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6

    第二天,苏好意直睡到太阳三竿高才起床。

    洗漱完了穿好衣服,神清气爽地去探望花芽。带着一包话梅一包樱桃蜜饯,算是礼物。

    花芽的气色的确不太好,苏好意才知道花芽真正的病因,忍不住调侃他:“你没事儿学神农尝百草干吗?万一是剧毒,岂不要了你的小命?”

    “我也不过是想体验一下药性,”花芽也自嘲地笑了:“一小口而已,没想到会那么猛。”

    “还撑得住吧?”苏好意问他:“后日能不能进学堂?”

    “没事了,花颜夫子已经给我开了药服下,再休息一半天就彻底无碍了。”花芽眨眨他的大眼睛。

    “我一会儿去思源堂,要不要给你带些饭菜回来?”苏好意记着花芽给她拿包子的情义。

    “不用,任千秋他们一会儿给我带粥回来。”花芽道:“你快去吃吧,再晚了,只怕连稀粥都没了。赵守财和刘双喜一个比一个能吃,每天挨到最后包圆呢!”

    赵守财和刘双喜是农户出身,平时在家里做的都是力气活,所以饭量比所有人都大。

    苏好意听了笑着点头道:“那好,我先去吃饭,回头再找你玩儿。”

    一径来到饭厅,里头还有不少人。

    苏好意去拿饭,见还有最后一份红烧豆腐丸子,虽然也是素菜,却难得有几分肉味。

    于是便去拿,刚碰到碗边,不妨从身后伸出一条长胳膊,一把将那碗豆腐丸子抢了去。

    苏好意回头,对方人高马大,居高临下地看着她,语气轻蔑道:“你个绣花枕头吃什么吃?败坏师门的东西!”

    说完转身就到那边坐着吃饭去了,其余的人见到这一幕,有的视若无睹,有的跟着嘲笑。

    在他们看来,苏好意实在与仙源山格格不入。

    她多半是司马兰台的玩物,反正仙源山每年都会有那么一两个被逐出去的,想必苏好意也撑不了多久。

    以往那些被逐的人都是光明正大考核进来的,尚且未能善终,更何况这个走后门来的。

    苏好意平时为人处事讲究的都是与人为善,可她也明白人善被人欺的道理。

    当别人都以为你软弱可欺的时候,就必须丢掉善良,把尖牙和爪子亮出来。

    虽然不过一碗素丸子,可那代表的是尊严。

    就算有司马兰台护着,可也不能时时处处倚靠他,自己能解决的事何必麻烦别人。

    苏好意认得那人名叫袁典,字成则,比她早两年进仙源山。

    苏好意只拿了一碗白饭,坐到了袁典对面,也不生气,满面含笑道:“袁师兄,这丸子是我先拿的。”

    “跟我讲先来后到?”袁典冷哼:“你也配么?”

    “我一样是仙源山弟子,怎的不配?”苏好意反问。

    “你的脸皮还真厚,”袁典放下筷子道:“你被人举荐来也还罢了,要是能像花芽那样资质上佳,用功进取也不算丢人。偏偏蠢笨如牛,处处露怯,还好意思赖着不走。我们早看你不顺眼了,一颗老鼠屎害了一锅粥!让人知道我们仙源山容留你这样的败类,岂不是所有人都要跟着你一起丢脸!”

    这里不少人对苏好意心存芥蒂,想他们是经过多少年的努力才被选拔进来,他苏八郎凭什么?!

    以后若是人人都举荐这样的绣花枕头来,那仙源山的名头岂不要低到泥里去!

    越是出身高的人越爱惜羽毛,何况将来他们都会被世人奉为神医,清誉比性命还要重要。

    苏好意静静听着袁典数落自己,丝毫也不生气,她早知道这些人心里是怎么想的,把自己当成害群之马,必要驱之而后快。

    只是这些清高自诩的人难道就真的完美无瑕么?不见得。

    苏好意静静打量着袁典,此人身材高大,眉骨强起,可见性格强硬。人中短促,喜听赞扬。

    这些还罢了,主要是鼻骨三弯,山根带筋,主着一样不好说的毛病。

    苏好意给男人相面,相的是风月,跟仙源山的夫子考察形貌不是一个路数。

    “袁师兄对我破口大骂,认为我一无是处,可天下哪有完人?是人便都有缺点,就比如师兄您,”苏好意挑挑眉歪嘴一笑,用扇子遮着脸,悄声对袁典道:“您不是见了大奶女人也走不动路吗?”

    “你——”袁典一下子就怒了,腾地一下子站起来,把旁边的人都吓了一跳,以为他要动手打苏好意。

    “师兄息怒,开个玩笑而已。”苏好意说着用扇子压住袁典的肩膀将他摁回到座位上,声音低低道:“不已堂的弟子都是没娶亲的,师兄为何已经不是纯阳之身?”

    “你……”袁典脸红脖子粗,但明显色厉内荏。

    其实苏好意根本看不出原袁典是否是纯阳男子,不过是在诈他罢了。

    “袁师兄莫怕,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想告诉你人无完人。我不过是根基差点儿,又没杀人放火,何必容不下我?”苏好意笑了:“就又何况您那也不算毛病,不过是男儿本色罢了。不过说实话,胸大的女人长相往往在好看和难看之间。我倒认得几个貌美又胸大的女子,等你什么时候去京城我定把那几个尤物引荐给你。小弟于风月之道颇有造诣,届时只要传授给你两招,必定受用终身。”

    袁成则此时已经彻底傻了,长这么大小,何曾有人对他说过如此不要脸之言语?可偏偏又让他无力辩驳。

    苏好意心中暗自得意,她除了在司马兰台面前规规矩矩不敢造次,当着其他人什么话都不敢说。

    这里的人聪明归聪明,可都太要脸了。

    所谓软的怕硬的,硬的怕不要命的,不要命的还要倒怕着不要脸的。

    人人都说这仙源山是洞天福地,她这肉体凡胎的小泼皮非要来闹一闹。

    她苏八郎这张面皮,是熟铁煅造,铜汁浇铸,钢刀砍上去都要卷刃的。

    袁典不敢跟她硬碰硬,生怕她吵嚷出来,让别人听了去,从而自己颜面扫地。

    苏好意舔了舔自己的小尖牙,心满意足地拿起那碗豆腐丸子,到另一边的空桌上去了。

    不一会儿石勉和贺天酬也抱着碗过来坐下。

    “你还没说完那无为妖道是怎么害人的。”石勉拉下脸问苏好意,他熬了一天,实在撑不住了。

    “想接着听啊?”苏好意问他:“回头给我整理一份药性相近的药石谱来,能一眼明了的那种。学堂里的讲义太散乱了,我根本摸不上去。”

    喜欢玉金记请大家收藏:()玉金记青网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玉金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言情小说吧只为原作者只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只今并收藏玉金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