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2

    凫雁香炉中的只余香烬,室内却依旧留有华胥暖香的余味。

    苏好意坐在床上,头发半梳,下身盖着薄被。

    自从她中毒之后,就一直住在司马兰台的床上。

    这当然是司马兰台的意思,为了照顾她更方便一些。

    此时恰是清晨,司马兰台正在喂她吃早饭。

    文火煮出来的糯米莲子羹清香细软,不但口感极佳,更有解毒的效力。

    苏好意被毒药伤了肠胃,只能吃软烂的食物。并且每天都要定时服药,有饭前吃的,也有饭后吃的。

    她虽然被救了回来,可是要将体内的余毒拔除殆尽还需要假以时日。

    此时她的眼睛只能看到朦朦胧胧的光影,青鸾夫子说至少还得过十天才能视物清楚。

    而因为苏好意这次中毒,查来查去也没查到下毒的迹象,所以夫子们更加倾向于她服毒自尽。

    如今仙源山里更是撒网一般细查,司马兰台已经知道孙康的母亲到了,只是瞒着苏好意。

    “我吃不下了。”苏好意只吃了大半碗莲子羹,就觉得肚子已经饱了。

    司马兰台没有相强,知道她现在肠胃弱:“那就漱漱口,一会儿吃药。”

    墨童进来,把碗筷拿了出去。

    随后不久。疏桐夫子和断鸿夫子就带着随从管事进来了,同来的还有另一位夫子,是如今仙源山的大主事泊云夫子。

    他来到表示此行非同小可,司马兰台不由得起了警惕之心。

    “苏八郎,你身体恢复得怎样了?”疏桐夫子问。

    “多谢夫子关心,弟子已无大碍。”苏好意恭敬地回答。

    “那就好,”疏桐夫子颔首,说道:“如今各处都已查过,均无甚可疑的地方。前些日子你在养伤,故而没打扰你。如今前来是要将这青芜院搜查一遍,还要给你搜身。并非刻意针对你,而是山上所有弟子都一视同仁。”

    苏好意一听要搜她的身,便不禁慌了。

    要是她女扮男装的事情败露了,她都不知道该怎么交代。

    此时她的眼睛看不见,变得格外无助。只能伸出手去抓司马兰台,他已是苏好意在这里唯一可信赖的人了:“公子,我不要被搜身。”

    司马兰台忙回身,将她扶住:“好,不搜就是。”

    苏好意如此表现,更让夫子们觉得她可疑。

    “搜房间可以,搜身不行。”司马兰台道:“其他师兄弟不也仅是搜查房间了吗?”

    “兰台,并不是夫子们有意要为难他,而是苏八郎本身嫌疑最大,”泊云夫子发话了:“这点你该清楚。何况这也是洗脱他嫌疑的机会,倘若他问心无愧,又怎么怕搜身呢?”

    “苏八郎绝不是凶手,弟子以性命担保。”司马兰台不肯退让。

    “胡闹!你以性命担保,那谁能担保孙康的性命?!”泊云夫子显然动怒了:“如今孙家人已经找了上来,孙康的母亲从年轻守寡,将儿子抚养长大。如今独子死于非命,你可能明白她的心情?!”

    “孙师兄的母亲来了?”苏好意一听心中就说不出的难受。

    她也明白了夫子们为何如此焦急,换成是她,也一定想尽快给孙母一个交代。

    “苏八郎,你若真是无辜,就当着众夫子的面自己搜身,以正清白。”疏桐夫子道。

    苏好意知道让自己搜身就是当着众人的面把衣裳都脱掉。如果她是个男的,当然没什么好犹豫的。可问题是她是个女儿身,又怎么可能众目睽睽之下脱光呢?

    “夫子……”苏好意为难极了。

    “不可!”司马兰台一声断喝:“若要搜苏八郎的身,除非我死。”

    “你要疯了吗?!”三位夫子都按捺不住了:“你知道你现在在做什么?!如果苏八郎真是凶手,你就是犯了包庇之罪!”

    “如果苏八郎真是凶手,弟子愿与之同罪!”司马兰台横在苏好意身前,态度坚决。

    “司马楚,就算你出身高贵,也不可如此放肆!真当这仙源山治不了你吗?!今日你若不让开。我便将你和苏八郎从仙源山除名,告知天下。到那时不但不能洗清他的罪名,连同你的名声也毁了。”泊云夫子怒道。

    “苏八郎,兰台如此信任你,你又怎么忍心让他为你受尽牵连?”疏桐夫子打算从苏好意这里攻破:“别忘了我之前的话,如果你真的有隐情,大可以说出来,我们也会尽力帮你。”

    此时,苏好意的心就像放在油锅上煎一样。觉得自己已经全然走进了死胡同,前面一片黑暗,后面却已没了退路。

    “该怎么办?该怎么办?”苏好意在心中一遍遍问自己。

    她此时的身体本就十分虚弱,又被众人逼迫,一下承受不住昏了过去。

    “八郎!”司马兰台忙回身托住她。

    “不必惊慌,不过是昏过去了。”疏桐夫子说着上前,要用银针将苏好意扎醒。

    司马兰台则像护雏的母鸡一般,将苏好意紧紧搂在怀里不让别人靠近。

    “兰台!你真是令人失望!”泊云夫子心痛又恼怒:“真该叫青鸾夫子来看看他的得意门生,如今变成了什么样子!”

    “泊云师兄找我?”门外响起青鸾夫子的声音:“不知我那劣徒如何惹到你了?”

    “既然青鸾师兄来了,就好好劝劝兰台吧!”泊云夫子道。

    “呵呵,我这人就是不会劝人,”青鸾夫子说着走了进来:“不过我请了一位会劝人的来。”

    青鸾夫子还搀着另一位鹤发童颜的老夫子,一同走了进来。

    屋里的三位夫子见了这位连忙行礼,这一位的身份可比他们高多了。

    “丹凤师祖,您怎么来了?”泊云夫子连忙上前去搀扶。

    “怎么?我这把老骨头就不兴掺和掺和年轻人的事?”丹凤夫子不让他扶,坐下后说道:“我再不来,只怕你们就要把我的好徒儿给欺负死了。”

    “您的……徒儿?”众人都傻了:“您不是已经几十年不收徒了吗?”

    “你们这帮王八羔子管的够宽的!”丹凤夫子骂起人来一点也不客气:“我收徒弟难道还要跟你们禀报不成?”

    喜欢玉金记请大家收藏:()玉金记青网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玉金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言情小说吧只为原作者只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只今并收藏玉金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