伦始终低垂着眼,不敢和青鸾夫子对视。

    “四天前?!”青鸾夫子不觉声高:“按行程他们七天前就该过了注州了!”

    何明伦把头垂得更低,像一只被掐死的鹌鹑。

    “那吴泰就是个废物!”一向言谈文雅的青鸾夫子忍不住骂起了人:“你居然将这么重要的事交给他?!亏你还是寒窗十载的读书人!亏你还是一方百姓的父母官!你不知道人命关天还是不知救人如救火!”

    “夫子!”何明伦顾不得体面,掩面痛哭起来:“我何某如今悔青肠子了!”

    “等等!”青鸾夫子忽然冷声打断他的哭诉:“我们同去的那个弟子呢?!”

    因为要购买药材,必须有内行人随行,青鸾夫子便派了一个名叫朱志知的弟子跟着去了。

    “夫子!何某万死难赎!”何明伦跪地不起:“令高徒……他……他在洪水中,为了……为了护住药材……被……被洪水……冲走了……”

    青鸾夫子胸口如遭重击,往后退了好几步,被树干挡着方才停下来。

    “你……你们……”青鸾夫子语声颤抖:“败类……无耻……”

    “夫子,”司马兰台走过来扶住了青鸾夫子:“先节哀。”

    他看着跪在地上的何明伦,一语道破天机:“朱师弟是被你那个饭桶小舅子害死的,你得让他偿命。”

    历来官府买办都是肥得流油的差事,这次采买的物资所费不赀,吴泰极有可能从中贪污。

    而同去的朱志知必定反对,所以他们便耽搁在注州没有动身。

    而后趁着洪水之乱害了朱志知的性命。

    看何明伦的反应,这已经是铁板钉钉的事了。

    “夫子、兰台公子,”何明伦哀求道:“在下无颜面对父老,已经向知州大人提交了请罪书。也已经派了人四处购买药材和物品,只希望能弥补一二。”

    司马兰台扶着青鸾夫子转身去了,没再和何明伦说话。

    到了下半天,卫营等人发现村子里又有人染了瘟疫。

    “师兄,药只够一天的了,”佐恕看着司马兰台低声说:“咱们怎么办?”

    “别急,”司马兰台安抚他:“先把病人带过来,能治多久治多久。”

    青鸾夫子疲惫地坐在山坡上,望着落日出神。

    除了他和司马兰台,这里的人都还不知道吴泰的事。

    一旦知道了,尤其是老百姓,必定会惊慌失措。

    何明伦说是去求购药材,可哪有那么容易,如果附近买得到,当初也就犯不着去江州了。

    “夫子,喝碗解暑药吧!”司马兰台端着药递给青鸾夫子,在他对面坐下来。

    暑气包裹在周遭,密不透风,令人绝望。

    “兰台,你走吧!”青鸾夫子又一次让司马兰台离开:“回山上去,这里为师守着就够了。”

    “夫子,弟子不能走。”司马兰台一如既往地坚定。

    “八郎还在山上等你,”青鸾夫子忽然提到了苏好意:“你要为她想想。”

    司马兰台的心一阵疼痛,深可见骨,苏好意是他软的不能再软的那根肋骨,是他紧贴心口谁都不能动的逆鳞。

    他何尝不想好好回去见她,可如今……

    “弟子不走,”司马兰台决绝:“让秦师弟他们回去吧!”

    青鸾夫子于是让钟秦他们回去:“这里用不到太多人,你们还是回去吧。”

    可钟秦他们无论如何也不走,说道:“我们来的时候,泊云夫子特意叮嘱了,要多接替你们。这些日子来你们实在太辛苦了,我们怎么能到了就走呢?”

    “这样,你们再回去运些药材下来,我把需要用到的药材写在信上你们带回去。”到了这时,青鸾夫子不能明说,只能用计了。

    喜欢玉金记请大家收藏:()玉金记青网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玉金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言情小说吧只为原作者只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只今并收藏玉金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