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4

    贺天酬问司马兰台下不下场是有自己目的的,他想让司马兰台把那朱砂狗宝赢回来,自己跟他借几钱,好把祖母的病治好。

    松风岭的压箱之宝是一套天石神针,和一般针灸用的针不同,这天石神针是用天外飞来的石头磨制成的,通筋活络,止痛行淤有奇效,更有许多未知的效力有待探求。

    平心而论,苏好意倒觉得这套东西最适合司马兰台。

    王义等人下了台,再上场的就是青霄峰的人了。

    四个容貌端正的女弟子持宝,一个男弟子介绍,名叫颜达。

    “这味药是我们的几位夫子共同研制出来的醉仙散,”颜达介绍道:“主要作用虽然与麻沸散差不多,但同样剂量的效力却比麻沸散大了不止两倍。最了不起的是,病人使用后全身无知觉却意识清醒,不像麻沸散,剂量一旦过大,病人有可能再也醒不过来。”

    “如真有这样的药,那可太神奇了!”众人惊讶不已:“真想见识一下!”

    “和醉仙散搭配在一起用的就是我们的第二件宝物,名为百芳膏,”青霄峰的第二件宝物是一瓶淡红色的药膏:“它由几十种药材和胶质炼成,气味芳香,粘合性极强。可以迅速止血,粘合破损的肌肤和脏腑,更能去腐生新,让愈合后的疤痕只有一条线那么细。”

    不得不说,青霄峰自制的这两样药物的确令人称赞。

    一直以来严重的外伤,或是需要割开皮肤才能处理的病患,疼痛和失血是最大的难题。

    苏好意见司马兰台处理过外伤,止血时用的是一种混合成的粉末。

    虽然止血的效果很好,却不能粘合伤口。

    而一些细小的伤口虽然能自行恢复,但如果创面过大,就必须要缝合。

    仙源山用的是羊肠制成的细线,大部分人会随着伤口愈合将这些线吸收。

    但依旧有小部分人吸收不了,导致伤口溃脓,反反复复不能愈合。

    这个百芳膏简直是神来之想,实实让人佩服。

    “那东西那么粘,万一不小心弄在身上,粘到了好的皮肤怎么办?”花芽笑道:“譬如黏住了两根指头,难道从此只能并指了吗?”

    青霄峰负责介绍的颜达自然也听到了,微微一笑道:“这一点我们自然也想到了,如果一旦粘上了,只需要用清酒浸泡就可脱开了。”

    “哦,原来这东西怕酒。”众人恍然。

    “这青霄峰制药的技艺还真是高妙!”连一向傲气不低头的松风岭弟子都不得不称赞:“真该跟他们的女弟子套套近乎,说不定还能偷艺。”

    前半句话听着还像人话,后半句就又令人齿冷了。

    青霄峰的第三样宝贝是一块骨头,看上去毫不起眼。

    但因为有前面的两样,让众人也不敢对它小觑。

    “这块骨头看似平常,实则大有用处。我们到深山里采药的时候,或是赶路夜行,只要身上带着它,可保百兽不侵。”

    “莫非这是块虎骨?”台下有人开口。

    苏好意觉得不是,因为这个骨头明显比虎骨小上很多。

    他们这些学医的自然免不掉到处采药。

    而那些稀有的药材往往都在大山深处或是险峰绝壁,都是冒着生命危险才能采到的。

    在这样的地方往往会遇到野兽,所以很多人就从猎人那里取了经。

    进山的时候带上一块虎骨,据说带着它其他诸如狼、豹子之类的野兽就不会靠近了。

    只是这虎骨并不算稀有,何以青霄峰的人竟把它当宝贝展示出来了呢?

    “这块骨头并不是虎骨,”颜达笑着说道:“虎骨虽然能避百兽,但遇到虎依旧无用,况且一山不容二虎,反倒因为身上带着虎骨更容易受到老虎的攻击。这块骨头是连老虎都怕的犼骨,我们试验过了,老虎见了这东西会吓到全身发抖,退避三舍。”

    犼这种东西一般人都没见过,苏好意曾经在听书的时候听到过。

    说的是有一个人上山打猎的时候,见悬崖对面有几十只大老虎聚在一起。

    他觉得奇怪,因为老虎这东西从来都是独来独往的,便是两只在一起也得一公一母。怎么会成群结队的在一处?

    事出反常必有妖,他便伏在一块大石头后面,小心观察对面的情形。

    过了一会儿,远处传来奇怪的叫声,那些老虎竟然像绵羊听到了狼叫一样,瑟瑟缩缩,全身瘫软。

    不一会儿走来了一头野猪,老虎当然不会怕野猪。

    他再一看,发现这野猪身上还骑着一个火红色的小兽,样子长得很奇特。

    原来刚才那奇怪的叫声就是它发出的。

    野猪驮着那小兽到了老虎跟前,老虎们一个个匍匐在地,惶恐得要死。

    那小兽从野猪身上跳下来,在每只老虎跟前嗅了嗅。

    最后选中了一只最肥最大的,用爪子拍了拍那老虎的头,那老虎便哀鸣两声,翻过肚皮来。

    那小兽一口咬住老虎的咽喉,开始吸血。

    其他的老虎纷纷走开,如蒙大赦。

    猎人看得目瞪口呆,却一声也不敢出。

    随后,那小兽似乎是吸饱了血,跳到野猪身上悠然而去。

    而那只老虎已经死了。

    猎人也吓得腿软,匆匆忙忙回家去了。

    后来问村里的老猎户才知道,那红色的小兽就是犼。

    虎为百兽之王,但犼却是老虎的天敌,至于老虎为什么会怕比它体型小上许多倍的犼,谁也不知道。

    可万物相生相克,自古有之。

    更有许多珍禽异兽不为人们常见。

    譬如犬中的獒、狼群中的狈、虎中的彪,都不能以常理去认知。

    但都是的的确确存在的。

    “我就曾听说有人花了几十年的时间在深山追踪犼的踪迹,”不知谁说了一句:“就是不知道这东西能不能入药。”

    犼骨的药用价值至今为止没人去探寻过,因为实在稀有难得。

    可他们这些人最喜欢钻研药材医理,不少人都对着这犼骨跃跃欲试。

    能令老虎闻风丧胆的东西,必定非同凡响。

    喜欢玉金记请大家收藏:()玉金记青网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玉金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言情小说吧只为原作者只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只今并收藏玉金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