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4

    苏好意他们到有余镇的时候天刚擦黑。

    镇子小小的,街上却很热闹。

    彩灯点亮了,锣鼓也敲了起来。

    这样的热闹和天都比起来实在微不足道,可苏好意却满心欢喜。

    因为这里让她想起小时候在姜崖县生活的情形来。

    从离开那里,她再也没回去过。

    天都繁华富庶,自然是好的,可这里却让她感到亲近。

    幼年的记忆仿佛被重新刷了色彩,变得鲜活无比。

    因此她刚从马车上下来,就一头扎到人堆儿里去了。

    司马兰台紧随其后拉住她的手说:“别乱跑,当心走散了。”

    苏好意听了就笑:“这么小的镇子怎么会走散呢?师兄还怕我丢了不成?或者是怕我被江洋大盗掳去?”

    他们在来的路上看到沿途贴有布告,说有一个江洋大盗流窜到这附近,要周围的百姓小心。发现可疑的人要及时向官府报告,并言明不可窝藏要犯。

    还附了画像,但是画得黑乎乎一片,根本看不清到底长什么样子。

    司马兰台自然是担心的,对苏好意,他丝毫不敢掉以轻心。

    苏好意追着舞龙的队伍跑,转眼又被卖糖人的小摊吸引,一时不知如何取舍。

    “你跟着去看吧,我在这里排队买糖人。”司马兰台就这样站在几个小孩子后面排起了队。

    苏好意跑了几个来回,忽然发现司马兰台不见了。

    可就这么大个地方,他能到哪儿去?

    苏好意找了棵树爬上去,四处张望,远处有个荒废的戏台,司马兰台不知为何去了那里。

    苏好意从树上跳下来,径直追了上去。

    那戏台已经很破败了,两边小门上挂着破布帘子已经不出原本是什么颜色了。

    苏好意往这边走的时候,就看见司马兰台从东边的侧门进去了。

    她也跟了过去。

    这戏台后面还有几间破旧的屋子,原本是给戏班子的人上妆用的,如今也早废弃了。

    苏好意绕过去就见司马兰台弯着腰,不知在看什么。

    说实话,她从没见司马兰台这个样子,再加上此刻玩心正炽,便悄悄走过去,在司马兰台的屁股上不轻不重地拍了一下,问道:“师兄做什么呢?”

    司马兰台被她吓了一跳,猛地回身,一把钳住苏好意,顺势捂住了她的嘴。

    “别出声,我好想看到那个江洋大盗了。”司马兰台在苏好意耳边说。

    苏好意吓得大气都不敢出,心想老天保佑,千万别是真的。

    可司马兰台却还想看个究竟,他向苏好意耳语道:“你在这里,我进去看看。”

    苏好意怎么能放心,一把拉住他道:“要去一起去,也有个照应。”

    他们小心地进了屋子,里面很黑,月光只能照到有窗的那一侧。

    司马兰台怀疑的那个人进了最里面的一间,苏好意他门不敢冒然闯入。只能尽量靠近,想听听他在里头做什么。

    等靠近了才发现里面居然还有个女人,他们两个在说话,声音很低。

    看来那女人应该是先一步到这屋子里来的,两个人必然是之前就约好了的。

    只听那女子说道:“这么多年你还是找来了,也不怕被官府抓了去。”

    “你原本就是老子的女人,”那男人的声音听上去十分蛮横:“就算你改嫁到这地方,也别想逃出我的手心去。”

    “你就放过我吧!我在这有儿有女,只想过安生日子。”女人苦苦哀求,显然不想再和这个人有什么牵连。

    “少做梦了!”那男人粗鲁的撕扯着女人的衣服说:“你乖乖的伺候好我,我就给你们家人留一条活路。不然的话一个都别想活!”

    那女人就算不情愿,也不敢反抗。

    司马兰台拉了苏好意一把,两个人慢慢的往外走。

    他们得趁着这功夫去找人,好把这个江洋大盗给抓住。

    不然别说那女人一家的性命可能不保,这镇上还不知有多少无辜的人要受牵连。

    倒霉的是就在他们快要出门的时候,苏好意不知踢到了地上的什么东西,弄出了动静。

    其实这时候他们已经离最里面的屋子有一段距离了,但里头的人还是听到了动静。

    那个江洋大盗常年行走江湖,格外小心谨慎。

    当即就从那女人身上下来,提了刀往外走。

    这时候就算他们两个拼命往外跑,也不一定能跑得掉。

    况且真把那人引到外头,一旦大开杀戒可就糟了。

    现在街上到处都是人,老弱妇孺比比皆是,弄不好就会尸横遍地。

    电光火石之间,苏好意和司马兰台都想到了这样的后果,所以两个人谁也没动。

    司马兰台将几只银针扣在手上,同时把苏好意推到自己身后。

    对方不但有刀,还是个常年刀头舔血的恶魔。

    司马兰台连三成的胜算都没有。

    就在这时,苏好意猛地抱住他,两个人倒在一旁的稻草堆上。

    没等司马兰台反应过来,苏好意便开始了不轻不重地叫了起来。

    这回换她的手捂住司马兰台的嘴。

    苏好意的声音太销魂,似痛似喜,欲哭欲醉,司马兰台周身如遭火焚,双手紧紧握着,拼命控制才没搂住苏好意。

    他当然知道苏好意是为了保命才这么做,可依旧遏制不住心中的狂潮般的悸动。

    那个人还没等来到跟前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原来是一对偷情的男女在此私会。

    行走江湖的人生死不怕,但也有忌讳。

    比如遇到男女交合就要自动避开,否则就要惹晦气。

    何况他现在还想在这里多待一阵子,一旦杀了人,可就没法再待下去了。

    想到这里,他轻手轻脚地返回去。

    但为了以防万一,还是支起耳朵,仔细听外头的动静。

    说好也顾不得司马兰台全身僵硬,硬着头皮把戏演完。

    然后又佯装穿衣服,还不忘埋怨几句:“你弄得人家疼死了,下次不和你来了。”

    然后才拉着司马兰台的手走出来。

    两个人不敢快走,怕里头的人起疑心。

    等彻底走出来之后才连忙去找人。

    因为事情紧急,苏好意根本顾不上害羞,只跟司马兰台说了一句:“我当时捂你的嘴没别的意思,是因为那个时候男人是不叫的。”

    喜欢玉金记请大家收藏:()玉金记青网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玉金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言情小说吧只为原作者只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只今并收藏玉金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