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7

    二月末的仙源山一派春光大好。

    天空碧湛湛的,微风暖熏熏的。

    鸟鸣花香,树影泉声,让人心醉神迷,慨叹造物者之慷慨。

    一早仙源山的数百名弟子便身着竹青色弟子服,一个个容色端凝,身姿笔挺,在夫子们的带领下迎接其他三处前来参加神农坛百草会的同仁。

    上山的台阶早已清扫干净,疏桐夫子带了几十名弟子早早在山下等候。

    其余的人都在山上列队相迎。

    一些伶俐的弟子被安排了陪同客人们上山以及熟悉山上各处路径的任务。

    苏好意他们因为是新上山的,所以没被安排做什么事。

    刚好不需忙碌,只做悠闲看客。

    最先上山的是松风岭的人,他们的弟子服是藏青色的,显得稳重老成。

    他们选拔弟子的标准和仙源山多有不同,夫子和弟子们都不甚在意外貌,因此这一队人高矮胖瘦什么样的都有,甚至还有侏儒和跛足之人,可谓多彩多姿。

    随后便是青霄峰的人,他们男女弟子分作两队,分别由三四个男女夫子带领着。

    男弟子身着品蓝长衫,女弟子则着浅黄衣裙。

    大约是平日男女弟子多有接触,这些女弟子们不怎么拘谨,更毫不掩饰对仙源山的弟子们审视打量。

    青霄峰的男弟子中难免有吃醋的,狠狠朝苏好意他们飞了几记眼刀。

    石勉咕哝道:“瞪什么瞪!没见过世面。”

    “自励啊,小孩子别那么多心。”刘双喜拍了拍石勉的头说,还不忘把自己健壮的胸脯又挺了挺。

    “别说话,月溪谷的人来了!”宇文朗咳嗽一声压着嗓子说。

    果然在卫营师兄的引领下,一群身着紫白两色衣衫的美女姗姗而至。

    端的是环肥燕瘦,美得不重样。

    苏好意习气使然,忍不出嘘了一声口哨出来。

    那队伍中的几个女子便朝这边看了过来,神色明显不悦。

    不过在看到苏好意的样子后,眼神到底还是柔和了几分。

    之前来到的两队人也站在旁边,那些男弟子更是眼睛都直了。

    青霄峰的女弟子们则不怎么高兴,女人的嫉妒心是世间最难控制的东西,就好比男人的好色心。

    这两样东西天生地造,不用人教,当然也不受人管。

    在月溪谷的一众美女当中,有一位格外引人注目。

    皮相自然不用说了,难得的是气质实在出众。

    秾而不艳,清而不傲,如海棠烟雨,梨花戴月,令人移不开眼睛。

    连苏好意这等阅美无数的人,都不得不承认这一位的人才的确出众。

    “看到没有,那位就是月溪谷的大师姐卓云心了,”牛寿这个包打听,早就把人家的名字都问清楚了:“真是见面胜似闻名啊!”

    月溪谷弟子们不以年龄论,而是以入师门的先后顺序来称呼。

    卓云心是在月溪谷出生的,资历自然高些。

    据说她母亲便是月溪谷的夫子,只是早几年就过世了。

    她的父亲是谁,外人并不知道。反正月溪谷的女医们终身不婚,遇到心仪的人便将身子许了,也无人干涉。

    “牛寿你别惦记了,”黄汝竟朝牛寿泼凉水:“卓仙女可落不到你手里。”

    “那会落到谁手里?”牛寿不服反问。

    这时月溪谷的队伍忽然躁动起来,那些小姑娘们嘁嘁喳喳地说着什么,又把卓云心往前推。

    原来是司马兰台从那边过来了。

    卓云心没有像一般女子那样缩手缩脚的,反倒落落大方地走上前,腮边挂着微笑,梨涡浅浅迷煞人。

    “兰台师兄,”卓云心见了司马兰台主动问候:“许多时不见了,一切安好吧?”

    “都好,”司马兰台对卓云心也很亲近,还了一礼,说道:“一路辛苦了,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只管开口。”

    他们两个说话,月溪谷的女弟子们大多都含笑望着,眼神在两个人之间穿梭。

    而仙源山的人则不断看着司马兰台和苏好意,神情凝重。

    苏好意看着眼前的一对璧人,真心觉得般配。

    心想难怪这么多年没见司马兰台身边有女人,原来早就心有所属。

    只是月溪谷的女子终身不婚,否则司马兰台只怕早就上门求亲了吧!

    看来兰台师兄还真是痴情,三年三年的等,只为三个月的相聚,堪比牛郎织女了。

    等发觉周围的人都在看自己的时候,苏好意还奇怪:“你们看我做什么?那边的美女还不够养眼么?”

    “八郎啊,你看开点。”花芽一把搂住苏好意的肩膀说:“我们都站你这边。”

    “什么意思?你们不站这边还能站到那边去呀?当心月溪谷的女夫子把你们打回来。”苏好意道。

    “行了行了,知道你脸皮薄。”宇文朗示意众人都别说了:“他们不过在这里逗留三个月,你姑且忍耐三个月就得了。”

    “我忍耐什么?”苏好意气笑了:“再说了,我什么时候脸皮薄过?”

    花芽还要说什么,断鸿夫子他们已然走了过来,吩咐相应的人带客人去安排好的住处先歇息,然后再去思源堂赴接风宴。

    松风岭的人被安排在了竹露轩,青霄峰的人住在一枕清风的东西跨院,月溪谷的人则安排在了最讲究的明月在,那里不但风景最好,到各处去的路径也最方便。

    “我瞧中了戴珍珠押发、小兔牙的那个,”回去的路上黄汝竟没羞没臊地说:“你们谁也别和我抢!”

    “那丫头还没长开呢!青杏似的,亏你不嫌酸!”牛寿嘲笑他。

    “她只是生的小巧,哪里没长开了?”黄汝竟立刻反驳:“这里明明很显嘛!”

    他说话的时候比划了一下自己的前胸。

    “我喜欢那个大眼睛,嘴角有痣的姑娘。”宇文朗贼兮兮地说:“我觉得她像杨贵妃。”

    “原来宇文兄喜欢丰满的。”众人了然。

    “八郎你呢?可有看上的?”贺天酬忽然问起了苏好意。

    “我?”苏好意被问愣了:“我还是算了吧!”

    她本来就是个冒牌货,还是别乱招惹了。

    众人心照不宣地互看一眼,花芽忍不住拍了拍苏好意的肩膀说:“兄弟,你还是得看开啊!”

    得,他已经第二次让苏好意看开了。

    喜欢玉金记请大家收藏:()玉金记青网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玉金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言情小说吧只为原作者只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只今并收藏玉金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