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7

    冷家人知道了这件事,无不气个半死。

    一时间嗯茶盏摔碎了好几个,碎瓷迸溅了一地。

    这事搁谁也忍不了,不说丧尽天良也实在有够阴损。

    冷二少率先跳起来骂道:“这姓冯的欺人太甚!还有桐花那个小贱人!两个狗男女合起伙来如此作践我妹子,看我不宰了他们!”

    也有冷静些的,拦他道:“弄死他们容易,可妹子的名声呢?总不能不顾吧!”

    有些事好说不好听,真要吵嚷开来,少不得会有人认为冷小姐已经委身于冯之仪了。

    倘若真是这样,冷小姐的境遇只会更悲催,她自己也必是料想到这点,所以才一直忍气吞声。

    “那干脆找人把姓冯两口子给捆了,弄死了算完事!”一直没说话的七少爷更是个不管不顾的。

    “胡说!他们两个虽然做了下作的事,可罪不至死。你怎么摸不着便要杀人放火!”冷夫人训斥儿子:“你还要不要命了?谁也不兴再起这样的念头!”

    苏好意在一旁听得明白,其实冯之仪和桐花两个人就是欺冯小姐性子软,面皮薄。

    所以拿捏着这点事要挟她,让她不敢对人说。

    “那就干脆把他们打一顿轰出灵珠城去!眼不见为净。”冷大少发话了,他和二少是双生,模样一般,性情却不一样。

    等众人的情绪稍稍平复下来,冷员外问司马兰台:“神医,以您所见,怎样才能真正解开小女的心结呢?”

    “问问我师弟吧,”司马兰台道:“她比我更了解女郎心事。”

    苏好意心想,兰台师兄真可以了,打量我自幼长在女人堆里,便叫我来说。

    虽然表面看来冷家财大势大,想要收拾这两个人还不容易?

    可实际上冷家顾忌太多,只这一点就陷入了被动。

    比如想拿回那箱金银,那两个人自然是死活也不肯的。如果要说桐花偷窃,那就必须要经官,毕竟桐花已经脱了奴籍,冯之仪好歹也是个秀才。

    一旦撕破了脸,他们必定要向冷小姐泼脏水。

    所以看似办法不少,其实都不大行得通。

    不过苏好意虽一时拿不出好对策,却也清楚冷家要解决这件事,一要解开冷小姐的心结,二要顾全她的名节。

    这两点说来容易,要做起来却难。

    于是开口道:“在下看来,首先要解开冷小姐的心结。无论做什么,怎样做,都必须把这件事解决了。那对男女当然可恶,但处置他们的时候,首要得让冷小姐把心里的愤懑宣泄干净才好,其次也要防着他们狗急跳墙。”

    “这话说的在理,”冷夫人忙说:“就算咱们把他们两个给打杀了,暄儿还是觉得不解气那也是白费。他们当初便是以名节相要挟让暄儿不敢追究,若真是逼急了他们必定会到处宣扬,那我女儿的名声可就保不住了。”

    “冷小姐最在意的有三点,一是冯之仪的欺骗,二是桐花的背德,三是自己的那箱首饰珠宝。”苏好意道:“这三点必须要解决才行。”

    “还有一则,”司马兰台补充道:“那二人的所作所为于冷小姐而言已成梦魇,所以才会夜游。只有她亲身挣脱才是真的有效,倘若一切都由他人代劳只怕不成。”

    换言之,这件事必须要冷小姐亲自去面对、去解决,否则她的心病依旧会盘踞在心底。

    “这……”冷家人听了更为难了。

    冷茹暄天生的内向绵软,让她亲自去面对那两个无赖,怎么是对手?

    “如果把那两个人叫进府里头来,当着众人的面让小女与他们对质可成么?”冷夫人问:“有我们在旁边给她撑腰,应该可以吧?”

    “如果那两个人矢口否认呢?”苏好意反问:“抵死不认,只说没这回事;或是说当初小姐全然出于自愿,只因念在主仆情意或是兄妹情意。或者干脆耍无赖,反正光脚的不怕穿鞋的。毕竟此事不能经官,你们也无从去搜他的家。就算是迫于形势认了错,出去后四处宣扬,终究无益。”

    坏人苏好意见多了,像冯之仪这样心术不正,转眼无恩的白眼狼,再加上一个以下犯上、背恩忘主的桐花,他们怎么可能乖乖就范?

    “这……这不成了豆腐掉进灰堆里,吹也吹不得拍也拍不得了么?!”冷员外叹息:“这可如何是好?”

    无论是打是杀,是对质还是威逼,都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神医啊!这不是走到绝路上了吗?”冷夫人不禁哭了起来:“这可怎么办好啊?!我这女儿还有没有救了?”

    “冷夫人,”司马兰台出声止住了冷夫人的痛哭:“这件事还得求我师弟出手。”

    “我?!”苏好意吓了一跳,跟司马兰台耳语:“师兄你可不能这么坑人!”

    冷家人听了,当即把苏好意当成了救命稻草,苦苦哀求,几乎要跪下来。

    苏好意抓住司马兰台的衣袖,牙都快咬碎了:“师兄,你是不是怪我擅自做主把冷小姐刺激过甚,才把这烫手山芋丢给我?”

    “不是,”苏好意是压低声音的耳语,司马兰台却是正常语气:“你能成。”

    苏好意真想直接昏过去。

    冷家人以为她端着架子,冷员外亲口许诺道:“苏神医放心,这件事成了,诊金再翻一倍。老朽决不食言!”

    “不,不是诊金的事,”苏好意忙摆手:“这事我也没办法拿主意,只能从旁建议而已。”

    他们是治病来的,调停家事可不归他们管。

    可冷家人不管,只一个劲儿央求苏好意。

    苏好意实在没办法,只好说:“诸位容个空儿,让我好好想一想吧。你们也都别闲着,大家商议商议,集思广益,最好有个万全的办法。”

    冷家人见苏好意答应了,连连道谢。

    上顿下顿好吃好喝的伺候着,让苏好意实在不忍心。

    想一想,谁叫他们兜揽了这事,救人须救彻,少不得帮他们想个法子。

    把冷小姐的病治好,也算是功德一件。

    喜欢玉金记请大家收藏:()玉金记青网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玉金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言情小说吧只为原作者只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只今并收藏玉金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