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6

    就在苏好意花芽对峙的时候,越溪谷的人也赶来了。

    岫云夫子和卓云心都在。

    这时候孙眉也已经找到了,她被人迷晕塞进了一个树洞里。

    “你已经不是第一次偷进岫云夫子房间偷看《青衿录》了,对吧?”苏好意虽然在问花芽,却并不等他回答:“我知道你很在意那本书,所以才会跟你说岫云夫子手里不止展出的那几页,你一定会再去的。”

    “你很了解我么!”花芽挑眉,很赞赏地说:“你有什么证据我之前曾经进去过?”

    “我就知道你会这么抵赖,展出的那几页里涂的是雄蛾粉,那几页假的涂的是雌蛾粉,他们遇到硼砂显示出来的颜色不一样。如今你手上只有银色,你没道理不去翻看那些多的,而单单只拣那两页假的去看。

    更何况原来的那些放在更为显眼的地方。一般人进去都能找的见,而那两页假的,却藏得很隐秘。”

    “原来你早就怀疑我,”花芽看着苏好意笑得异常开心:“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怀疑我的?”

    “你身上的疑点很多,”苏好意道:“小猪难为水一直不长大,记得我当初曾经担心它长大了不好养,这话我只对你一个人说过,你当时还问我要是它一直那么大是不是就没事了。

    后来它就真的没再长大了。

    还有,你吹笛子的样子很像一个人,那个人算是我的旧相识。他懂巫医,会的东西很邪门。

    大家都认为花颜夫子修习邪术,但其实他是被人陷害的。当时他的屋子里只有你,而花颜夫子的尸体却已经被藏在了敬贤室。你敢说这些都和你没关系吗?”

    众人听说花颜夫子死了,无不震惊。

    卓云心则垂下了头,一脸哀戚。

    “苏八郎,你真的很聪明啊!”花芽轻声感叹:“都快赶上我聪明了。”

    “你的确很聪明,真的。但是你心术不正。你因修习邪术,所以对《青衿录》格外感兴趣。你偷偷潜入岫云夫子的房间,只看不拿。这样就不会有人发现,可不巧的是被凌彩撞见了。

    你当然要杀人灭口,可如果直接杀了她,未免惹人疑心。反倒是奸杀能够更好地掩人耳目。

    众人只会以为是哪个丧心病狂的登徒子见色起意,并不会怀疑到别的事情上去。

    而你又安排好了替罪羊,想办法弄晕欧阳春明,再抓伤他的手臂。反手再把这个替罪羊杀了,让人以为他畏罪自尽。”

    花芽的计策真的很绝,如果不是苏好意起了疑心,用计策引他上钩,根本无法把他摁住。

    疏桐夫子旁边的人上前,把花芽的衣服扯了下来,他的胸前果然有几道长长的抓痕。虽然已经过去一些时候,但疤痕依然很清晰。

    “真的是你!你这个畜生!”黄汝竟歇斯底里地大喊,疯了一样扑向花芽。

    但被众人阻拦着,连花芽的衣角都没碰到。

    “孙眉的事可以进一步佐证,你并不想糟蹋女子。把她藏起来,不过是调虎离山之计,好让众人都去找人。你好趁机进入岫云夫子的房间偷看。”苏好意道:“你不想惹太多麻烦,毕竟大家都以为凌彩的事是欧阳春明干的。如果你再奸杀了孙眉,就等于说欧阳春明是被冤枉的,那样你之前所做的一切就都白费了。”

    “苏八郎,你说的都对,但有一点你不知道,”到这时候,花芽也依旧笑逐颜开,更显得他这个人冷血恶毒:“我在糟蹋凌彩的时候,是把她当成你的,否则没兴趣。”

    苏好意一阵恶心,她能肯定花芽对自己并没有什么男女之情,他只是要恶心自己。

    她拦住企图上前的司马兰台,低声道:“别理这个疯子,我不会往心里去的。”

    但还是有个人冲上前去,往花芽脸上狠狠甩了几个嘴巴。

    是卓云心。

    卓云心的确有立场打花芽,因为花颜是她的父亲,而凌彩又是她的师妹。

    不过最终,卓云心也被拉开了。

    “花颜夫子的事不宜当众审讯,把他带回去吧。”疏桐夫子道:“其余人都散了吧。”

    不知什么时候天阴了起来,四周都黑漆漆的,令人沉闷异常。

    疏桐夫子他们已经押着花芽走了,可众人还头呆愣愣地站在原地。

    仿佛这件事对他们而言太过震惊,到此时还不能回过神来。

    “黄师兄,你快回去吧。”苏好意看着黄汝竟说:“凌彩师妹应该可以安息了。”

    黄汝竟的眼泪流了下来,他瘦的两腮都塌陷了,但眼神总算不再像之前那么死灰一般:“八郎,多谢你了。如果不是你细心,那个败类还不知要逍遥多久。”

    那么可爱乖巧的小丫头,被蔷薇花刺扎一下都要掉眼泪。

    那夜的残忍,她该有多害怕,多无助。

    “黄师兄,容我再跟你说一句节哀。你该好好保重,替她活下去。”苏好意正是跟司马兰台浓情蜜意的时候,明白相爱的两个人天人永隔是多么的痛苦。

    “断鸿夫子来了,应该是要搜查花芽的房间。”宇文朗看到那边又来了一队人:“咱们都回去吧!静等夫子们审讯的结果。”

    可话虽然这么说,大家心里都明白,今晚注定是要无眠了。

    花芽竟然是杀人凶手,并且还修炼邪术。

    而之前被大家认为是仙源山叛徒的花颜夫子居然是被人陷害的。

    这两件事严重颠覆了他们的认知,如今看谁都带着狐疑的目光。

    苏好意和马兰台跟断鸿夫子他们打过招呼后就回去了。

    回去的路上,司马兰台紧紧拉着苏好意的手。

    苏好意跟着他深一脚浅一脚地往前走。

    跟花芽对质的时候,她镇定自若。如今却觉得两腿发软,几乎要支持不住。

    “我抱你。”司马兰台将苏好意抱了起来:“你做的很好,就像黄汝竟说的,如果不是你细心,这件事还不知要到什么时候水落石出。”

    苏好意搂住司马兰台的脖子,身体轻微的哆嗦着:“其实我心里很怕的,但因为有你在身边,我就觉得自己能行。”

    喜欢玉金记请大家收藏:()玉金记青网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玉金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言情小说吧只为原作者只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只今并收藏玉金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