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0

    苏好意做了一晚上缭乱混沌的梦,睁开眼就忘了大半。

    她在床上伸展了几下腰腿,又来回翻了两个身,这才起床穿衣。

    到外间一看,司马兰台果然早就不见了。

    她也不觉得怎样,自己吃了留下来的早饭,墨童特意用隔水给她温着,所以不凉。

    苏好意刚吃完饭,外头就有人来请。

    说是断鸿夫子叫她过去一趟,苏好意不是为的何事,但断鸿夫子一向严厉,她心里是有些怕的。

    于是连忙答应着,漱了口,又在镜子前检视一番自己的穿戴是否整齐才出门。

    小猪难为水见她出来便冲了过来,在她脚边哼哼。

    苏好意摘了两片叶子敷衍它,然后随着来人去了。

    到了断鸿夫子的住处,苏好意进门恭恭敬敬地请安,问道:“不知夫子叫弟子来有何吩咐?”

    断鸿夫子放下手里的书,难得十分和蔼:“再过两日就要亮宝了,每年亮宝都要有个人负责讲解,今年本来派的是卫营,可他昨天不小心摔坏了腿,无法上亮宝台去,急需找个人替上去。”

    苏好意早听人说神农坛百草会是为了各家交流共同进步才有的,期间会有四场比试。

    既然有比试自然就得有利物,每家都得出四样宝物出来,一旦输了,就要把自己的利物拿出来给赢的人。

    因此在比试之前就要亮宝,也就是将各家准备的宝物亮个相。

    “多谢夫子信任,弟子只怕担不起这重任。”苏好意说。

    “你不必担心,说辞卫营早已准备好了,你可以照用也可以再加润色,”断鸿夫子说着还给苏好意倒了一杯茶:“总要找一个口齿伶俐的才行。”

    苏好意想了想,这件事夫子既然找了自己,不答应总是不好的。

    况且也不过是上台介绍一下而已,又不用多么渊博的医学知识,因此就点头说道:“多谢夫子信任,那弟子稍后就到卫营师兄那里去,向他讨教讨教。”

    “去吧!”这时恰好又有人来找断鸿夫子,他也就没多留苏好意。

    苏好意从断鸿夫子那里出来,并没有直接去卫营的住处,而是绕了个弯,到思源堂带了两样点心给卫营。

    卫营已经是圣心殿的弟子了,比苏好意早上山六七年,聪明伶俐,为人通达,很得夫子们的赏识。

    苏好意见了面,自然要问他病情的。

    卫营含笑说道:“无妨,不过是昨夜走路的时候摔了一跤。没伤到骨头,只是扭了脚而已。”

    “伤筋也要好好养着,腿脚上的伤可不能怠慢,必竟要承受全身的重量。”苏好意把点心放在桌子上说:“大约是有客的缘故,思源堂的厨子最近卯足劲儿做了许多花样点心,我随手带两样来给师兄尝一尝。”

    “苏师弟有心了,”卫营含笑道谢:“想必夫子已经找过你了。”

    “夫子是赶鸭上架,”苏好意笑道:“我如今只觉得头皮发紧,这么件大事交给我,实在有些心虚。”

    “我头一回上台也紧张得很,第二次就好多了,”卫营安慰苏好意:“你是个再聪明不过的人,且又大方,没什么可担心的。不必将台下的人看得太重,更加不必将自己看得太重,随意一些也就好了。”

    “师兄这么说我倒真是心宽了不少,”苏好意笑了:“尽量平常心就是了。”

    “你这么想就对了,我把那四样宝物先跟你说一说,你好了解个大概。”卫营说着就给苏好意介绍起来:“咱们仙源山今年准备的四样宝物分别是寒冰玉尺,九茎金芝,通天犀角和息风蛇胆。”

    “先来说说寒冰玉尺,它是从极寒之地的地底采出来的,颜色和质地都和冰一样,始终冰冰凉凉,即便火烤也不会变热,对烧伤创面以及高热惊厥有很好的疗效。就是无病,也可拿来按摩皮肤,可以灭癍消痕,令肌肤润泽。”

    “再来说说这九茎金芝,它虽属灵芝,却比灵芝还要珍贵。颜色金黄,如敷金粉,生长极为缓慢,每百年才会分长一茎,一般三茎四茎就已经十分难得了,这九茎的实属稀罕。它是神补之物,一切虚弱亏损都可用之补益,尤其对先天的弱症和大病产后的虚不受补都有奇效。”

    “犀牛角一向是入药的神物,最有灵性的是通天犀角,也就是一根白线从底到尖贯穿整只犀角,因此唤作通天犀角。药效是普通犀角的十倍不止,若用它制成犀角杯,可值万金。”

    “息风蛇天下少有,且奇毒无比。有的采药人穷其一生,也未必能找到一条,即便找到也未必能捉住,还有可能搭上性命。它的蛇胆可治肝胆病和眼疾,哪怕是沉疴,只要得法,一样可以治愈。你也知道,肝胆上的病一向难治。”

    卫营完忙喝了几口茶,他说一个,苏好意便赞叹一番。

    这些东西她都是头次听说,可算是长见识了。

    “师兄说的这四样东西哪一个拿出来不是价值连城?不但是药材更是奇宝。”苏好意道:“有这样的利物何愁场面不热闹?所谓重赏之下必有勇夫,不知谁有本事得了去。”

    “设利物的本意就是鼓励众人在学业上精进,咱们的东西不凡,其他那三家的也必定十分难得,往年就都不相上下,今年也必定如此。”卫营道。

    “可惜了,我才疏学浅,是没有指望了。”苏好意叹了一声。

    “兰台师兄每次都得的,”卫营道:“你何不从他那里借来看看,反正你们一向不分彼此。”

    苏好意正要问司马兰台往年都得了什么利物,忽然外面有个娇滴滴的声音,问道:“卫师兄可在里头吗?”

    苏好意一听,多半是越溪谷的女弟子来了,于是连忙对卫营说道:“既然有客来了,那我就不打扰了,若是还有什么事再来向师兄请教。”

    卫营笑着拉她一把道:“坐着吧你!我又不要见她的。”

    然后对窗外说道:“卫某如今不便见客,姑娘暂且回去吧!”

    喜欢玉金记请大家收藏:()玉金记青网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玉金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言情小说吧只为原作者只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只今并收藏玉金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