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7

    晨雾岚岚,整个仙源山笼在一层空灵的轻纱薄雾里。

    岫云夫子习惯了早起,在仙源山的这三个月,她每天都要早起散步。

    这时候人们大多未起,就算起来的也多未出门,是以山上很是清净。

    走到卧狄听雪的时候远远就见有人站在那里,长身玉立,风姿卓然。

    那人见了岫云夫子便迎了上来,态度谦恭地问安。

    “兰台,你在这里做什么?”岫云夫子性情严厉,但对司马兰台这样的好学生还是很亲切的。

    “弟子在专门等候您。”司马兰台拱手低头,雪白衣衫在晨风中飘飘拂拂,如一幅画。

    “你找我?”岫云夫子有些意外,但也很好奇:“什么事呢?”

    “弟子诚心向您请教,”司马兰台一直微微弯着腰,执弟子礼:“想学习接生之法,不知夫子可愿意教授一二?”

    司马兰台是仙源山的高徒,他的医术不比越溪谷的任何一个弟子差。

    同样,仙源山的夫子们个个学识渊博,也不比岫云夫子差。

    但毕竟术业有专攻,越溪谷也是有自己独步之处的。

    尤其在妇人疾病和接生上,是其他三处不能与之比肩的。

    岫云夫子听了司马兰台的请求后,先是沉默了片刻,随即开口问他:“你为什么要学这个?据我所知,你们平时几乎是不给妇人接生的。便是遇到难产需要你们出手,也都是开药施针,并不用亲手接生的啊。”

    大夏就算风气开放,也远未到让男人接生的地步。

    这一点岫云夫子是知道的。

    “弟子学习接生之法,是为自己,”司马兰台并没有遮遮掩掩,何况他从心里就没觉得这有什么好遮掩的:“为防以后妻子生产时有什么凶险,也为她生产时少受些痛苦。”

    “你……”岫云夫子没料到他的目的是这样,震惊之余却也宽慰:“难得你有这样一片心,谁嫁给你有福了。”

    她自己终生不婚不爱,但见到司马兰台如此还是颇为感动。

    “教授你也无妨,”岫云夫子没有拒绝,因为这虽是她们越溪谷的长项,但并不适于男医学,司马兰台是为了自家妻儿,且以他的品性,不必担忧他会外传:“不过你不要在传给其他人。”

    “多谢夫子!弟子谨记。”司马兰台深深下拜,这是他为了苏好意跪拜的第二个人。

    “你起来吧!你我也不必行什么虚礼,”岫云夫子浅浅一笑:“我只把要点简略告诉你,剩下的你可以不懂就问,但毕竟时间有限,能学到多少就要凭你自己的本事了。再则,学是一回事,用又是另一件事,真到了紧要关头,个人情形千差万别,我不敢保证一定派得上用场。”

    “师父说的弟子明白,”司马兰台称呼岫云夫子为师父,是从心里对她感激和敬重:“弟子自当用心。”

    “那好,就从今日开始,每天的这个时候就在这里,”岫云夫子从来不是个拖泥带水的人:“以你的资质,七天左右就能听完,剩下的就是多去领悟揣摩了。”

    司马兰台又是一揖,说实话,他本没想到岫云夫子这么痛快就答应自己,以为总要苦求几次才能如愿。

    “兰台,你听好,”岫云夫子坐下道:“自古女子生产有难有易,容易的,从破水腹痛到孩子落地也不过一刻钟。这样的人,是前世修来的福分。但也有先兆,其人皮肤粗糙、骨节大、髋宽、喜动不喜静,脉象洪大者,多不难产。

    反之,食少喜睡,身姿窈窕,手足纤细、腰窄的女子往往难产。”

    司马兰台一听,他家的讨债鬼一样没偏都占了。

    “容易生产的没什么好说的,自然是皆大欢喜,”岫云夫子继续说道:“要说的是各样难产的,先说胎儿,胎儿出生前就该头颅朝下,但也有不是的。有的是双腿先出,有的是屁股先出,还有一条胳膊先出来的……”

    苏好意睁开眼就不见了司马兰台,她一骨碌爬起来,神清气爽,没有任何不适。

    “奇怪,昨天到底是怎么了?”苏好意自言自语:“别是撞客着了。”

    该吃早饭了,墨童从外头小心问:“苏公子起了没?小的把饭端进去。”

    “进来吧,”苏好意走过去给他开门:“师兄哪儿去了?”

    “小的也不知,”墨童笑着说:“公子一大早就出去了,说了吃饭时候就回。”

    听他这么说苏好意也就不在意了,自顾自去洗漱。

    等司马兰台进来她刚好洗完脸。

    “有不舒服的吗?”司马兰台走过来,自然而然拿过梳子来给苏好意梳头:“头还晕不晕?”

    “全好了,”苏好意从镜子里看着司马兰台说:“你跑去哪儿了?”

    “出去转转,”司马兰台没对她说:“看你睡得熟就没叫你。”

    苏好意喜欢睡懒觉,叫也叫不起来。

    司马兰台把她的头发束起一半,扎成发髻,用象牙发簪固定。

    苏好意在镜前照了照,十分满意:“这头发比我自己梳的好看,以前吉星也给我梳过这种样式。”

    “以后只准我给你梳,”司马兰台在这上头一向霸道:“不许别人再碰。”

    “你吃醋呢?”苏好意笑起来,散着的发丝在肩背上滑来滑去,漾出一圈圈墨色涟漪:“你该知道我和吉星是个什么关系,若我和他有什么,又怎么会落在你手上。”

    “说了不许就不许,”司马兰台把她扯到自己怀里,狠狠亲了两下:“你只能是我一个人的。”

    “那我以后要是梳女子发式呢?”苏好意故意怄他:“吉星会梳好多,你会么?”

    “我学就是,”司马兰台寸步不让:“绝不会比他差就是了。”

    苏好意看着他忍不住笑出来:“你干嘛这么紧张,像小孩子一样。你放心,便是吉星梳得再好,我也只让你梳。”

    司马兰台也笑了,他真的很少这样子。

    “谁叫我喜欢你呢!”苏好意眼波横斜:“可怜的小吉星。”

    喜欢玉金记请大家收藏:()玉金记青网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玉金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言情小说吧只为原作者只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只今并收藏玉金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