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3

    赵家人当即报了官,仵作来了之后查验完毕填写了尸格。

    赵太太的确不是自尽死的,而是被人用枕头或被子一类的东西捂住口鼻窒息而死,随后又挂到了房梁上,做成悬梁自尽的样子。

    府里的所有人都要被盘问,首当其冲的自然是是太太院里的人。

    昨天晚上,在这院里,正房东屋住的是赵太太,外间是她的两个贴身丫鬟。

    西屋住的是奶娘和小少爷,还有赵太太的陪房谢婆子。

    据那几个人讲,前半夜小少爷总是啼哭,再加上老爷和太太拌嘴,众人被吵的睡不着,到了后半夜才睡着,并没听到什么可疑的动静。

    再检查屋子的门窗和院子,发现窗户有被撬动的痕迹。显然是有人夜里闯了进来,害死了太太,伪装成自尽的样子。之后凶手又原路退出去,丝毫没让人察觉。

    其实赵家每晚都有巡夜的人,不过那天晚上巡夜的两个人后半夜偷了懒,躲到杂物房里喝酒去了。

    出了凶杀案,苏好意他们更走不了了。

    赵家的丫鬟仆人通通都被叫过来一一审问,连守门的都没放过。

    苏好意和司马兰台他们算客人,但也免不掉被询问一些事宜。

    不过就是那天夜里都做了些什么,谁能证明之类的。

    府里搭了灵堂,就在赵太太的院子。

    总要拿住了真凶才好告慰赵太太的在天之灵,况且按照寻常的规矩也得停灵七日再下葬。

    苏好意手里拿着黑色的棋子在桌子上敲啊敲,许久也不肯落子。

    他们现在除了每天给赵家的老太太、小姨娘和小少爷看诊之外,其余的时间都在客房里待着。

    苏好意无聊的很,司马兰台就让她同自己下棋。

    可苏好意在下棋这上头并不是十分在行,究其原因是她心不够静。

    “师兄啊,你说到底是什么人害死的赵太太呢?”苏好意把那黑子随便放了一个地方,心思还在这上头打转。

    司马兰台不疾不徐地在棋盘上落了一子,吃掉了一大片黑子:“虽不知是谁但必有纠葛,或因恨或因利,绝不可能无缘无故。”

    “那倒是,不过害人的这个人藏的也够深的,如今官府都在这里查了三天了,居然没有丝毫线索。”苏好意轻笑一声:“师兄啊,你觉得凶手应该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年纪不老,身手敏捷,力气大,”司马兰台道:“如果是一个人的话。”

    “若是两个人呢?”苏好意又问:“又该是什么样子?”

    “起码有一个是内应。”司马兰台道。

    “如此说来,凶手未必是这府里的人,也许他行凶之后就离开了。”苏好意想了想说:“不知道官府有没有排查和赵家有过节的人。”

    其实她也不过是闲极无聊和司马兰台讨论讨论,并不是真的要破案。

    这事儿终究得官府过问,他们是出来行医的,能不趟浑水就不趟了。

    谁知赵太太的事还没查出些许眉目,这天夜里赵府又出事儿了。

    半夜里响起一声惊叫,守夜的仆人跑过去一看,有一个人倒在地上,一动不动。

    手里的灯笼探过去一看,是照顾小姨娘的丫鬟,名叫丑儿。

    那丫头昏过去了,人事不省。

    这件事让赵老爷知道了,连忙把司马兰台请过去。

    司马兰台翻了翻丑儿的眼皮,又给她号了脉说道:“应该是受了惊吓,导致了心悸。”

    在她身上扎了几针,那丫头便悠悠醒了过来。

    苏好意认得她本是府里的粗使丫头,还是自己让她跟小双一起伺候小姨娘的。

    丑儿醒了之后也是两眼无神,别人一问她怎么了,她就立刻抱着头尖叫,死活也不肯说。

    可见受的惊吓实在不小。

    “先不要问她了,”司马兰台道:“她惊吓过度魂不守舍,先安神再说。”

    给她开了安神镇静的药。

    到了第二天,丑儿的神志才算恢复了一些,但依旧心有余悸。

    官府来人问她夜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她说半夜自己想要解手,于是就到院子里去。

    看到院子里有个黑影一闪,她以为是进了贼。

    要说她的胆子也不算小,从小做惯了粗活,比一般女子力气要大。

    因此随手抄了个木棒,便悄悄向着黑影靠近,那黑影当时是蹲在一棵树底下的。

    丑儿说她当时一棒子打下去,本以为会把那人打的趴下,然后再喊人来捉贼。

    谁想打下去之后棒子应声断了,那黑影哼都没哼一声就站了起来。

    当时有月光,虽然照的不太清楚,但因为两人离得近,她还是把对方的样子看了个大概。

    “那不是人,”丑儿说着打了个寒噤:“是黄仙姑。”

    她说这话的时候,司马兰台和苏好意也在旁边,为的是防止她惊吓过度再昏过去。

    苏好意听她说起黄仙姑,心里动了一下,这名字她不是第一次听说了。

    “黄仙姑是什么神仙吗?”苏好意问。

    “神医有所不知,”赵老爷说道:“这黄仙姑是我们当地的一个精怪,都说它就住在江边,有打鱼砍柴的人曾经看见过。都说是黄鱼成了精,所以叫黄仙姑,如今谁家出了邪祟事,还会到江边去求它,也不知灵验不灵验。”

    “那你是怎么知道你看到的是黄仙姑呢?”衙门里的差官问丑儿。

    “他披头散发的,身上只围了块破布,”丑儿说道:“而且它脸上身上长着鳞片,不是黄仙姑还能是哪个?”

    苏好意听了顿时了然,当初他们在马婆婆家,马连生跑回去就是让母亲去求黄仙姑,好保佑小姨娘顺利生下孩子。

    官府的人在院子里仔细查看了,那棵树底下的确有几个脚印,不过已经很散乱了。却依旧能判断的出有个人是赤着脚的,连鞋都没穿。

    这件事让原本就有些提心吊胆的人们变得更加疑神疑鬼起来,有人说太太就是被黄仙姑害死的,还有人说是小姨娘生的这个孩子不吉利,招来了邪祟。

    当然,这些话只是私底下议论,谁也不敢跟老爷说。

    喜欢玉金记请大家收藏:()玉金记青网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玉金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言情小说吧只为原作者只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只今并收藏玉金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