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4

    晨岚羲和,清风如丝。

    鸟语花香中,又到了早课时候。

    这一堂是花颜夫子的课,不已堂的弟子们都已经坐定了,却迟迟不见夫子来。

    学堂里十七张桌子空出一张半,石勉频频回头看向最后的那张空桌:“花兰芮越发惫赖了,都这时候还不见人影。”

    孙康和苏好意的位置已经空了许多时,花芽今天也没来,不知道他做什么去了。

    “长石,咱们两个去请夫子吧!”黄汝竟站起来对牛寿说。

    “我也正想着,”牛寿忙起身:“看看夫子是不是有事耽搁了。”

    “自励,”贺天酬叫着石勉的字说:“咱们也去找找花芽吧!反正夫子还没来。”

    谁知黄牛二人到处也没有找到花颜夫子,于是只好跑去禀报断鸿夫子,恰好断鸿夫子与疏桐泊云二位在一处,听了都有些纳罕:“可去住处找过?”

    “找过了,花颜夫子住处的门从外头反锁着。”黄汝竟跑得一脸汗。

    “花颜最近不知忙些什么,常常不见人。”疏桐夫子道:“该不会是下山了吧?”

    “我们问过看守山门的人了,没见花颜夫子下山去。”牛寿道:“何况今天上午是花颜夫子的课,他如何会下山去。”

    “是啊,若他有事,自会找我们调换,不可能把弟子们丢下不管。”断鸿夫子与花颜共事多年,是了解他为人的。

    正说着石勉和贺天酬也跑过来了,他们找遍了仙源山也没看到花芽。

    “多派人各处找。”疏桐夫子道:“这是怎么了,动不动就找不见人!”

    因为孙康的事,如今仙源山上山下山的路径都看守得十分严格,若有人出入,必然是知道的。可一再询问看守的人,都说从昨天傍晚到今早并没有人出入。

    最后,众人还是决定到花颜夫子的住处去。

    的确如黄牛二人所言,花颜夫子住处的门是从外头反锁的,窗户也关得严严实实。

    “打开了。”泊云夫子是大主事,他发话让打开众人也就不必担心花颜夫子责怪。

    将锁撬开之后,门一打开,众人便被呛得直往后退。

    屋子里散发出一股怪异的味道,说不出是香是臭,但特别的冲。

    疏桐夫子便叫众人将门窗全部打开,让味道尽快散出来。

    花颜夫子住处比较宽敞,进门就是一架大屏风。

    绕过屏风才能看到室内的情形,只见屋子里一派凌乱,明显有翻动的痕迹,像是遭了贼一样。

    花梨桌案上有一炉香已经快燃尽了,那难闻的气味便是从这里发出的。

    只是那香炉众人都没见过,竟是一个夜叉形状,通体漆黑,很是怕人。

    “这是怎么了?好好看看花颜在不在屋子里。”泊云夫子皱眉,眼前这情形不用多说,一定是出事了。

    “夫子,这柜子里有人!”有人在柜子里发现了昏迷的花芽。

    疏桐夫子伸手到他的鼻下探了探,是有气的,便叫人将他救醒。

    花芽的后脑肿起老大一个包,显然是被什么钝器打击过。

    “你可有见到花颜夫子吗?”花芽刚睁开眼睛,疏桐夫子就问他:“你怎么会在这里?”

    花芽虽然醒了,可一张嘴就呕吐,根本说不了话。

    泊云夫子见他如此,便说:“把他送回住处吧,他后脑受了伤,的确没办法说话。”

    又对断鸿夫子说:“你也随他过去,给他好好整治。”

    而疏桐夫子则叫随行的人将花颜夫子的住处细细搜查,只是找来找去,依旧不见花颜夫子的踪影。

    只是发现许多重要的东西都不见了,他们这些夫子每人都要整理相关的医案,亲自著书,但花颜夫子的这些东西都没找到。

    并且他们都应该有不菲的积蓄,仙源山的夫子们每年随便下山两趟,所得的诊金就要上千上万,更不要说还有一份束脩。

    这些积蓄也都不见了。

    “难道花颜师兄下山去了吗?”雪枭夫子闻讯赶来,困惑极了:“他为何不告而别呢?”

    “事情恐怕不简单,”疏桐夫子缓缓摇头,他已经把弟子和随从都赶了出去:“这里虽说少了很多东西,可以多了一些不该有的东西。”

    泊云夫子知道他指的是什么,除了桌上那个夜叉型的香炉之外,还有几样不该在仙源山出现的东西。

    “这些东西怎么像是大巫山……”雪枭夫子像是忽然明白了什么:“花颜师兄他……”

    “现在还不好说,还是先找花颜吧!”泊云的心绪明显不佳。

    “夫子,夫子!”牛寿慌慌忙忙从外面闯了进来。

    “慌什么?!谁准你进来了?没规矩!”雪枭夫子呵斥。

    “弟子是有事禀报,请父子恕罪。”牛寿连忙解释:“我刚刚在院子里的松树下发现有掩埋东西的痕迹,挖开看时是一堆纸灰。”

    “那又怎样?”疏桐夫子道:“那个夫子屋里不焚字纸?”

    他们经常写字,自然会有写错的,会将废纸放进铜盆里烧毁,然后掩埋或丢弃。

    “不是的,这灰烬有几块没有烧尽的纸,”牛寿说:“弟子们看着竟然像……”

    “像什么?”疏桐夫子不耐烦了,孙康的事情还没解决,又出了这件事。

    “像是孙康和苏八郎的字。”牛寿说得小心翼翼。

    “什么?!”几位夫子同时发问。

    那堆灰烬里的确有没燃尽的字纸,按理说,花颜夫子教授苏好意和孙康也经常会查他们的课业。

    但往往那些课业都会批改完再发回去,不会留在夫子这里。

    只有一样除外,那就是罚抄。

    苏好意经常罚抄,众人皆知,但孙康一次也没有。

    烧剩的纸片上并没留有完整的字,但通过剩下的笔画也不难判断出,应该有“山”和“见”两个字。

    这就没办法让人不去想孙康和苏好意互留的信,苏好意说孙康给他留过后山见的便笺,而后来人们又从孙康的屋子里发现苏好意写给他的信,同样是“后山见”三字。

    更令人惊讶的是,随后在坑底居然找到了一块被焚烧过的玉。

    系着的丝绦已经烧没了,但玉石是没办法烧毁的,那是一只玉菡萏。

    是被举荐入山弟子的信物。

    喜欢玉金记请大家收藏:()玉金记青网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玉金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言情小说吧只为原作者只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只今并收藏玉金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