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9

    苏好意脑后的红发带随着头发甩来甩去,天都黑了,她才回到青芜院来。

    一连几日她都跟花芽他们厮混在一处,常常玩儿的忘了时间。

    本来今天墨童特意去请过她,说司马兰台等着她一起吃晚饭的,可被宇文朗他们给混忘了,直到这时候才想起来。

    琴声清越,抚琴的人技艺高妙,把七根弦拨弄得引人入胜。

    “师兄怎么让这琴比他儿子还听话的?天都里的琴师我都认得,每人超得过他去。”苏好意嘀咕。

    走进青芜院的门,苏好意不禁有些心虚。

    至于为什么心虚,她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屋子里掌了灯,窗纸上映着司马兰台的侧影。

    皎皎如月,莹莹若玉,一痕剪影露带霜,好一副才貌仙郎美人图。

    琴声戛然而止,美人说话了:“八郎还没回来吗?”

    “回来了,回来了,”苏好意忙在外答应,三步并两步进了屋,信口编瞎话:“其实早回来了,在外头听师兄弹琴入了迷,忘了进来。”

    “苏公子回来了,快吃饭吧!再一会儿就凉了。”墨童一边说着一边将司马兰台的琴收起来挂到墙上。

    “让师兄久等了,真不好意思。”苏好意陪着笑说:“你今天忙不忙?跟青鸾夫子可讨论出眉目来了?”

    “先吃饭。”司马兰台把筷子递给苏好意。

    一餐饭吃得安安静静,苏好意莫名觉得司马兰台不高兴,还莫名觉得他似乎在生自己的气。

    苏好意没胆量直接问,不是怕司马兰台怎样,而是怕自己多心。

    吃完了饭,苏好意也不起身,贼兮兮地试探人家。

    “师兄啊,我的字好长时间不练又退步了,”苏好意两只手交叠着放在桌案上,侧脸枕在上面,看着司马兰台问:“怎么办呢?”

    司马兰台正在看书,眼睛盯着书,并不看苏好意:“那就从新练一练。”

    苏好意心里的不安更重了,从一旁的书册里拿出一张纸来,摊开了说道:“这个九九消寒图只写了一笔,还是数九的第一日写下的,如今过去快两个月了,余下的八十笔全空着呢。”

    这个九九消寒图还是司马兰台在冬至日那一天拿出来和苏好一一起写的。

    一共九个字,每个字九笔,合在一起九九八十一笔。

    从数九的第一天写起,写完了九天也就结束了。

    只因为冬至的第二天就出了事,苏好意被关了起来,这九九消寒图也就搁下了。

    她提起这事,司马兰台当然不能忘。

    把手里的书卷放下,伸手向苏好意说道:“过来,把改写的补完。”

    苏好意正巴不得这一声,连忙爬过去,乖乖坐到司马兰台身前,让他握着自己的手一笔一划地写。

    “庭前垂柳珍重待春風”,写到重字的第七笔停。

    “还是师兄教我写的好看。”苏好意啧啧称赞,就坐在那里也不离开。

    没良心的人如今等同在自己怀里了,司马兰台的心绪开始回升上扬。

    “师兄啊,我们刚进山的要留在山上一年杀性子。你为什么在仙源山十年只回过两次家呢?”苏好意侧过头问司马兰台,她的唇瓣娇柔殷红,小小的榴齿细密洁白又整齐。

    就算仙源山离天都远也不至于如此。

    “在青鸾夫子领我到这里之前,我已经在锦屏寺待了两年了。”司马兰台对苏好意没有隐瞒:“天王寺的无相禅师说我克母,最好能为母亲修行祈福。”

    苏好意一下子就懂了,司马兰台原本是要做舍身儿的,在天王寺两年遇到了青鸾父子。

    征得家人同意后,将他带到了仙源山。所以司马兰台又在仙源山学医八年后才回到京城,正好应了十年之数。

    难怪她总觉得司马兰台在很多时候特别像个带发修行的和尚,敢情真是有缘由的。

    在大夏国,有这样遭遇的孩子并不少见。但一到司马兰台身上,苏好意就心疼了。

    “如果我早认点师兄就好了,”苏好意的语气毫不做作:“那样就能早些陪着你。”

    司马兰台笑了笑,心底一片温暖。

    苏好意转了转眼睛,把话题往自己身上引:“师兄啊,你还不知道我大名吧?其实八郎只是我的小名而已,不过人们叫的顺口,我也懒得改了。”

    “那你本名叫做什么?”司马兰台很感兴趣。

    “叫做好意,”苏好意微微有些忸怩:“平日里只有我娘偶尔会叫,乍一说出来还有点儿不好意思呢。”

    “苏好意,”司马兰台将这名字轻声念诵一遍:“别致又好听。”

    说着重新握住苏好意的手,在纸上写下“苏好意”三个字的蝇头小楷。

    苏好意认真看那字,从没想过自己的名字被写的这么好看。

    “你可有字吗?”司马兰台问她。

    “没有,”苏好意自嘲地笑笑:“字要父亲尊长给取的,我身边没有这样的人。”

    “那我给你取一个如何?”司马兰台看着苏好意姣美的侧脸,她耳珠圆润,鼻尖翘挺,处处生得小巧却又不失大气。就忍不住送个爱称给她,自然也是存了私心的。

    苏好意听了自然高兴,忙说:“那就多谢师兄了!你当初给海大哥家的小侄儿取名就取得十分好听,我当时羡慕极了。”

    “这有什么好羡慕?”司马兰台失笑,觉得苏好意像个讨糖吃的小孩子。

    “怎么不羡慕?!你可是兰台公子啊,多少人都巴望着这一殊荣呢!”苏好意道:“珈官那小子真好命。”

    “别忘了是你在旁穿针引线。”司马兰台悄悄苏好意的头提醒她,他给海家的孩子取名字又为的是谁呢!

    “那师兄快帮我取一个吧。”苏好意当然没忘,笑嘻嘻地央求司马兰台。

    “把它写下来。”司马兰台说着又握住了苏好意的手,一笔一画,将给她取的字写在纸上。

    “念卿,”苏好意缓声念了出来:“苏念卿。”

    “可喜欢?”司马兰台问她,声音近在耳畔。

    “喜欢。”苏好意回答得毫不迟疑。

    窗纸上映出二人的侧影,如此之近,仿佛苏好意已经被司马兰台拥入怀里。

    喜欢玉金记请大家收藏:()玉金记青网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玉金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言情小说吧只为原作者只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只今并收藏玉金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