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7

    仙源山的景致依旧美不胜收。

    赤寻花灼灼烈烈,不厌其烦地开着。

    落花漂在潭水上,像一叶叶红色小舟。

    赤寻花常开不败,有花无叶,是世间罕有的树木。

    据说每每有山外之人来求取,但这树既不可能移植,更不结种子,便是插芊也未曾活过一枝。

    “师兄,你说这赤寻花可寂寞吗?连个伴儿也没有。”苏好意坐在赤寻树漆黑的树干上问司马兰台。

    她的一双脚悬空着,晃啊晃的,没一刻安静。

    “又不是一定要有伴才不寂寞,它自有它的乐趣。”司马兰台捡起一朵花,准备带回青芜院做书签。

    “对啊,”苏好意轻轻巧巧地从树上跳下来:“就比如师兄你,不需要人陪伴也不会无聊。”

    “也不是这么说。”司马兰台的话没说完,苏好意就已经蹦蹦跳跳的走了。

    墨童先进去收拾屋子,他们两个在外面闲逛一会儿,估摸着时候差不多了也就回去了。

    “天晚了,明早再去探望夫子和师兄弟们吧。”苏好意捶了捶肩膀:“还得把礼物分一分。”

    除了毛笔,她还买了别的东西,杂七杂八的不老少。

    歇了一晚,第二天一早,苏好意就带着礼物先去看了丹凤夫子。

    老爷子精神矍铄,老远听到苏好意的脚步声就笑了,朗声说道:“猴儿崽子来了!你这小猢狲下了山,一溜烟似的没了踪影。终于肯回来了!”

    “小猢狲再怎么乱跑不是还有你这个老猢狲坐镇?有你在这儿,我总是要回来的。”苏好意笑嘻嘻的进门,嘴上这么说,还是认认真真地请安:“师父,这些日子你老都好吧?”

    “有什么好不好的,不过是混吃等死罢了!你不在山上没人给我打牙祭,馋的我天天咽口水。”丹凤夫子说着忍不住咂咂嘴。

    “过几天不是要杀猪?”苏好意挨着他坐下:“到时候好好给你解解馋。”

    “这思源堂的厨子就会用白水煮肉,顶多加一碗蘸水,”丹凤夫子忍不住朝苏好意倒苦水:“难吃得紧!根本对不起那死去的猪。”

    “今年我动手,”苏好意道:“做五香烧猪,外焦里脆,保证好吃。”

    丹凤夫子的口水到底没忍住,苏好意拿帕子帮他擦:“今天先给您用石板烤点羊肉来吃,时候还早,我把肉腌上。去问候问候断鸿夫子他们,再回来陪你吃午饭。”

    “兰台那小子怎么没跟着你一起来?”丹凤夫子好容易忍住口水,想起了司马兰台。

    “师兄去青鸾夫子那儿了,”苏好意道:“路上遇到几个疑难病症。”

    “这小子一天老气横秋的,”丹凤夫子摇头:“不好玩儿!”

    苏好意随后却看了断鸿和雪枭等几位夫子,虽然她现在已经是丹凤夫子的亲传弟子,可那几位也是自己的授业夫子,苏好意不愿划得那么清楚,显得自己太过凉薄。

    把自己的礼物送给他们,又简短叙了几句话,苏好意才告辞。

    一出来就被众师兄弟围住了。

    苏好意扒拉着石勉和贺天酬的头笑道:“才几天没见你们两个又长高了!没少偷吃吧?”

    两个小子也不说话,光是笑。

    “你一下山去,我们都没趣儿极了。”花芽笑道:“这次又多了不少新鲜见闻吧?可得说给我们听听。”

    “好说好说,我也着实想你们,”苏好意笑靥如花,语气亲热极了:“只是这会儿不得闲儿,午饭后咱们聚在一处,我把这一路的所见所闻都给你们讲讲。”

    众人听她如此说才把她放走了。

    苏好意回到丹凤夫子那里去,忙着给老爷子解馋。

    丹凤夫子道:“你是什么出身?也和兰台小子一样是官宦人家的子弟吗?”

    “怕是让你失望了,”苏好意一边放肉一边说:“我出身低,比兰台师兄差远了。”

    “看着不像啊,”丹凤夫子道:“你可不像是穷人家的孩子。”

    “我们家穷倒不穷,”苏好意笑了两声说:“就是名声不大好。”

    “哦,是做生意的,”丹凤夫子点头:“那也没什么不好。虽说世人多嫌商人铜臭味重,其实也一样养家糊口而已。”

    “我不瞒您,”苏好意把火扇得更旺些,吸吸鼻子说:“我家是开花楼的,我是个小龟奴。”

    “啊!”丹凤夫子点头:“怪不得你这么有趣!”

    “嘿嘿,”苏好意笑着凑到他跟前道:“您不嫌我出身不清白?毁了你老人家的清誉?”

    “这有什么?孔圣人早说过有教无类。”丹凤夫子难得一本正经地说话。

    苏好意不上当,眯着眼坏笑道:“少来了,老头儿!你这么大肚能容,年轻时必定什么坏事都干过。我猜你一定没少在欢场里泡着,是也不是?”

    “哈哈哈!”丹凤夫子笑得前仰后合,敲了一下苏好意的头道:“你这小鬼头,什么都瞒不过你去!老夫当年也着实风流过,天都的歌馆楼台自是经常出入的。”

    “良家女子可有勾搭过?”苏好意又问他。

    “这个……自然……”丹凤夫子有些支吾。

    “不消说自然是有了,”苏好意冷笑:“对不对?”

    “你还年轻,不晓得这两情相悦……干柴烈火……淫而不乱……”丹凤夫子还想顾全自己的颜面。

    “我说你怎么不成家,”苏好意哼哼两声:“躲到这里不下山。难怪兰台师兄不要做你的弟子。”

    “那是他不识抬举!”丹凤夫子梗脖道:“你当我真稀罕他么!”

    “你这么风流,怎么没被逐呢?”苏好意好奇。

    “那自然是因为我没闹出过乱子,”丹凤夫子说到这里又自骄起来:“咱们习医的就是有这点好处。”

    “行了,你还是快吃肉吧!”苏好意把烤好的肉给他装到碗里:“当心烫啊!”

    “猴儿崽子,你别不知足,”丹凤夫子吃完了碗里的肉不忘教训苏好意:“我活了一百岁,早看明白了。人生在世就该及时行乐,一本正经最要不得。仙源山的这些徒子徒孙,也就你还对我胃口。”

    “兰台师兄那样子不就很好么?”苏好意不太同意。

    “真正经的自己累,假正经的别人累,”丹凤夫子教训道:“左不过一堆土馒头!正他娘的什么经!”

    喜欢玉金记请大家收藏:()玉金记青网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玉金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言情小说吧只为原作者只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只今并收藏玉金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