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7

    丹凤夫子就是个老顽童,逼着苏好意叫他“老瞎子”、“老混蛋”。

    苏好意本来是非常讲礼数的,对人一向客气,只是拗不过这老爷子。

    “小王八蛋,我跟你说,你好好的给我烤只松鸡,我就正式收你为关门弟子。”丹凤夫子用手杖点着地说。

    “师祖公您不是早就不收弟子了吗?”苏好意道,虽然丹凤夫子之前已经当着几位夫子的面称自己为徒儿。但苏好意觉得那不过形势所迫,丹凤要救下自己才那么说的。

    “你管我叫什么?”丹凤夫子不悦,一拐杖扫过来,差点儿打到苏好意。

    “老……老混蛋!”苏好意苦着脸:“你为什么非让我这么叫啊?”

    说实话,她是真的不愿意。

    “活到我这个年纪什么都看开了,与其表面上恭敬背地里骂我还不如当面骂我实则恭敬呢。”丹凤夫子笑呵呵的说:“再说了,这样多好玩儿!”

    “我想跟兰台师兄下山去转转,成吗?”苏好意眼巴眼望地看着丹凤夫子问。

    “那你肯不肯做我徒儿啊?”丹凤夫子将她的军。

    “这个怕不成吧,我才是不已堂丙班的弟子,资质又愚钝,没的给您丢脸。。”苏好意觉得还是有些自知之明的好,本来她凭借司马兰台的关系被举荐进来,人们心里多多少少是不服气的。

    若再直接做了丹凤夫子的弟子,不但别人不信服,她自己也觉得不踏实。

    苏好意对自己有几斤几两重还是很清楚的,被架得越高,到时候只怕会摔得越惨。

    让外人知道她是丹凤夫子的关门弟子,必定会以为她医术了得。自己若实话实说,就等于低了仙源山的名头,辱没了丹凤夫子的声誉。若是假装高深,又犯了欺世盗名之罪,左右不是人。

    苏好意就是想到这一层才迟迟不肯答应。

    “你这小王八蛋!是想把我气死吗?!”丹凤夫子见苏好意迟迟不肯答应,不由得动了真气:“兰台小子,你是哑巴吗?!就不知道帮我劝一劝!”

    “八郎,你大可不必顾虑太多。”司马兰台对苏好意说:“夫子他既然要收你为徒,自有他的打算。你也不要只考虑可能有的坏处,要多想想好处。比如想下山就能下山,中段考末段考这些也通通免试,甚至敬贤室也可以不去,只要……”

    司马兰台几句话正打在苏好意的七寸上,如果想下山就能下山,也不用费时费力去准备考试。更可以避开那个让自己畏惧胆寒的敬贤室,这些对苏好意来说都太有诱惑力了。

    “怎么?小王八蛋你还不愿意吗?”丹凤夫子似乎等不及了:“再这么不痛快,我可收回成命了。反正我不收你为徒,你也得给我做好吃的。”

    苏好意又朝司马兰台看了一眼,她现在需要一个帮自己拿主意的人。

    司马兰台看着她微微颔首,算是给苏好意吃了一颗定心丸。

    本来她在这里的依靠就是司马兰台,不说事事听他的,但在大事上都得有司马兰台把关才成。

    如果今天只是苏好意自己来见丹凤夫子,那是绝对不敢答应的,因为实在事关重大。

    苏好意心思通透,见这情形就猜想多半是丹凤夫子之前就给司马兰台通过气了,所以是马兰台今天才会让自己来这里。

    反正不管怎么样,自己在仙源山都是个另类。

    既然司马兰台都同意了,那她也没什么好犹豫的了,于是恭恭敬敬的说道:“多谢您的抬爱,弟子恭敬不如从命。”

    “不要这么文邹邹的!”丹凤夫子不喜:“你这欠揍的小王八蛋!”

    他这样子不由得让苏好意想起妙哉,心里说不出的亲切。

    “虽然你是老混蛋,可也得让我管你叫师父,”苏好意自己也有条件:“我是打心里尊敬您,嘴上才这么叫的。若是连着小小要求也不答应,那我就没办法了。”

    “呵,你这小兔崽子还敢将我的军,胆子肥了!”丹凤夫子虽然如此说,心里却还是高兴的:“那好吧,我姑且将就将就你!”

    苏好意本来还要行拜师礼的,但丹凤夫子说什么也不让。只让她快些去捉松鸡,给自己做好吃的。

    “你身体还虚弱,我来吧。”司马兰台不肯让苏好意动手捉松鸡,怕累着她。

    “你……”苏好意瞪大了眼睛:“你能捉住吗?”

    “我没捉过,但可以试试。”司马兰台说着开始挽袖子。

    “师兄,我看你还是算了吧,别弄脏了你的衣裳。”虽然苏好意现在已经认了丹凤夫子为师父,但仙源山并不注重辈分,只是以入山的先后顺序相互称呼,如果同时入山,则以年龄区分,所以说好意还是称司马兰台为师兄。

    但司马兰台非要试一试,苏好意也不好执意阻拦。

    那些松鸡已经开始怕人了,因此司马兰台一靠近它们就跑了。

    苏好意实在不忍心让司马兰台去捉鸡,最后还是自己上手,捉了只又肥又嫩的小公鸡。

    “你去拾柴吧!开膛拔毛这些事真的不适合你来。”说好一直到司马兰台天生喜洁,虽然这些事他也能做,但苏好意却舍不得。

    司马兰台拾完柴,苏好意叫他去拿蜂蜜。

    望着司马兰台修削的背影,苏好意忍不住叹了口气,说道:“苏八郎啊,苏八郎,你可真是造孽!”

    要是让天都的那些姑娘们知道堂堂兰台公子居然做着拾柴打杂的事情,只怕芳心都要碎一地了。

    “兰台师兄可真够义气,不愧是志诚君子,”苏好意不禁啧啧称赞:“他将我视为知己,我也必要将他当做一辈子的好兄弟,永不背叛!”

    过了正午,丹凤夫子终于吃到了心心念念的蜂蜜烤松鸡。

    将一只松鸡吃了个干干净净,又喝光了一壶酒。

    丹凤夫子叫随从过来吩咐道:“去跟管事的说一声,我这徒儿要随兰台小子下山去。叫他们不可阻拦,否则我就把他们的屁股都打肿!”

    苏好意和司马兰台见丹凤夫子困倦了,便也告了辞出来。

    一想到能下山去转转,苏好意的心便忍不住晴朗起来。

    喜欢玉金记请大家收藏:()玉金记青网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玉金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言情小说吧只为原作者只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只今并收藏玉金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