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8

    这件事说起来话长。

    马婆婆不是本地人,她在这里也没什么亲戚。

    当年远嫁到,本来是在另一个镇子里住的。只是丈夫死的早,孤儿寡母的也着实过得艰难。

    十多年前,多年没有音信的娘家兄弟忽然寻了来。

    老家遭了水灾,只剩下他和几个月大的女儿逃了出来。

    他无处可去,只能投奔自己的姐姐。

    并且那时他已经得了怪病,身上的皮肤变得如鱼鳞一般,只是那时候才只在腿上有。

    当地有个说法,凡是得这样病的,都是遭了诅咒的不祥之人。

    马婆婆不敢叫别人知道,怕弟弟被赶出去。

    那个女孩儿他们实在养不活,干脆就送了人,趁天黑放到了白山镇上的辛家门口。

    后来,马婆婆的弟弟病得越来越严重,手上脖子上也开始起了鳞片。

    左邻右舍起了疑心,他们只好搬走。

    因为还惦记着被送走的孩子,所以就干脆搬到了白山镇。

    但是并没到镇子里住,而是在镇子外头盖了房子,为的也不过是避人耳目。

    但马婆婆的弟弟却觉得这样下去也不是长久之计,马连生越来越大,小孩子管不住嘴,迟早会说漏嘴的,到那时候他们谁也别想在这里待下去。

    于是他便离开了马婆婆家,独自到江边的树林里藏身。

    只是时常吃不饱,便在夜里的时候到马婆婆家来拿些吃的。

    所以这么多年马婆婆家里从来也不养狗。

    后来有人在江边看到过几次马婆婆的弟弟,那时候他已经全身都长满鳞片了。

    他身上的鳞片特别怕被衣物摩擦,所以只在腰间围了块布,看上去就格外吓人。

    人们把他当做江里的黄鱼成了精,还把他认成女的,就叫他黄仙姑。

    一次有个早起的人看到他从马婆婆家院子里跳出来跑了,马婆婆只好遮掩说夜里黄仙姑跟她讨吃的来了。

    如此过了若干年,那个被送人的孩子嫁进赵家做了姨娘,她根本不知道自己的身世。

    更不知道自己的亲生父亲和姑姑,一直就在这镇子上。

    后来小姨娘难产,镇上的人都在传言小姨娘被人剖开了肚子,一定活不成了。

    马婆婆的弟弟也听说了,他便想为自己的女儿报仇。

    那天他悄悄潜进了赵家,本来是要去杀苏好意和司马兰台的。

    却发现女儿根本没死,这让他十分高兴。

    他想去偷偷看看女儿,听到小姨娘房里两个丫鬟在那议论白天的事情,说夏姨娘想要治小姨娘于死地,几次几番拦着不让神医治。

    还说小姨娘眼下虽然逃得性命,将来只怕也难。

    他知道自己身体越来越不行,说不定哪天就死了。又放心不下女儿和外孙,想了想,干脆把夏姨娘杀了,以除后患。

    他于是进了夏姨娘的屋子,要掐死她。

    夏姨娘不敢大声呼救,怕逼急了他,杀自己灭口。

    她问对方为何要杀自己,马婆婆的弟弟就说谁让她想害死小姨娘。

    夏姨娘忙说他找错了人,真正想害死小姨娘的是大太太。

    因为自己无论如何也不过是个姨娘,小姨娘就是生八个儿子,也威胁不到自己的地位,可对大太太来说却不是这样了。

    小姨娘年轻貌美又生了儿子,老爷必定十分宠爱她,甚至很有可能将她扶正。

    所以大太太将她视为眼中钉,必欲除之而后快。

    如果此时大太太死了,小姨娘的威胁就彻底解除了,不但不会有人惦记着要害死她,还会顺理成章地当上太太。

    马婆婆的弟弟原本也不打算放过她,怕她走漏风声。

    可这时外头恰好有巡夜的人经过,他便不敢动手。

    然而夏姨娘也没有呼救,反倒帮他遮掩。

    又跟他说自己和小姨娘关系一直不错,也算是同病相怜。下人们的话当不得准,都是大太太让他们那么说的。

    马婆婆的弟弟听了竟相信了她的话,放过了夏姨娘,而是把大太太掐死了,之后又伪装成上吊的样子。

    至于后来小姨娘的丫鬟在府里撞见他,是因为他想看看自己的女儿。

    从那之后,他果然再也没进过赵府了。

    很显然,夏姨娘的确在撒谎。

    “官差如今已经盯上夏姨娘了,”苏好意道:“就是不知道她能挺到什么时候。”

    “神医,你看看我弟弟还有没有救。”马婆婆苦苦哀求:“他快要死了,你们就别把他交给官府了。”

    司马兰台给他号了脉,摇头道:“病入骨髓,已然无药可医了。”

    “多谢你们救了我女儿和外孙,”马婆婆的弟弟声音虚弱:“我这辈子一事无成,活得人不人鬼不鬼。你们二位是好人,还请千万为我姐姐她们保密。我一会儿会趁天黑离开这里到江边去,绝不连累旁人。”

    他知道自己的身世如果被人知晓,马婆婆一家连同自己的女儿都无法在这里存身。

    “如果你真想你的女儿平安无事,就应该去见官。”苏好意对他说:“说句实在话,就算你认罪伏法,也撑不到行刑的那一天。但是你留下夏姨娘这根毒刺,你女儿是不会好过的。她让你杀了大太太,将来一定也会想办法除掉小姨娘。如此,她就成了得利的渔翁。否则她为什么要包庇你?我刚刚才在赵家和她对质,可如果你不出面,她的嘴再紧一些,骨头再硬一些,还真没办法定她的罪。”

    “那我该怎么办?”马婆婆的弟弟没了主张:“我不能让他们知道我是谁。”

    “我明白你的顾虑,你也不需要说自己是谁。你只说早年受过小姨娘的恩惠,所以才想为她报仇。至于更深层的关系,只要你不说,没有人能想得到。”苏好意道:“你想是不是这样?”

    马婆婆的弟弟想了想,说好意的办法已经算是最稳妥的了。如果那个夏姨娘真是个狡猾的人,自己的女儿的确有危险。

    当天夜里,马婆婆的弟弟便主动投案了。

    夏姨娘万万没有想到他会出现。

    她没有办法抵赖下去,因为那个捕快用刑太狠,她要是不招就得被折磨得生不如死。

    她不怕跟她讲理的人,反倒害怕动粗动硬的人。

    因为她伶牙俐齿,却吃不了皮肉之苦。

    喜欢玉金记请大家收藏:()玉金记青网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玉金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言情小说吧只为原作者只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只今并收藏玉金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