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1

    司马兰台虽然扯开了被子,苏好意却趴在床上,用手捂着脸。

    但他还是吓了一跳,因为苏好意露在外面的肌肤上布满了密密麻麻红色的小点。

    “你这是起了疹子,还有哪里不舒服?”司马兰台说着就去拿苏好意的手腕准备给她号脉。

    苏好意却死活不肯,不是不让司马兰台号脉,而是不想让司马兰台看到她的脸。

    “别怕,这疹子只是看着吓人,很好治的。”司马兰台伏低了身子,轻声哄着苏好意:“让我看一看,然后好开药,好不好?”

    “那你不要看我的脸,”苏好意妥协了一步:“一眼都不准看。”

    “我先给你号脉,”司马兰台打算一步步来:“你只是生病了而已,很快就会好了。”

    “真的吗?”苏好意有些不信:“为什么会这样?”

    “像这种麻疹,每个人一生都要得一次的,但是得过之后就不会再得了。”司马兰台道:“大多数人都会在小的时候发病,你比较晚。”

    “那师兄快给我开药吧。”苏好意催促:“几天能好?”

    “最快也要三天,”司马兰台道:“让我看看你的舌苔。”

    “不行不行,那样你就看到我的脸了。”苏好意不答应:“我不要你看。”

    “你的脸到底怎么了?”司马兰台正色道:“这疹子虽然不是重症,可也马虎不得。除了号脉,还得看舌苔。何况你这样总捂着也不行,弄破了皮肤会留疤的。”

    “太丑了,真是太丑了,”苏好意又哭了:“从小到大我都没这么丑过。”

    她这么一说,司马兰台好奇极了:“你不过是起了疹子而已,能有多丑?”

    苏好意不说话,只是难过地捂住脸。

    “听话,让我看看,我保证不笑你。”司马兰台伸手要抱她起来。

    苏好意缩成一团,做最后挣扎。

    司马兰台就像挖红薯挖萝卜一样把苏好意从被窝里挖出来,软硬兼施:“不让我看怎么开方子?治不好可是一辈子的事。听话,我绝不笑你就是了。”

    苏好意万般的不情愿,最后还是放下了手。

    司马兰台必须得承认,确实够丑。

    苏好意的脸不但布满了疹子,而且浮肿得特别厉害,眼睛只剩下一条缝,跟猪头一样,当得起面目全非四个字。

    司马兰太忍了又忍,才没笑出来。

    哪怕苏好意已经变成了这副德性,他却依然觉得可爱。

    “不要再看了,”苏好意拖着哭腔:“实在太难看了。”

    “出疹子的时候都会发热,你夜里应该是着了风,所以脸才会肿。”司马兰台轻声细语:“再加上你昨晚恰好吃了鱼肉羊肉这些发物,反应要比一般人厉害。”

    “唉!”苏好意哀叹,自己真是太倒霉了。

    要不是昨天晚上贪嘴也不会起夜,要是不起夜也不会着风。

    可现在说什么都晚了,只希望司马兰台能快些给她治好。

    “墨童,再去续三天的店钱,”司马兰台吩咐墨童:“然后上来拿方子抓药。”

    墨童答应着去了,司马兰台又摸了摸苏好意的额头,有些烫。

    “师兄,把你的手帕给我一幅吧,我好把脸挡上。”苏好意哀求:“我实在不想让人看。”

    “脸上盖着白帕子像什么?”司马兰台不肯:“况且一会儿还要涂药,不过是生病了而已,又不是一直会这样。”

    司马兰台虽然这么说,却不准任何人再进这屋里来了。

    墨童只能把东西送到门口,根本不能踏进房门一步。

    最初的一天特别难熬,浑身上下从骨头往外透着疼和痒。

    苏好意特别难受,司马兰台就安慰她:“这东西出得越多越好,表示把体内的毒都发出来了,以后会少生病。”

    “那脸上会留疤吗?”苏好意不放心:“我看有人因为得天花麻疹变成麻子。”

    “你不会,”司马兰台保证:“等烧退下去,会给你配了草药沐浴,可以缓解痒痛的症状,且不会留疤。就算皮肤上有些溃破,也有药膏可涂。”

    果然就如司马兰台所说,到第三天的时候,苏好意的症状已经稳定了。

    只是皮肤上还留着点点印记,其他的症状都消失了。

    苏好意揽镜自照,叹道:“还好没破相,真是吓死我了。”

    此时只有她一个人在屋里,司马兰台不知做什么出去了,老半天不见回来。

    “师兄心里一定会永远记着我那猪头样子,”苏好意又叹气:“我真是每次出丑都能被他看见,真不知是造了什么孽。”

    门外响起脚步声,苏好意连忙将镜子压在枕下。

    司马兰台走进来,手里提着几个纸包。

    “这还是我的药吗?”苏好意问:“怎么这么多?”

    “你这几天光喝粥了,”司马兰台走过来说:“我问了客栈的掌柜,这里有家点心铺子做的不错,给你买了几样。”

    “哇,”苏好意立刻把点心包拿过来,一边解绳子一边说:“师兄真是善解人意,我这两天喝粥喝的肚子都瘪了。”

    “你的病基本痊愈了,不需要吃的太寡淡,但也不能吃油腻的东西,”司马兰台说道:“点心也不要一下吃太多。”

    “嗯嗯嗯,”苏好意一个劲儿的点头,拿起一只枣泥面馃子咬了一口,眯着眼睛道:“好吃好吃,还热乎呢!”

    她哪里知道司马兰台为了给她买到刚出炉的点心,特意在那里等了半个多时辰,害的点心铺子前头的街道都堵了。

    “你不是说每次生病都要有安安疼?”司马兰台给苏好意倒了杯茶:“这样病好的快。”

    “师兄,你每次都记得,你的记性可真好。”苏好意的嘴边粘着一点儿糕点屑:“我生病的时候没胃口,可是病快要好了就特别馋。”

    她跟司马兰台提起安安疼,还是那次屁股上长毒痈,当时司马兰台去探望她,特意拿了奇园的大莲蓬。

    从那以后,几乎苏好意每次生病,每次受伤,司马兰台除了给她看病治伤之外,还会给她准备好吃的。

    喜欢玉金记请大家收藏:()玉金记青网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玉金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言情小说吧只为原作者只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只今并收藏玉金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