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9

    原来那木台上放的居然是一具死尸。

    青麻布掀开之后,味道更加刺鼻,再加上眼前所见,真是没几个人能受的住。

    苏好意在这上头胆子简直比芝麻还小,也顾不得夫子训斥,捂着嘴就跑到外头吐去了。

    她第一个冲出去,后面有二十几个跟着她。

    屋里只剩下断鸿夫子和三个弟子——花芽、石勉和赵守财,只不过赵守财晕过去了。

    花芽和石勉两个人连拖带抱,把赵守财弄到外头,让他呼吸些新鲜空气好缓过来。

    断鸿夫子缓步出门,站在门口冷眼看那些窘态百出的弟子,发话道:“要吐的快吐,吐干净了进来!”

    苏好意真后悔自己中午吃了鸡腿,她应该什么都不吃。

    其他师兄弟的反应虽然比她轻一些,但也没好到哪儿去。

    因为恶心的缘故,每个人都眼泪汪汪的,全然没了平日的风度。

    赵守财虽然醒了,却说什么也不敢再进去,众人这才明白,原来在这上头,他的胆子才是最小的。

    过了大约一刻钟,众人才稍稍平复些,纷纷掏出手帕掩住口鼻,硬着头皮走了进去。

    但依旧有几个留在外头,其中就有苏好意。

    断鸿夫子发话道:“你们若进不了敬贤室的门,就从山门出去!”

    言下之意是,若不过这关,就要被逐出仙源山了。

    剩下的几个人也只能慢慢地蹭了进去。

    苏好意一进去就觉得那股气味直冲脑仁,木台上那具尸体赤着身子只在下身盖了块白布。肤色异常的白,且似乎有些浮肿,显然是在水里浸泡了许久,想必那那些柜子里的尸体都是这个样子。

    苏好意只看了一眼就不敢再看了。

    “此处被称作敬贤室,便是要来这里的人心怀敬意,感佩先贤,”断鸿夫子神色肃然极了:“你们所见到的这些遗体,均是以往在此执教的夫子们。”

    众弟子听了,无不吃惊。

    刘双喜直接来了句:“我的个乖乖!难道夫子们都不入土为安吗?”

    “医道艰难,世所共知。虽只对人辩症施治,然人之一身,实在难明。知知愈深,其术愈精,”断鸿夫子将夫子们的苦心一一道来:“医者平常所见不过肌肤而已,脏腑经脉往往不知。然病痛万种,起源不一。且十之八九郁于内而后发于外,故不可不察。因此夫子们便将自己遗体献于敬贤室,以供众人剖解探究。”

    夫子的话还没说完,赵守财已经白眼翻上去,又晕倒了。

    他听夫子说还要剖解这些遗体,无论如何也承受不住了。

    可俗话说发昏当不了死,这一次断鸿夫子亲自上阵,用银针刺了赵守财身上的几个穴位,就把他弄醒了。

    之所以弄醒他,是因为众人还要发誓。

    敬贤室是仙源山师徒们必须守住的秘密,绝不可以对外人说。究其原因,自然是怕世人误会,以为这世外仙源居然还要剖解人的尸体。以讹传讹便会将这件事妖魔化,从而带累了仙源山的名头。

    不过就算众人因此肃然起敬,依然不能完全抵消心中的恐惧和恶心。

    尤其是断鸿夫子用刀切开那尸体皮肤给众人展示血管和筋脉的时候,苏好意到底没忍住又出去吐了。

    不得不说,呕吐这件事是十分消耗体力和消磨意志的。

    再进来时苏好意的全身都软了,觉得整个人像一颗空空的稻谷壳。

    好容易挨着上完了这堂课,众人几乎都是一脸惨白的出了门。

    像商量好似的,没有一个人去思源堂吃饭。

    苏好意软踏踏地回到青芜院,之前出了几身冷汗,衣服穿在身上很不舒服。

    一进门,司马兰台就说:“去洗个澡吧!然后再吃饭。”

    “我不吃了,”苏好意有气无力地摇头:“最近这几天都不想吃饭。”

    “进了敬贤室?”司马兰台见她如此便猜出了大概。

    “公子,”苏好意又把口改了过来:“我觉得我撑不下去,还是……算了吧!”

    就算她能坚持每天练一个时辰的字,熬夜背那些生涩难记的知识,却难以操刀去剖解尸体。

    苏好意觉得自己无论如何也做不到。

    “不要想那么多,先去沐浴。”司马兰台不会让苏好意在软弱的时候做决定,只要她尽快平复下来。

    苏好意在浴桶里泡了半个多时辰,然后才慢悠悠地爬出来。

    换上一身白衣,赤脚趿着棠木屐走了出来。

    司马兰台依旧坐在那里,只不过书案上多了一盘刚刚剥好的莲子。

    原来是司马兰台在苏好意洗澡的时候出去采回来的。

    “莲子清心,可除烦恶,”司马兰台把莲子推给苏好意:“多吃些,稍后再喝碗粥,不吃东西是不行的。”

    “不必麻烦了,我是真的吃不下。”苏好意把莲子拿起来,看到莲心没有剥去,正合她的意思。

    苏好意平时是不吃莲心的,因为实在太苦,可这时候一个劲儿犯恶心,反倒觉得苦些的东西好。

    苏好意连着嚼了几个莲子,觉得心里好受些了,说道:“我现在明白为何这里的夫子都吃素食了,我不敢多说,起码以后三个月都不想吃肉了。”

    “久了也就习以为常了。”司马兰台动手将剩下莲子的莲心都取了出来:“莲心吃多了会腹痛,稍后记得喝一点茶。”

    “也不知孙师兄是不是已经找到了,”苏好意平复下来之后,不禁又想起了孙康:“他今天也算逃过一劫吧!”

    然而下山去寻找孙康的人并没有把他带回来,因为路人所说的和孙康长得相似的人并不是孙康,不过是路过山下的一个书生罢了。

    苏好意是从墨童口中听到这消息的,墨童这小子是个包打听,出去转一圈儿,仙源山里发生了什么事他都知道个八九不离十。

    这消息对苏好意而言实在算不得好消息,抛开责任不谈,她也真心不希望孙康出事。

    不过是同窗间的几句龃龉,何须为此大伤和气断送前程呢?

    若孙康因此而离开仙源山不再回来,苏好意还真是从心里着实为他惋惜。

    因为平日里孙康有多刻苦,她是知道的。

    喜欢玉金记请大家收藏:()玉金记青网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玉金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言情小说吧只为原作者只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只今并收藏玉金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