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2

    夕阳眷眷,迟迟不愿下山去。

    马车在路上走了一整天,除了中午在一个小镇上简单吃了一顿饭,其余时候都在赶路。

    苏好意在马车上颠簸久了,浑身酸疼,每隔一个时辰就下车走上一段路,好舒活筋骨。

    他们穿过了一片山区,来到了平原地界,视野一下变得宽阔,人烟也变得稠密起来。

    墨童他们赶路的时候不免向人问路,听有人说华阳城那边官道已通,但不知真假。

    因为说这话的人也是从别处听说来的。

    司马兰台就吩咐去华阳城打听明白,如果走官道的话,行程至少可以缩短三分之一,且马车走起来也更平稳。

    “公子,小的刚才问过了,这里距华阳城还有差不多一百里路,今晚怕是赶不到了,不如咱们就在这儿歇歇,明天一早再上路。”墨童在车外询问。

    “就在这里吧!”司马兰台不想再往前走了。

    这里是个不大不小的镇子,看人们的穿戴此地应该还算富庶。

    墨童找了家干净客栈,要了两间上房,两间普通客房。

    主仆几个便在这里吃饭休息,第二天一早算还了店钱,才又往华阳城去。

    华阳城的确繁华,算是一路上最大的一座城了。

    “哇!这里的女孩子都很漂亮啊!”苏好意的头都快探出车窗外了:“啧啧,这地方的民风比天都还开放。”

    华阳城靠南,自古受中原教化不够深,倒更多保有了天然本色。

    “公子我们下车走一会儿吧!”苏好意回头央求司马兰台:“我屁股坐车坐得都痛了。”

    司马兰台知道苏好意这一路行经的大多是偏僻山区,自然美景倒是领略了不少,但像这般的热闹繁华,的确许久未见了,因此乐得陪她在街上走走。

    这两个人一下车立刻引起周围人的注目,苏好意一身红锦箭袖,司马兰台一袭素白襕袍。

    一个矫矫娆娆,一个仙气飘飘,把整街大姑娘小媳妇儿们的魂儿都给勾去了,有胆大的姑娘干脆直接上来搭讪。

    司马兰台一副冷清相,让人倾心的同时也不敢造次。

    苏好意言语若笑,眉目含情,让人不由自主的想亲近。

    因此凡上来搭讪的都是先跟她说话。

    苏好意心情好,跟人家姑娘说笑起来热火朝天,最后是被司马兰台扯着胳膊进了客栈,她还有些意犹未尽呢!

    “这苏公子可真厉害,”二狗在后面悄悄跟墨童说:“我要是被那么多女人围着早吓死了,就想直接找个地缝钻进去。”

    “你想多了二狗哥。”墨童一边拴马一边说。

    司马兰台和苏好意吃饭的功夫,墨童就去打听道路的事,回头向司马兰台禀报:“小的打探清楚了,前头的官道的确通了,能一直到仙源山去,不必再走便道了。”

    苏好意听了很高兴,说道:“这么一来就不用担心行程了。”

    司马兰台轻轻挑眉:“如此就在这里歇一天好了,可以四处逛逛,顺带买些用得上的东西。”

    “公子英明!”苏好意巴不得这一声,她本来就是个爱玩爱笑的,行路的这一个多月和以往的生活大相径庭,到了华阳城就忍不住要放松放松。

    因此吃过饭苏好意就由两个侍卫陪同到街上逛去了,司马兰台终究不喜欢热闹,回客房去写他的医案。

    因为没有司马兰台跟着,苏好意更加没了约束。

    在街上逛了个遍,又买了不少东西,天色已经暗了。

    恰好不远处有一家花楼,弦歌阵阵,恩客如流,苏好意一见,立刻觉得亲切无比。

    撒丫子就往里跑,两个侍卫吓了一跳,愣在原地没跟上去。

    苏好意回头对他们两个说:“愣着干嘛?快进来呀!”

    “这……这不大好吧?”两个侍卫期期艾艾。

    “这有什么的?不过是来听听曲儿喝壶酒罢了,又不过夜。只要咱们三个人守口如瓶,就什么事儿也没有。”苏好意怂恿这两个侍卫,又拍了拍自己的腰包说:“这一路上你们二位也辛苦了,今天我做东!”

    那两个侍卫互相看了看,这个说:“苏公子既然要进去,咱们就得陪着。”

    另一个也点头:“不错,咱们出来就是要保护苏公子的,万一有什么闪失可就糟了。”

    两个人于是跟着苏好意进了花楼,平时就觉得苏好意是个乖觉伶俐的人。

    此番进了欢场,那可真叫一个如鱼得水,左右逢源。

    这家的老鸨和姑娘们何曾见过如此风流知趣的客人,恨不得把苏好意留下一百年。

    结果就是苏好意浪大劲儿,喝得醉醺醺地回了客栈。

    司马兰台见她满脸都是胭脂口唇的印记,气得眼发直,可苏好意根本看不见,一头栽到床上呼呼大睡起来。

    第二天一早,苏好意宿醉未醒就被扛上了车,在车上继续大睡,跟死狗没两样。

    因为走的是官路,马车十分平稳,且比床上睡着还舒服,她就更不醒了。

    出了华阳城没多久,在路上遇到一大队人马。

    “好大气派啊!”墨童远远看了忍不住感叹:“这些人是什么来头?”

    那队伍前头有专门开路的人,驱赶路上的行人和车马靠到路边去。

    众人才知道原来是玉山公主护送佛骨从楚州回京城去。

    “这玉山公主就是当今最得宠的那位吧!”墨童跟那两个侍卫嘀咕:“她可是将近十年没回京城了吧?”一个侍卫说:“不说她是为了给太后祈福才去带发修行的吗?”

    “这可是大功劳,”另一个侍卫道:“就凭这一件事谁也不敢怠慢她。”

    “这玉山公主本就是永王最疼爱的妹妹,听说永王常去看她。”

    在议论声,玉山公主的车驾慢慢远去。

    墨童他们将马车赶上路,继续往前走。

    苏好意睡了大半天才醒,连午饭都没好生吃。

    后来听墨童他们议论玉山公主的事,不禁觉得遗憾,说道:“早知道我就不睡觉了,错过了这等好热闹。”

    此时车外金风飒飒,秋意渐浓。苏好意并不知道,就在刚才的睡梦里,她命中的灾星已经落了下来。

    喜欢玉金记请大家收藏:()玉金记青网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玉金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言情小说吧只为原作者只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只今并收藏玉金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