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8

    六月初三,仙源山上大设筵席,为松风岭、青霄峰和越溪谷三处的师徒们饯行。

    历时三个月的百草会至此结束,再要重聚就得等三年后了。

    虽然中间有些波折,但四处毕竟有着百年之谊,更何况仙源山也受了不少损失。

    筵席间,有人自斟自饮,还有呼朋引伴,劝酒拼酒的。

    苏好意自知酒量不行,所以没敢多喝。

    只是架不住王冬儿她们过来敬酒,推辞太过显得失礼,少不得喝了几杯。

    卓云心远处见了,不禁心痒难耐,瞅着司马兰台不在近前,便擎着酒杯走到苏好意他们这桌上来,向众人一一敬酒。

    苏好意自然不能免,她虽然知道卓云心喜欢女的,可总不能当着众人面表现出来。

    又何况卓云心还是花颜夫子的女儿,苏好意总觉着她未必对自己有情,不过是想要和司马兰台抢,于是也陪着喝了一杯。

    卓云心见她醉态可人,比平日更添了几分风情,心中不禁恨恨,暗骂司马兰台这个狗畜生实在好福气,把这么个尤物弄到手。

    她本心并不坏,但此时喝了酒,又心绪不佳,便忍不住做点什么。

    恰好苏好意他们旁边那桌有人见了卓大美人,便说道:“卓师姐可算过这一走带走我们多少人的魂儿去?”

    这本是几句醉话,纯属借酒遮着脸,没事瞎撩骚。

    卓云心听了也不恼,露齿一笑,颠倒众人:“自古道无情不似多情苦,我是个无情的,你们是多情的,可怪不得我。”

    众人听了,轰地一笑,说道:“师姐怎么不多情些?省的苦了我们。”

    卓云心依旧笑模笑样地说道:“逢场作戏我也会,不如就给你们演个多情的,只是得有人跟我搭个手。”

    说着眼睛瞟向了苏好意,众人听了就敲盘子敲碗地起哄,苏好意有些不知所措。

    卓云心定定地看着她道:“怎么样苏师弟,这么点小事儿你不会拒绝我吧?”

    “不知师姐要我帮什么忙?”苏好意陪着笑问。

    “不如咱们两个喝个交杯酒,”卓云心的一双眼睛朝众人一扫一收,就如同一只无形的手攥住了众人的心:“演个多情的样子给大伙儿助助兴。”

    “这……这不大好吧,”苏好意试图逃开:“不是别的,怕亵渎了师姐。”

    “我一个女子都不怕,你个男人怕什么?别忘了,我们越溪谷的女子从来不要你们男人负什么责,”卓云心拿话堵死了苏好意的退路:“这么推三阻四的,实在扫人的兴!”

    这时不少人都过来凑热闹,把两个人围在中间水泄不通。

    偏偏司马兰台不知被哪位夫子叫走了,这情形自己若是不答应,只怕弄得不好收场。

    于是便说道:“既然如此,就陪师姐演一场。”她特意把那个“演”字咬得很重,这是让卓云心明白自己对她没有任何想法。

    “知道了,何必那么婆婆妈妈呢,”卓云心答应得很爽快:“我亲自给你倒酒。”

    苏好意诚惶诚恐地用两只手托着酒杯,卓云心慢慢把酒斟满。

    众目睽睽之下,竟没有人看得出卓云心往她的酒杯里撒了东西。

    在众人的笑闹声中,苏好意和卓云心喝了交杯酒。

    随后,卓云心果然没有留连,转身就走了,众人随即也散了。

    苏好意前后看了看,都没见着司马兰台,不禁松了口气。

    那心情就像是做贼没被抓到一样庆幸。

    司马兰台是被岫云夫子叫到一边去了,自然是有一番要紧的话嘱咐他。

    等他再回来的时候,那边的闹剧早都结束了。

    卓云心见了他,笑嘻嘻地走过来,说道:“司马楚,我临走送你份大礼。”

    司马兰台看了看她,没说话。

    卓云心冷笑一声,她最讨厌司马兰台高高在上的样子。

    “你见过苏八郎醉酒吗?”卓云心的眼神飘过去,看着远处的苏好意。

    “你少打她主意。”司马兰台的语气冷冰冰的,那几个字都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

    “我没打她的主意,”卓云心瞪眼瞪圆了眼睛,笑的特别开心:“你也别想打她主意。”

    司马兰台猛的把脸转过来,紧盯着卓云心,像是要把她吃了。

    “你要杀人是怎么着?”卓云心喝的有几分醉了,晃了晃头说:“其实就是跟你开个玩笑,玩笑你知道吧?不是认真的。”

    “关于她的玩笑也不要开。”司马兰台警告卓云心。

    “晚了,”卓云心拍着手笑的特别开心,得逞的快感怎么也掩饰不住:“我刚刚往她的酒杯里放了洛水娇娃,你听说过这东西没有?”

    司马兰台皱眉,他没听过,但明摆着不是好东西:“赶紧把解药给我,否则别想从仙源山离开。”

    “那东西没有解药,你别枉费力气了,”卓云心打了个酒嗝儿,显得有些粗俗:“那天她来我屋里,我看到她手臂上的守宫砂了。这洛水娇娃还有个名字叫守贞草,处子服用后若与人交合,必定大失血而亡。不过我只给她用了很少的量,药效只能维持三个月。”

    司马兰台气得眼珠子都红了,卓云心吓得忙跳开,离他远远的:“你可别对我动粗,否则我可不保证自己做出什么事来。这也不过算是对你的薄惩,谁叫你不把她让给我。”

    司马兰台忍了又忍,才没冲上去把卓云心的脖子扭断,压着怒气问:“这东西对她可有别的损害?”

    “只要你不碰她就没有什么损害,”卓云心吸了吸鼻子说:“反倒还有些好处,女子服食了这东西容颜越发娇美,连呼吸都是甜的,你自己看着办吧!”

    说完三步并两步的跑了。

    司马兰台的牙都快咬碎了,才让自己没有失态。

    卓云心这混蛋,分明就是给自己下的套。

    可懵懂的苏好意却全然不知自己已经中了毒,她只觉得酒劲儿往上冲,想离开酒席回到住处去。

    一眼瞥见了司马兰台,连忙跌跌撞撞地走了过去。

    “师兄,我醉了,带我回去吧。”苏好意低声央求司马兰台:“八郎好困。”

    喜欢玉金记请大家收藏:()玉金记青网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玉金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言情小说吧只为原作者只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只今并收藏玉金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