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2

    除了放马坪,周边的顺山坪、大福庄、龙头寨和冯家湾也都有人得了瘟疫。

    青鸾夫子分派了人到这几个村寨里去,连同官兵一起劝说患病的人单独分出来,避免更多人感染。

    他和司马兰台等十个弟子守在放马坪,和官兵一起搭建帐篷,熬汤药。

    只是贴了告示让那些染病的人都搬到寨子外的帐篷里,让其他村民都搬迁到上风上水处去,村民却大多不肯配合。

    帐篷里燃着蜡烛,司马兰台和青鸾夫子正埋首斟酌药剂方子。

    外头又开始淅淅沥沥下起了雨,陈立本从外头进来,因为走得急,帐篷里的蜡烛忽闪了几下。

    “夫子!”陈立本的声音有些哽咽。

    青鸾夫子抬起头,一看陈立本的脸色就明白了,闭了闭眼睛,微微低下头道:“说吧!”

    “高师弟……怕是……不成了。”陈立本一句话都说不顺畅,他们学的是医术,此时却无法自救。

    “我去看看,”青鸾夫子放下手里的活说:“兰台你就不要去了,继续把没干完的活干完。”

    司马兰台平日就做师父的助手,有些事除了青鸾夫子只有他能胜任。

    不是他不想去探视高家良,只是事情有轻重缓急,该克制的时候须得克制。

    当天夜里高家良到底没撑过去,他师兄古瑜也陷入了弥留。

    这令仙源山众人很是悲痛,所幸澄云夫子略有好转,还算是令人高兴的事。

    夜雨潇潇,药锅咕嘟咕嘟地响着,酸苦的药味弥漫开来,从山上带来的青麻布一匹一匹地煮过再搭出来。

    青鸾夫子强逼着司马兰台去休息,司马兰台只睡了不到两个时辰就起来接替夫子。

    天将明,雨丝细如牛毛。

    里正按照吩咐挨家挨户叫人排队去寨子外领取汤药麻布和草木灰。

    因为物品不足,今天只能供应有病人的人家领取麻布。

    药水煮过的麻布在一定程度上可以减缓病痛隔绝传人。

    司马兰台站在山披上,望着寨子里参差飘起的炊烟。

    前来领药的人排起了长队,有的人心急,总想插到前面来。

    司马兰台示意旁边的官差:“看好了队伍,绝不能乱,按先后顺序领物品。有乱序的,一律领到最后面重新站。”

    官差应声去了,秩序也因此井然许多。

    司马兰台是经历过瘟疫的,知道守序何等重要,因为如果不能尽快止住瘟疫,只会越来越混乱,到时候什么事都可能发生。

    面对生死,大多数人都难免恐惧失态,真到那个时候,人心就会变得比瘟疫更可怕。

    汤药一碗一碗地分发,麻布一片一片被领走,草木灰不足,各家可以想法子,焚烧自家柴草。

    在领药的时候,司马兰台和官差们不断劝说村民把家里的病人集中在一处,但收效甚微。

    队伍的最后是个八九岁大的孩子,她瘦仃仃的,打着赤脚,头上顶着一块破油布。

    “家里大人呢?”司马兰台把汤药倒进她拎着的小竹筒里问。

    “我娘病倒了,”那孩子额前的头发被雨水打湿,紧紧贴在脸上,有些害羞地说:“家里除了我没别人了。”

    “师兄,麻布没有了。”这时卫营走过来提醒司马兰台。

    那孩子听了,立刻咧了咧嘴,像是要哭出来似的。

    想也知道,孤儿寡母在这村里只能挨欺负。如今这种情形,更是没人照顾她们。

    司马兰台把自己身上的斗篷解下来给这孩子披上,说道:“回去吧!这汤药你和你母亲都要喝。”

    “多谢神医!”那孩子还是哭了:“我娘会好的吧?”

    “回去跟你娘商量,最好从寨子里出来,我们会尽量给她医治的,”司马兰台指着不远处的一溜帐篷道:“比在自己家里方便。”

    那孩子点点头去了。

    卫营有些担心道:“师兄,你把斗篷给了人,你怎么办?”

    “麻布过一两日就会到了,不急,”司马兰台轻轻带过:“况且这东西所起的作用也有限。”

    青鸾夫子也来到了帐篷外,站在那里望着阴郁的天沉默良久。

    “如果今日村民还是不肯让染病的人出来,我们就只能进村了。”青鸾夫子道:“希望今日天会晴。”

    “那些死者的尸体要尽快烧化,”司马兰台知道师父盼天晴的原因:“这件事村民若不同意便只能让官兵用强了。”

    要控制住瘟疫,最基本的道理就是防止传人。

    当然,能将染病的人治好固然是最好的,若不能,也要尽可能阻断传播,防止扩散。

    “我问了里正,村民不愿意交人的原因还有一个,”青鸾夫子道:“他们害怕把人交出来后会被活活烧死。”

    “不怪村民担心,”司马兰台道:“前朝处置瘟疫的确用过这个办法。”

    不但用过,而且很是普遍。

    这办法十分惨忍,但又不得不承认它非常管用。

    发现一个烧死一个,总有烧完的时候。

    况且任凭再霸道的瘟疫,只要被火一烧,都会灰飞烟灭。

    不必用药,也省了物品,甚至不需要大夫,只要有人点火就成了。

    就在这时,他们身后的帐篷传出了哭声,古瑜也没能撑过去。

    “这两具尸体要尽快焚化,”青鸾夫子的双眼布满血丝:“骨灰一定要放好,到时好带回山上去。”

    澄云夫子痛失两名爱徒,心痛之下又陷入了昏迷。

    “我看澄云夫子的脉象,症状应该有所减轻了,”司马兰台道:“师父您觉得呢?”

    “这说明清神丸起了作用,”青鸾夫子道:“只可惜对那两个弟子也是如此用药却并未见效。”

    清神丸是仙源山的灵药,炼制十分复杂,不可能大量供应。

    最好能找到常见些的药物代替。

    等到雨终于停了,柴堆也搭好了。

    青鸾夫子事先已经让众人准备了几十桶火油,泼在柴堆上,能让柴堆快速燃烧。

    高家良和古瑜的尸体用布裹着,被安放在柴堆上。

    众人站在两侧默哀。

    火光腾起,众人都不约而同地背过脸去,谁也不愿眼睁睁地看着。

    过午焚烧村民尸体的时候,发生了一些争执,不过慑于官差的威吓,最终还是将那几具尸体焚化了,将骨灰交给家属,死绝户的,直接埋在了村外的荒地里。

    喜欢玉金记请大家收藏:()玉金记青网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玉金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言情小说吧只为原作者只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只今并收藏玉金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