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1

    众人见苏好意回来了无不松了口气,墨童连忙递水过去,问道:“苏公子,事情办的顺利吗?”

    苏好意连喝了几大口水,擦了擦嘴角说:“挺顺利的,那里的主事婆婆通情达理,本来他们也是为了救人,并不是要害人。”

    她隐去了其中的细节,更没说那个圣姑和自己长得很像的事。

    这时已经正午了,苏好意问众人:“你们吃饭了吗?”

    “您不回来,我们哪有心思吃饭?”墨童说,其实他还有一句话没说,他们公子都快担心死了。

    “我回来的时候,寨子里的人给我装了不少吃的。”苏好意得意地解下背着的包袱,里头有红薯、玉米还有鸡蛋,都是煮熟了的。

    “还热着呢,大伙儿都尝尝,算是人家的一份心意。”

    远远的,从那边走过来一个人。

    苏好意看着他有几分眼熟,等那人走的更近些她就认出来了:“这个人不就是喜欢彩霞的那个后生吗?他怎么到这儿来了?”

    他们离开那村子已经有三十几里路了,况且这人不是从村子的方向来的,而是要走回村子去。

    苏好意特别记人,等那后生走到近前,她便笑着打招呼:“山子哥,你这是做什么去了?”

    那后生被吓了一跳,问她:“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我们昨天在莫婆婆家来着,”苏好意笑吟吟的说:“你不记得了?你昨天不是在莫婆婆家院外站着了。”

    山子的脸一下子就红了,小声道:“我记得你们的车。”

    昨天他被他爹赶回家去,随后就让他连夜去四十里外的舅舅家送东西,其实就是找个借口把他打发出去。

    他到了舅舅家就已经是深夜了,在那儿住了一晚,吃过早饭才往回走。

    “山子哥,有件事想拜托你。”苏好意对山子说:“麻烦你回去后,去莫婆婆家转告一声,说谢谢他的鸡蛋和红薯。”

    “就是这句话吗?”山子有点儿奇怪,这些有钱人不知道是怎么想的,就这么一句可有可无的话也要捎回去。

    “就是这句了,我们出来的匆忙,没来得及跟莫婆婆道谢。麻烦你了,一定要把这话捎到。”苏好意说着还向山子行了个礼。

    山子急忙避开,脸更红了。心想城里的读书人就是不一样,这么讲礼数的。

    等山子走远了,苏好意才说:“山子回去说了,莫婆婆和彩霞就不用再惦记咱们了。”

    众人简单的吃了口东西继续上路,苏好意坐在车里,司马兰台静静的看书。

    可她总觉得兰台公子似乎有些不高兴,尽管他的神色和平时并没有什么不同。

    从自己回来,他一开始问自己有没有受伤之外,就再也没和自己说过话了。

    “公子,”苏好意歪着头叫司马兰台:“我们还有多久到仙源山啊?”

    司马兰台像没听到一样,眼睛都不眨一下,苏好意就那么歪头等着,过了好半天司马兰台才开口:“如果走官路半个月就能到。”

    “公子啊,你昨晚睡了没有?”苏好意又问。

    “睡了。”司马兰台的眼睛一直盯着书,但好半天都是这一页根本就没翻动。

    苏好意于是断定他是真的生气了,司马兰台生气不会像一般人那样发脾气,甚至粗心的人根本就没在意到他生气了。

    因为他的神色依旧很平静,语气也一样。

    但苏好意却能确定,因为司马兰台生气的时候,从来不看她。

    “公子生气啦?”苏好意又往前凑了凑,司马兰台几不可见地往后躲了一下。

    “公子是担心我才生气吧?”苏好意明白他生气的原因:“是怕我出了意外回不来,对吗?”

    司马兰台轻叹一声,终于把脸转过来了:“以后再有什么事我都绝不会放你一个人去,你也不许再动那样的念头。”

    换成旁人,苏好意一定会随口答应。

    但对司马兰台她却不敢,对有些人,哪怕是再小的一个诺言,也不能轻许,因为一旦许下,就必须要做到。

    所以她开始蒙混,伸手扯住司马兰台的袖子,轻轻晃了两下说:“公子别生气嘛!我有问题向你请教呢!”

    说完留神看司马兰台的反应,见对方依然不看她就继续说:“昨晚你用绳结轻轻松松就把龙大姐给捉住了,可真了不起。那绳结是怎么做的呀?好像很难呢!”

    这么一件事司马兰台本来不会放在心上,可因为得了苏好意的夸奖,嘴角还是忍不住微微翘了翘。

    就这么细微的变化被苏好意看在了眼里,故意将语气又变得夸张了些:“公子可真了不起!一根普通的绳子到了你手里就变得这么厉害,我真是佩服得五体投地。”

    “哄人精!”司马兰台终于绷不住了,把脸转向苏好意:“在仙源山学徒的人都会,哪就至于了不起了。”

    “那这绳结一定叫仙人结吧?”苏好意眼睛瞪得圆圆的,还是一副大惊小怪的样子,然后又巴巴的恳求:“公子教教我吧!”

    她的眼睛乌溜溜的,那里头有一个小小人影,司马兰台见了心里叹息一声,终究是硬不起心肠。

    山子一路走回家,越近村口脚步越慢,不是他走累了,这几十里山路对他一个壮小伙来讲其实不算什么,平时都是走惯了的。

    只是一想到再去莫婆婆家已无法看见彩霞,心里就说不出的难受。

    彩霞被送上山他难过,又恨自己无能,他连个诉苦的人都没有,只能把苦都藏在心里。

    可是他答应了人家,就得把话给捎到。

    来到莫婆婆家门前,不高不低地叫了两声:“莫婆婆在家吗?”

    后来又想,莫婆婆一定难过极了,只怕连床都起不来,还是自己进屋去说吧!

    想到这里迈步就往里走,还没等进屋,屋里就有人出来了。

    竟然是彩霞!

    山子一下就愣了,他脑子里一下冒出许多念头:难道是彩霞的魂回来了?还是我眼花?

    “山子哥,”彩霞看着他一笑:“你有事?”

    “你……没死?”山子的心跳得咚咚响。

    “没,”彩霞笑了:“山神把我放了。”

    山子还不知道,他家已经托人来打探口风了。

    村里人都觉着山神从此都不再娶亲,彩霞必定是个福大命大的人。

    喜欢玉金记请大家收藏:()玉金记青网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玉金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言情小说吧只为原作者只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只今并收藏玉金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