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6

    雨声渐微,从哗哗啦啦变得淅淅沥沥,到午夜时彻底停了。

    房中的蜡烛早已经燃尽,黑漆漆的,没有一丝光亮。

    门从外边被打开,悄无声息中几个黑影摸了进来。

    他们十分小心地摸索前进,然后来到床边。

    床上的两个人睡得很沉,哪怕被裹在被子里抬出门去,都丝毫没有察觉。

    他们被小心地抬进了后院的石室,石壁上燃着松节,照出几道凌乱的影子,像游荡的鬼魂。

    “大师兄,我们把人带来了。”一个青衣人气喘吁吁地说:“您过过目。”

    他们这一路小心谨慎,一点声音都不敢发出,到这里才敢大口喘气。

    天星将被子揭开,看到的是司马兰台和苏好意的两张脸,他很矜持地笑了一下,但足够那几个青衣人松一口气了。

    “怎么不见师父呢?”又一个青衣人环顾四周后问。

    “放心吧,师父已经把赏赐给你们的丹药给我了。”天星说着从怀中掏出一个瓷瓶。

    那四个青衣人立刻眼睛放光,紧紧盯着,都舍不得眨一下眼睛。

    “每人一颗,吃下去之后便可成仙了。”天星说着将药丸分给那四个人。

    “多谢师父!多谢师兄!”四个青衣人千恩万谢,珍而重之地将药丸放入口中。

    他们服下去后便都盘膝而坐,闭上双目,开始运气。

    不一会儿,身体就不由自主的摇晃起来。

    渐渐地,四个人脸上的神情变得越来越古怪。

    “你们可看到了天梯?”天星声音低沉的问。

    那四个人胡乱点头,争相说道:“看见了!看见了!”

    “那就起来,顺着天梯上天吧!”天星又说:“看到云端上的仙人了吗,那是接引你们上天的使者,他正在朝你们招手呢。”

    那四个人一脸欣喜,全都仰着头,仿佛真的看到了云端上站着仙人,可其实只有光秃秃的石壁。

    天星引着他们走出了石室,一路往后山走去。

    刚刚下过雨,山路泥泞湿滑,那四个人又神志不清,所以走得跌跌撞撞。

    只是他们自己浑然不觉,依旧一脸神往地跟着天星在山路上攀爬。

    慢慢地就来到了悬崖边,那悬崖非常陡峭,如果掉下去,绝无生还的可能。

    “快往前走,踏到那祥云上去。”天星牢牢扶着悬崖边的一棵松树对那四个人说:“如此你们就能飞升了。”

    那四个人争先恐后地从悬崖上掉了下去,甚至没有一个人发出惊呼。

    天星往悬崖下看了看,黑漆漆的什么也看不见,但他依旧心满意足的笑了。

    杀人对他而言实在太简单,并且被杀的人丝毫不觉得痛苦,这让他的心情格外愉悦。

    等他再回到石室,就见一个人半跪在那里,全神贯注地端详着司马兰台的脸。

    “师父,那几个师弟已经升天了。”天星笑着走过来,也蹲在那里。

    只不过他的视线只在司马兰台脸上停留片刻,就落到了苏好意的脸上。

    “真是美啊!”赤松仙由衷地喟叹一声,那声叹息是从心底发出来的,带着灵魂的战栗:“这人真是上天的宠儿!”

    赤松仙的目光贪婪狂热且充满了爱惜,就像是看到了一件稀世奇宝,不但爱不释手,更要据为己有。

    “不,师父,他们不是,咱们才是。”天星伸出手到苏好意的脸上轻轻触摸,细腻的触感让他浑身颤抖:“是老天把他们送到咱们面前来的。”

    “一定要把他们看好了,千万别出岔子。”赤松仙万分严肃的告诫道:“先饿上几天,但一定要给他们水喝。”

    “放心吧师父,我一定会加倍小心的。”天星答应道:“我先把他们放到里面的密室去。”

    静。

    出奇的静。

    司马兰台就在一片静谧中苏醒过来。

    睁开眼漆黑一片,紧接着他就发现自己的手脚都被捆住,根本动不了。

    恐惧如潮袭上心头,他低声叫道:“八郎!八郎!”

    嗡嗡的回声和身下坚硬的地面,都让他知道自己所处的已不是原来的那间屋子了。

    那么苏好意呢?!

    “八郎!”他又抬高了声音。

    直到听见不远处有人哼了一声,才稍微放下心来,问道:“八郎,你怎么样?受伤了没有?”

    苏好意的脑子里一片混沌,听到司马兰台叫她,忍着不适回答说:“公子别急,我没受伤,只是头痛的厉害,身上没力气。”

    “我们中了迷香。”司马兰台醒过来就知道他们被暗算了,而且居然是这种下三滥的手段。

    “那个什么狗屁赤松仙绝对不是什么好东西,”苏好意咬牙切齿:“一定是他干的。”

    “我们要尽快自救,”司马兰台当然也知道对方没安好心,但究竟要做什么并不是很清楚:“别怕,你身上就有解毒的东西。”

    “我身上有?”苏好意不解:“我怎么不记得我身上放了什么药?”

    “还记得我送给你的那个护身符吗?”司马兰台问她。

    “就是上元夜时候公子送给我的那个小木牌吗?”苏好意当然记得。

    “对,就是它,你一直戴着它对不对?”司马兰台一边说着,一边努力向苏好意那边靠近。

    “没错,我一直戴着,它可以解毒?”苏好意也一边说着一边往司马兰台那边滚动。

    “那是用仙源山灵柏木的树根做成的,仙源山的入门弟子每人都会有一块,佩戴在身上可做解毒之用。像迷香这种低等的毒物,只要将它含在嘴里就可以解毒了。”

    “诶,原来是这样。那为什么我上次被塞北王世子下毒,你没有用这法子给我解毒呢?”

    “灵柏木对它没用,因为那种药从根本上来说不算是毒药。”

    “哦,原来如此。”

    黑暗中两个人只能通过声音去判断彼此所在的位置,但因为手脚都被捆,并且身上无力,所以真是费了好大力气才到了一处,此时已经浑身大汗。

    “公子,那护身符在我的衣领里,我自己够不到。”苏好意气喘吁吁地说:“你得用嘴把我的衣领解开,再把它叼出来。”

    现在两个人全身上下唯一能灵活使用的只剩下嘴了。

    喜欢玉金记请大家收藏:()玉金记青网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玉金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言情小说吧只为原作者只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只今并收藏玉金记最新章节