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6

    端阳节一过,第四场比试就开始了。

    每处派四人上台,其他三处也各派四人,共十二人,向台上的人发问,只要不是无药可医之症即可。

    问题总数不超过一百个,答得出得一分,答不出失一分,每处一天,分上下两场,最后以各处所得总分来分高下。

    第一的随意挑选四处的压箱宝贝,其余的无权获得。

    司马兰台自然是要上台的,苏好意本来是在台下看的,可渐渐觉得不舒服。

    先前还能支持得住,后来实在挺不了,怕司马兰台看见了要分神,于是便悄悄离开。

    她去了丹凤夫子住处,想着夫子不日就要回山上来,应该把屋子好好收拾了。

    可身上一点力气也没有,又头晕得厉害。

    “莫非是前日下山淋雨闹的?”苏好意躺下来心里犯嘀咕:“可他当时就喂我喝了姜汤啊!”

    司马兰台对苏好意一向尽心,有他照顾着,苏好意几乎是百病不生。

    她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

    司马兰台上一场比试完了找过来,摸了摸她的额头,觉得有些热,切了脉却没发现有问题。

    这时苏好意也醒了,惺忪着眼睛问:“什么时候了?”

    “该吃午饭了,”司马兰台道:“你觉得哪里不舒服?”

    “没什么事,就觉得没力气。”苏好意蔫蔫的:“不用理会,再睡会儿就好了。”

    司马兰台却不敢掉以轻心,给苏好意喝了清热的茶饮,又用温热的手巾擦拭了手脸。

    苏好意哀求道:“祖宗,别管我了,又不是什么大事,你快去吃饭,再歇一歇,过午还得上台呢!”

    司马兰台问她要吃什么,苏好意闭着眼睛道:“我不饿,静静地慎着就好了,你快吃去。”

    司马兰台出去了,苏好意松了口气,翻身向里,准备再睡一会儿。

    又不知过了多久,司马兰台又回来了,亲手做了一碗冰雪红豆丸子,把苏好意扶起来说道:“我猜你也许是端午那日下山中了暑,吃一些清凉的东西应该会好些。”

    “正忙的时候,你腾出功夫来做这干什么?”苏好意不禁有些生气了。

    这小小的一碗就要费不少功夫,司马兰台的午觉肯定睡不成了。

    “台上又不止我一个人,更何况不过午睡而已,并不碍着什么。”司马兰台哄苏好意就像哄孩子。

    豆青色的斗笠小碗,雪白的小丸子颗颗圆润,大小如一。配着朱红蜜豆,上面撒了一层碎冰。

    光看着就赏心悦目极了。

    苏好意本来心中烦恶,是没有胃口的。可这东西一来本就是她爱吃的,二来滋味清凉也的确适合此时吃。

    司马兰台要喂她,苏好意自己夺过碗来说:“我又不是三岁的孩子了,吃个冰还要人喂。”

    “慢些吃,若是喜欢,明天再给你做。一下吃太多冰不好。”司马兰台就坐在旁边看着她,眼中的怜爱将苏好意密密包裹,如春蚕吐丝。

    “你别这么看着我,”苏好意咽下一口绵密清甜的红豆说:“好像再也看不到了似的。”

    “胡说!”司马兰台不是迷信的人,可他就是听不得苏好意说这样的话。

    苏好意见他急了,连忙把话往回收,端着碗坐到司马兰台怀里,用小银匙舀了一颗丸子几颗红豆往他嘴里放:“是我说错话啦,不要生气嘛。你也知道我病着呢,说的都是胡话。吃口冰压压火气,回头还要上台呢。”

    她这么软语温存,司马兰台有什么火不能消的?

    当即抱着她亲了亲,说道:“吃完了就好好的再睡一会儿,别急着出门。等我回来,看看是什么情况。”

    这时墨童已经在门外催了:“公子另外那几位都到前头去了,只等着您了。”

    “快去吧,我能有什么事,略微发个烧而已。”苏好意轻轻推司马兰台,又在他脸上亲了一口。

    她因吃冰,嘴巴又凉又湿,亲在脸上舒服极了。

    司马兰台到底伸手摸了摸她的额头,确认烧的不厉害,才起身出去了。

    等到下半天的时候,苏好意睡醒一觉明显好多了。

    晚饭喝了一碗粥,洗了澡躺在床上。

    司马兰台在一旁陪着她,两个人有一搭无一搭的说话。

    说着说着不知怎么就拐到生孩子上去了,苏好意摸着自己平坦的肚子问司马兰台:“以后我的肚子里也会有小娃娃吗?”

    “你想要吗?”司马兰台问她。

    “说实话吗?”苏好意看了他一眼:“我有点儿怕。”

    其实不怪她怕,她从小就见过太多女人生产。

    遇到难产自然是九死一生,即便是顺产也要遭遇一番痛苦。

    没见过的人或许还不会那么害怕,经过见过的再提起来一定会心惊。

    “放心,不会那么轻易就有小娃娃的。”司马兰台安抚他,避孕这件事对他而言未免太容易。

    “可是,”苏好意咬了咬嘴唇,下定决心似的说:“以后我想和你有小娃娃。”

    她的头发柔顺地披在肩上,脸色比平常更白一些,两只手扭在一起,有一点害羞,有一点紧张。

    在司马兰台看来,她还是个小娃娃,远远没到该当娘的年纪。

    “如果你想要,到时我们就先要一个,”司马兰台把她抱过来:“先生一个试试。”

    苏好意把头靠在司马兰台的怀里,他身上浅淡的药香气让苏好意安心无比。

    “其实我想和你多生几个小娃娃,”苏好意今天也不知怎么了,总想以后的事:“最少也要生三个,两个像你,一个像我。”

    “都像你。”司马兰台毫不犹豫:“不管是儿子还是女儿。”

    “不要!”苏好意摇头:“我小时候可淘气了,特别招人烦。你一定从小就特别稳重,人又聪明,学什么都快。”

    “你不觉得我乏味?”司马兰台笑了一下:“我总觉得孩子们个个像你那么有趣才好。”

    “那就生四个吧,两个像你两个像我。”苏好意又放宽了一个:“这样总行了吧?”

    司马兰台亲亲她的额头,已经不发热了。

    喜欢玉金记请大家收藏:()玉金记青网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玉金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言情小说吧只为原作者只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只今并收藏玉金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