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2

    “那应该是什么?”苏好意不懂就问,这是花颜夫子教她的。

    “我偏不告诉你!”雪枭夫子冷笑:“你给我出去跪着!好好想想到底应该叫什么!”

    苏好意觉得冤枉,她哪知道那两个字不像平常那么读呢。

    可师命难违,夫子要她出去跪着,她就得出去跪着,否则只会让夫子更加生气。

    她出去后,夫子给其他弟子讲习,众人听的认真,这让夫子的气渐渐平了。

    讲了一半说道:“你们可将药石总论大声诵读数遍,以求背下来。”

    虽然知道这些弟子们想要背诵一篇文章实在容易的很,可雪枭夫子还是喜欢听读书声。

    晨光明媚,花影姗姗,书声琅琅,雪枭夫子的心情渐渐愉悦起来,不禁想起了还在外面跪着的苏好意。

    也许自己刚才的话实在有些重了,况且若一味将他赶出去不听讲,只会越来越差。

    思及此,雪枭夫子缓步走出门外,打算把苏好意叫进来听讲。

    苏好意在青石板上跪着,心里真不是个滋味。

    来到仙源山,她就是好比一条活鱼被抛上了岸,以往的本领几乎没有一样能派上用场。

    除了不懂就是不会,得到的不是训斥就是白眼。

    第一天罚跪第二天还要罚跪,以后只怕也少不了。

    越想越觉得前路漆黑,不禁想起之前在楚腰馆时常听的戏文《崔二讨吃》里面的一段:

    天有雨来地有荒,

    无有善人把爷帮。

    前头折了打狗棍,

    害得左腿被咬伤。

    后头遇上讨债鬼,

    心慌气短泪汪汪

    ……

    苏好意不自觉就唱了出来,却不知夫子在她身后。

    “有心想把家乡转,

    无奈人穷空肚肠。

    浅滩淹死了红鲤鱼,

    大浪卷去了蛛丝网。

    老天爷何时能开眼,

    离了樊笼把福享。

    ……”

    “不知悔改的东西!你说哪里是樊笼?!”雪枭夫子暴怒,一声大喊,把苏好意吓得蹦了起来。

    “夫子,您怎么出来了?”苏好意试图安抚:“弟子瞎唱的。”

    “我要是不出来,还不知你竟到了如此冥顽不灵的地步!”雪枭夫子气哼哼的冷笑:“我活到快七十岁,头一次见到你这样顽劣的学生!我不管你是谁引荐来的!仙源山的清誉绝不容玷污!你……”

    “咦,夫子你都已经七十岁了么?”苏好意顿感好奇:“看着也不过五十一二而已。”

    “你管我多大年纪?!”雪枭夫子只觉得苏好意态度轻慢,是故意在激怒自己:“司马兰台究竟是看上了你哪一点?!”

    “夫子息怒!夫子息怒!弟子绝非有意冒犯。”苏好意连忙跪下:“您要打要罚都使得,谁叫弟子蠢笨无知。弟子也想学好,无奈根基太差,一时难以赶上其他师兄弟。还请夫子容我一些时候,弟子感激不尽!”

    雪枭夫子本想一怒之下去找青鸾夫子等人理论,把苏好意赶出仙源山。

    可如今见她跪在那里,哀哀恳求,又不禁有些心软。

    做夫子的哪会不希望自己的弟子成才,何况总要有容忍之量,给浪子回头的机会。

    “你从此不可再生惫赖之心,”雪枭夫子松了口:“我会留心看你表现,若还是死性不改,可休要怪我无情。”

    苏好意自然要千恩万谢,雪枭返回学堂,苏好意才顾得上去擦额上的冷汗。

    等到下了学,苏好意罚跪的时间还没到,众人出来,经过她时或视如不见,或冷眼一瞥,或哂之笑之。

    真有花芽走过来向她说道:“那个朴字应读作破,下次不要再错了。”

    “今天回去,除了练字,还要公子教教我常用的药材究竟该怎么读。”苏好意暗下决心。

    果然,这天回去之后,苏好意向司马兰台请教药材名称。

    “今天夫子可有罚你?”司马兰台一边把筷子递给苏好意一边问。

    苏好意想想,只说:“不过训斥了几句,比昨天罚的轻多了。”

    她没具体说雪枭夫子的话,因为这里边夹着司马兰台。

    相信别人也不会把这些话轻易传到司马兰台的耳朵里去,而只要自己努力用心,想必夫子也会渐渐对自己改观的。

    “没跪?”司马兰台又问。

    “没有。”苏好意装得可像,紧接着转移话题:“雪枭夫子真的已经七十岁了吗?另外两位夫子也和他差不多吗?”

    “这有什么好奇怪?”司马兰台笑了:“这里的夫子最年轻的也要六十岁往上,更有几位年长的已经过百岁了。”

    “哇!”苏好意眼睛一下就瞪大了:“那是不是公子五十岁的时候还会像现在这么年轻?”

    “你也会的,”司马兰台看她一脸没见过世面的样子,傻乎乎的特别可爱:“所以要潜心钻研。”

    “我以前还想混水摸鱼的,”苏好意忍不住口吐真言:“没想到这里治学如此严谨,我非但没摸成鱼,还成了被甩上岸的泥鳅。不过泥鳅也想长命百岁,永葆青春。”

    “知道就好。”司马兰台见她有这样的认识,不由得更放心了。

    苏好意的出身特别,就算自己不在乎,可世俗却往往容不下她。

    而仙源山却能给她一个新的身份。

    非但如此,还会让她拥有安身立命的本事。

    苏好意这天又跟着司马兰台学到很晚,第二天强撑着早早爬起来。

    可她终究欠缺太多,好容易认全了常见的药材名,却又不知这些药材究竟都有何效用。

    稍稍掌握一些常见用法,又不懂区分相近的药材之间究竟有什么差别。

    更何况还有经脉穴位、药石炼制、辩证施治,甚至君臣佐使、犯冲禁忌……

    这些简直如牛毛般又多又细的知识,真是要了苏好意的命。

    接下来的日子,受罚已经成了苏好意的家常便饭。

    打戒尺、罚跪、顶着书背诵、罚抄几十上百遍……

    苏好意在处罚中度过了在仙源山的第一个月,也得到了最最不成器弟子的称号。

    甚至有不少非本学堂的师兄们前来“瞻仰”苏好意的尊容,好奇十年来第一个举荐来的人究竟是怎样一个活宝。

    喜欢玉金记请大家收藏:()玉金记青网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玉金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言情小说吧只为原作者只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只今并收藏玉金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