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3

    寥落天幕只有几颗稀疏的星子,郊野寂寂,只余风声。

    苏好意抱了抱肩,察觉到了凉意。

    “公子,这天好像要下雨,打西北方向阴上来了。”墨童在车外说道:“咱们得找个地方避一避。”

    他们从田寡妇店出来,准备在马车上过夜。

    谁想天要下雨,不得不找个避雨的地方。

    “那老板娘说了,这地方除了她的店,就只剩下一处鬼宅了。”苏好意道:“师兄,你看咱们是回店里还是去鬼宅呢?”

    “你怎么打算?”司马兰台先问苏好意的看法。

    苏好意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说:“要是有的选,这两处我都不想去。回田寡妇店里只怕不堪其扰,她正是如狼似虎的年纪,便是天上罗汉下降,也得被她把袈裟扯去。况且咱们是外地人,真要闹到不可开交,吃亏的也得是咱们。”

    这田寡妇虽然不过是升斗小民,但苏好意却知道,越是和这样的人打交道,越是要小心。一般人大概觉得有权有势便可以随意欺压人,却忘了一句光脚的不怕穿鞋的。

    这田寡妇既不怕丢脸又不怕吃亏,他们可就不一样了,首先就得顾脸面。

    “至于那鬼宅嘛,我当然是怕的。那田寡妇说,凡是进了那宅子的人,重则丧命,轻则疯癫。不过鬼神之说往往都是虚妄,又何况她故意要吓咱们,说的话多半有夸张之意。”苏好意分析道:“不如我们还是去那里吧。”

    倘若换成她自己,当然会留在田寡妇店里,反正她又不怕被非礼。

    可司马兰台是什么人,怎么能让他受那样的腌臜气?

    因此苏好意乍着胆子选了鬼宅。

    那宅子与田寡妇店隔得并不远,只是荒废了太多年,周围杂草丛生,已经寻不到路了。

    宅子的大门不知为什么只剩下一扇,在黑夜中像一只空洞的眼睛,不怀好意的睁着。

    他们刚来到门前,西天就阴得沉沉一片,一道闪电竖着劈下来,像一把尖刀割破了半边天。

    “这雨来的好快!”墨童一边把车从马身上卸下来一边说道:“咱们得快点儿进去。”

    司马兰台背着医箱,苏好意拿着钱袋又背上一个装衣服的包裹,墨童背着行李牵着马,三个人就这样急匆匆的进了荒宅。

    他们车上是备着火把的,但这一路几乎也没用上,没想到今天却派上了用场。

    摇曳的火光只能照出一丈左右,庭院里有几个大树,但似乎都枯死了。枝丫峭楞楞地,好似群魔乱舞。

    一只猫头鹰在树上怪叫,吓得苏好意立刻跳到了司马兰台身后。

    “别怕,猫头鹰而已。”司马兰台如此说着还是拉住了苏好意的胳膊:“地不平,当心脚下。”

    “我没事,就是那鸟叫的太突然了,才吓了一跳。”苏好意想让自己看上去不那么胆小:“师兄也要当心,这地上的草都连成片了,绊脚。”

    院子里的屋舍倒塌了不少,只有几间正房还矗立在那儿,但门窗也大多残破不全了。

    苏好意抬头看了一眼天,已经看不到一丝星光了。

    墨童先进了屋子,拿火把照了照,说道:“这屋顶上的瓦还算全乎,应该能避雨。”

    他们把马也牵了进来,只是栓到了旁边的屋子里。

    火把被插在门上,苏好意和墨童把屋里的干草扎成简易的扫帚,作为打扫的工具。

    又擦干净一张桌子,把医箱和行李包袱等物都放在那上头。

    这时外头已经雷声四起,火把上的火苗也被吹得东倒西伏,苏好意赶紧拿起火把,放在了避风的地方。

    墨童和苏好意清扫出一大片空地,拿出一领席子铺好。

    司马兰台打开医箱,从里面拿出一包药粉。

    这是他们行路时必备的,里头放了雄黄等物,专门用来驱赶蛇虫。

    在野外留宿自然要小心一些,这种久已废弃的宅子里一定少不了蛇、蝎子等毒虫,将药粉撒成一个圈,就可以有效防止这些毒虫咬伤人。

    苏好意则四处寻找可以照明的东西,那火把要不了多久就会燃尽。

    这荒宅暗夜的,要是没点亮光可真是要人命了。

    雨已经下了起来,雨点拍打着破败的门窗,一股难闻的腐朽夹杂着潮湿的气味充斥在周身。

    苏好意干脆拢起一堆火,既可取暖祛潮也可照明。

    “二位公子将就着歇一晚上吧,明天早晨咱们还得饿着肚子赶路,”墨童把火堆聚了聚说:“小的看着火就成。”

    “那就先辛苦你了,我先睡一会儿,后半夜替你。”苏好意把一件蓑衣递给墨童,让他坐在身下。

    外头的雨还不小,看这样子短时间内不会停。

    苏好意紧了紧身上的衣服,侧着身枕着包袱躺下,司马兰台把自己的一件外衫给她披上,说道:“别怕,好好睡吧。”

    司马兰台是被憋醒的。

    他猛地咳嗽一声,睁开了眼。

    火堆快要燃尽了,墨童倒在一边。

    他伸手去摸苏好意,对方一动不动。

    “八郎……”司马兰台叫了一声,发觉自己的嗓子哑的厉害。

    “怎么会这样?”司马兰台挣扎着想起来,却发现自己耳鸣得厉害,眼前也直冒金星,五内一阵阵烦躁,忍不住要呕吐。

    这似乎是中毒的症状,来不及考虑是什么原因中了毒,他先是取出银针来在自己身上的穴位扎了几下。

    然后把苏好意扳过来,去解她的衣领。

    “师兄,你要干嘛?”苏好意本能地护住胸口。

    “我们中毒了,需要护身符解毒。”司马兰台努力忍着不适说。

    “中毒?”苏好意顿时紧张起来:“中了什么毒?”

    她这么问着,已经把护身符拿了下来,递给司马兰台。

    “你先用,”司马兰台说道:“我去看看墨童。”

    他摇摇晃晃的朝墨童爬过去,却被苏好意一把扯住了:“师兄,我好像没中毒。”

    苏好意行动如常,头不晕眼也不花。

    “怎么会这样?”司马兰台不解。

    “你先含着护身符,我去看墨童。”苏好意扶着司马兰台坐下,把护身符递到他手上。

    喜欢玉金记请大家收藏:()玉金记青网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玉金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言情小说吧只为原作者只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只今并收藏玉金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